簪缨路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七章 禁术
    长生不老?柳离脸色大变,猛地转身,正对上了少女似笑非笑的神情,她眨了眨眼,不得不承认,这神态看起来甚是天真可爱。

    但方才的那一句话还在耳畔回响。

    你能练出长生不老的丹药么?

    “不不可能的,长生不老的丹药属于禁药。”柳离深吸了一口气,端着丹盘的手微微发抖,“卫天师既然入了阴阳术一道,那应当知晓,阴阳术讲究平衡,五行平衡,长生不老这等逆天道的事情又怎么可能做到?即便真要做,那也是为天不容的,就如前朝刘姓皇族那般,终失了民心和天下。”

    “原来如此。”卫瑶卿点了点头,看向被吓的脸色发白的柳离,抬手做了个请的动作,“柳小天师,请。”

    柳离慌乱点了点头,转身疾步离开了,仿佛她是什么毒蛇猛兽一般。

    少女在原地站了片刻,突然失笑。

    提到长生不老四个字,她便如此失态,可见长生不老在会炼丹的阴阳术士中属于禁药。连提一下都这般害怕。

    她倒不是想吓唬柳离,而是委实这些时日,这四个字出现的频率太高了。

    而且,不得不承认,长生不老不管对于谁来说都有莫大的吸引力,足以令无数人疯狂。虽说早有阴阳术士说过长生不老是不可能的,有违天道,但那又如何,心存侥幸的人有多少?

    当年的刘姓皇族于阴阳术一道上的造诣不比张家逊色半分,张家扎根济南,刘姓皇族则在长安,曾有“北刘南张”,“江湖张朝堂刘”的说法,但如此厉害的一族,倾合族之力,研究长生不老,到最后,不是非但未得长生,反而失了江山?

    她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四个字与长安城层出不穷的事情有什么关系。但是当这四个能令炼丹的阴阳术士脸色大变的字出现了一次又一次时,便不是碰巧那么简单了。

    若是现在有人喊出能长生不老,有多少位居高位的人会瞬间倒戈相向?毕竟如此大的诱惑,世上有几人能抵挡得住?

    长生不老,直击了人的本心贪婪,当年前朝因此覆灭,大楚由此建立,正是因为如此,当年太宗皇帝三令五申,长生不老异想天开,有违天道,若天子行此举,人人得而诛之。所以,长生不老被列为大楚阴阳禁术。

    没有想到时隔那么多年,这四个字再次出现了。

    “卫天师,你若想知道炼丹的事情,问我便是,何故为难一个小天师?”女子的声音里带了几分明显的不悦。

    还站在原地的卫瑶卿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来人。

    阴阳司五位天师之一,陛下最信任的炼丹术士梁妙真梁天师,就是那位登藉入册,娶夫纳侍的阴阳司天师,也是曾经五位天师中唯一一位女子。

    昔年祖父在时,她就是五位天师之一了,倒不是说她于阴阳十三科上造诣无人能及,而是专攻炼丹一道,她练出的固本丹和培元丹,皇城之外,千金难易。也唯有明宗帝最看重或者重赏的臣子才有可能得到她练的丹药。

    “你误会了,我只是问”卫瑶卿笑着解释道。

    不过梁妙真却未等她将话说完,只是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双目瞪来,带了几分问罪的语气:“你问了禁药,小徒胆小惶惶。”

    面前的少女却没有半点被责骂时惊慌失措的神色,只是双手环胸,而后失笑:“好,她胆小,我便问你。”

    大抵是眼前的少女反应出乎她的意料,梁妙真神情微怔,而后便听少女懒洋洋的开口道:“你能练出使人长生不老的丹药么?”

    “当然不能。”梁妙真不假思索的答道,“首先它是禁药,炼不得。其次,你以为长生不老的丹药同那些风寒受凉的药方一样说开就开?”

    “前朝刘氏一族研究多少年,倾合族之力才想出办法,而且如此煞气深重的办法,也未必能成。我梁妙真天赋有限,就算能练也练不出来。”梁妙真说罢,看了面前的少女一眼,“你还有别的问题么?有如此的闲工夫,不如好好做事来的紧。天赋异禀是上天厚爱,我若是你,定然好好抓紧时间努力了,方不负这一番过人的天赋。”

    不到及笄的年纪,能独闯南疆,不管是用了什么方法,是退让也好,是用了不入流的小手段也罢,面前的女孩子于阴阳术上天赋异禀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你可知有多少人羡慕你?”梁妙真瞪着少女说道,“如此,还不去努力?”

    少女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是,梁天师。”虽然口中称是,人却未动。

    梁妙真冷哼了一声:“小小年纪如此真是浪费。”

    “我努力过了。”少女听出了其中的几分好意靠在门边回道。

    梁妙真却再也不曾理她,转身走了。

    望着这位敢于娶夫纳侍的女子离去的背影,少女低头轻哂:她可没有骗梁妙真,也不曾偷懒。她确实努力过,那十五年光阴,她敢说,她的努力不会比这长安城任何一个孩子少去半分,她从来不曾浪费那十五年的光阴。只是,纵然她习阴阳之术天赋无人能及,天下罕有敌手,但有些事,不是阴阳之术习到最好便可以解决的。所以她一手握着自己所学,一脚踏入了这一淌浑水之中。

    只不过这些,都无法对人言,她自己知晓就够了。

    话说起来,昨日裴相的人为什么要抓一个酿酒师。那群看着似是江湖客,但功夫却是军营里所学的外家功夫的人,到底是谁的人?裴家果然入局了。延礼太后眼下也见到自己多年未见的亲妹妹延禧太后了吧!也不知道这两位姐妹情深这一出戏,准备怎么唱。

    想来,延禧太后心里应当很畅快吧!卫瑶卿如是想着。

    但是这一次,她猜错了。延禧太后脸皮抽搐,眼神死死的盯着面前的延礼太后,愤怒、怨恨、疯狂的情绪在她眼中一一闪过。除此之外,还有不敢置信。

    面前的延礼太后保养得体,看起来似是一个中年的美妇人,同坐在上头,头发花白,满脸沟壑的延禧太后全然不似姐妹,更仿佛小了延禧太后一辈一般。

    “哟,妹妹怎么变成了这样?”延礼太后掩唇轻笑,“想当年,你我可是这后宫的双姝。怎么眼下倒是比姐姐还老?”

    “住口!”延礼太后气的浑身发抖,拍案而起,“你这毒妇!”

    “哟!”延礼太后走了两步,斜眼望来,“怎么?妹妹想要杀了我不成?还是折磨死我?你是这般想的吧!只是可惜,皇儿不准。”

    “谁是你的皇儿?这是我的儿子,不是你的!”..

    “好好好!”延礼太后走到一旁坐了下来,“我的好妹妹,我知道你想我死。但你那好皇儿不让你动我一根手指头,是也不是?”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