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使用手册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新章节 第八百九十五章 第一步295
    我始终在寻找一个两全其美的方法,似乎在保留跟家人的亲密关系的同时,又可以触碰真实。

    我不知道触碰真实之后究竟是个什么样的状态,也不知道触碰真实之后自己还能否保留跟家人之间的亲密关系。

    但是,家人没有资格在我脑子里吵吵。那些关于家人的理念,那些关于家人的格言,都是狗屎。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家人呢?”

    这句话似乎拥有无穷尽的杀伤力,仿佛自己还没有还手就已经被判定为输家。

    那么,我反问一句,为什么不可以呢?

    除了浓烈的情绪,就是“这肯定不可以”之类的废话。没人可以讲清楚这里面的因果关系,没人可以讲明白跟家人之间的那些理所当然。因为不管如何解释,最终都会落到“这一切仅仅是社会的约定”,以及“这些不过是一场交易”的结果之上。

    好吧,我承认自己是混蛋,自己毫无人性,自己就是一坨社会渣渣。那么,依旧没法改变上述问题的结果,哪怕全世界都在谴责我,这也不过是情绪使然。

    当然,根本没有全世界,所有的玩意都在我脑子里。全部都是我此刻觉察到的画面元素,根本没有别人。每次讲到画面元素的时候,我都必须小心提醒自己,我也不是人。

    家人究竟算什么东西?

    我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如跟自己的狗在一起的时间多,家人究竟处于什么位置?为什么“家人”这两个字仿佛拥有无穷的魔力,似乎根本不需要说明什么,只需要这两个字就足以?

    我不能被继续糊弄,摊开问题,把答案摆出来。然后我却发现,根本没有任何理论支撑,完全就是情绪化的产物。根本无法回答,家人为什么重要,究竟重要在哪里?

    给予我生命?养育我成人?不辞辛苦、忍饥挨饿、总是把最好的留给我这样讨论下去,并不会将问题解决,反而指向一个答案,“所谓的亲情不过是一场交易。”

    当然,没人会接受这一点,包括我自己。如果我能轻易的接受,此刻也不会再次回到家人这个自我定义之上,再次挥刀斩杀。

    如果承认这是一场交易,那么问题就来了,我为什么要遵守这场交易?或者说,我为什么必须按照社会约定的那样来遵守这场交易?

    可以说什么做人要讲究回报,做儿女要善待父母,自己也有老的那一天可是,这些不过是毫无根据的肯定句,有什么神圣不可侵犯的呢?

    为什么做人要讲究回报?是因为自己不回报,担心以后就没人回报我的付出吗?那么这样的话,不仅仅是关于恐惧的问题,还有自己的付出本身就是为了回报。也就是说,根本不存在什么无私的奉献。

    如果我的付出本身就不要求对方的回报,我只是因为想付出而付出,因为付出这个行为让我舒服,所以我付出。那么,又为何要强调对方的回报呢?甚至,知恩图报已经成为一个人做人的根本。

    请问,谁在评价做人的根本?谁有资格评价?

    答案只有一个,仅仅是帝国的宣传,仅仅是社会的约定而已。

    仅此而已。

    家人跟拉屎没有任何区别,事实上,所有东西跟拉屎都没有任何区别。我应该像对待拉屎那样,对待任何事情。

    啧啧,下本会有一个屎派,纵横大陆之类的吧。

    当然,并不是说我要努力“把所有事情看得像拉屎一样”,这种行为本身就不像拉屎。而是看清楚脑子里扭曲的荒谬,那么自然会变成像拉屎一样自然。

    我脑子里的杂音太多,各种事情的堆积,从小到大的谎言全部在我脑子里。如果我脑子里本来就是一片荒芜的沙漠,我应该什么都不知道。那么,此刻沙漠上的各种美轮美奂的建筑,就是扭曲。

    凭空将荒芜扭曲成建筑,并且我还在时刻维护这些建筑,不让别人轻易打碎这些建筑。就算是新建,也不能让旧的破碎,而且这种事情必须我自己来。

    所谓的认知升级,不过如此。谁可以把旧有的理念全部丢掉?往往在另一个场景,就会用到那些旧有的理念。

    家人啊,为什么还在我脑子里放肆?为什么我还要考虑什么家人?这种权衡难道不是脑子里扭曲的惯用手段吗?

    果然,自己依旧被恐惧所掌控。不需要在意自己究竟在恐惧什么,也不需要去细细探讨恐惧的内容。因为我并不是在恐惧内容的层面上来斩杀恐惧,那样的话,还没动手就已经输了。

    比如我在恐惧自己没钱,未来依旧会这样,买不起房一辈子租房,没有一个稳定的家之类的等等。那么,我可以安慰自己什么努力就有希望,什么时光不会辜负自己,什么也许未来没人买房就像现在没人买自行车一样。

    这并没有什么用,或者说,这已经沦落为恐惧的羔羊。因为恐惧的内容确实有可能发生,而且是很有可能,为什么不承认这一点呢?谁会每天恐惧外星人的杀戮,或者宇宙的毁灭呢?

    承认自己在恐惧,看见自己在恐惧,不要抗拒恐惧。

    总是以为,自己可以通过这样而做出改变,仿佛自己真的具有自由意志一样。我改变,因为我只能改变。这件事情这样发生了,同样也是因为这件事情只能这样发生。

    就喜欢恐惧,有什么不可以吗?就是被恐惧操纵,又有什么不对吗?

    袁长文发现一个误区,自己的对手似乎根本就不是恐惧,而是虚假。恐惧无非是将虚假当作真实之后,想要斩杀虚假而带来的情绪。

    比如,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拥有家族的人,而当我斩杀家族在脑子里的影响时,就会产生恐惧。所以,为什么要纠缠恐惧不放手呢?

    当认清楚这些都是虚假的时候,自然就没有恐惧了呀。而不是想方设法来减少恐惧。这就仅仅是在角色层面思考问题,虚假之上思考虚假。

    为什么要减少恐惧?为什么要寻找开心?

    这两个问题是一个本质,仿佛“远离恐惧,寻找开心”就是做人的根本属性。

    毫无根据的肯定句。

    狗屎。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