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妻倾世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390章 足够了
    天气越来越冷,宁芝已经安排一件事了。

    那就是裴珩的冠礼。

    二十岁对于古代的男人来说,是个要紧的节点。

    加冠,就意味着一个男人彻底成长成了大人。甚至加冠之后,便有资格继承家业,也可以独立出去生活了。

    而冠礼,一半是长辈主持,父亲或者长兄。

    如今,裴珩父亲尚在临京,这一次加冠,是肯定赶不上了。

    兄长太子已经过世了。

    宁芝一直安排这件事,就是没想好叫谁主持这个冠礼。

    她是肯定不成的,又不想叫裴珩缺失了这个重要的礼节。就很是苦恼。

    而裴珩身份特殊。加冠的时候,是要下跪的。

    要不是他的父兄,谁又能给一个皇子殿下加冠?谁敢呢?

    她发愁这件事的时候,裴珩是知道的。

    最终与她说:“你及笄是我给你加了钗,如今你替我加冠不也可以么。”

    “你给我加钗,我不必下跪,我给你加冠,你要下跪。就算是你我不在意,难道天下人也不在意?”宁芝皱眉。

    不得不说,这毕竟是古代。一个男人的膝盖是很不一样的。

    “我再想想吧,改一改这个礼仪。你是皇子,这天下能叫你跪下的能有几个?”宁芝轻轻摇头。

    裴珩见她这么说,也就没法坚持了。

    心说那就不跪下?不过想想,那又不像话。

    毕竟加冠这事,本身就是个重要的规矩,下跪是不能免除的。

    宁芝又为这事琢磨了许久,最终定了一个方案。

    裴珩听完了,也点头:“这样很好,你费心了。”

    原来宁芝定的是索性就将这加冠办大了算了。

    就在西桦城的广场上尽兴,裴珩跪不了父亲兄长,直接跪天地吧。

    到时候选这西桦城里最年长的一位老者来,给他侧面加冠。

    皇子跪不得宁芝,跪不得诸位将军,但是要在一个平头百姓跟前跪着受礼。却还不一样。

    到时候,只看宁芝想叫人怎么说了。

    这西桦城里的老者给他加冠么,就是裴珩亲民。也是裴珩要沾一下老者的福气。

    而公开加冠,叫世人看着这才算是完全成年的宸王殿下已经是个了不得的将军了,百利无一害。

    届时,哪里还有人会计较他这一跪对谁?

    毕竟也不是直接对着那老者么。

    事情定下,时间也差不多了。

    倒是九月三十这一天,宁芝将第二天需要的东西都预备齐。才安心用膳。

    裴珩一直觉得很是微妙。

    这种成年礼叫自己的未婚妻操办的感觉真是不好说。

    他又想起宁芝的及笄礼,也是他安排,直接宫里办了。

    他不禁想起芝芝过去说过的一句话,说他们两个也算一起长大了。

    可不是么。

    虽然他与她定亲的时候已经十七岁了,可这三年下来,比过往十七年还要经历的多一些。

    而她呢,从一个小丫头,成了他的女人。

    一起长大,多好,最后在一起变老,更好。

    吃过了晚膳,裴珩抱着宁芝去屋里睡觉:“不必担心,有他们操办就是了,不过是个冠礼,你这么累我心疼。”

    宁芝搂着他的脖子:“你心疼我也要关心,这可是大事。这以后我就宠你少一点好了,大人了,你要多宠我呀。”

    “唔,我们家殿下就彻底成了大人了,失落么?”宁芝躺下去,就捏住了裴珩的鼻子。

    裴珩将她捣乱的小手揪开:“还闹?什么时辰了都。”

    宁芝哼哼了几下,翻身给他一个后背:“睡觉睡觉。”

    裴珩就将她抱住拉好被子,心想着天冷了,怀里抱一个睡得好。

    其实他们两个虽然那个啥过,不过至今也就那么一次。..

    上回宁芝喝了几口酒闹,最后也没有做什么。

    裴珩也很是能节制,倒是因为有那一回,如今他们睡一起的时候反而少了。

    最近实在是冷了,才又总是凑一起。

    一夜好眠,次日两个人早早的就被叫醒了。

    简单吃过早膳,就往广场去。

    一切都备好了,因为是改良版的加冠礼,所以不太一样。

    不过说实话,上一次皇室进行加冠礼,那都是三四十年前的事了。

    如今礼部官员也不在,对不对的,其实也没人知道了。

    宁芝也是从临京城礼部那里问的流程,改了不少。

    不过裴珩先敬天地祖宗,跪在广场上准备好的地方,面向临京的方向。

    然后由西桦城里年纪最大的一个将军朱将军念祝词。

    等祝词念完了,就是选出来的一位已经九十八岁高龄的老人上前。

    这老人也着实身子不错,西桦城这样的环境,他都能这般高寿。看着还精神抖擞的。

    他上前,接过了玄雷递来的紫金冠。然后手略有抖动,却也算是稳当当的将这紫金冠戴在裴珩的头上。

    然后咽下一口吐沫才开口:“加冠成礼,家事成继,恩福永享,福寿绵长!”

    然后是周遭的侍卫们的祝贺:“恩福永享,福寿绵长!”

    在远处,连将士们都在喊这一句。

    裴珩站起身,笑了笑:“恩福永享,福寿绵长,也要与众人一起。”

    随着礼毕,那老人被扶着下来。

    他走回了自己家人那才笑:“老头子一把年岁了,没想到还能给皇子加冠!有福,有福!”

    宁芝这会子才上前:“祝你长大了了一岁。”

    越来越大了呀。

    “辛苦你了。”裴珩笑了笑,牵着她的手下去。

    因为今日是裴珩生日,所以城中派发了一波粮食。

    回府之后,还有简单的一桌宴席。

    除了亲近的人,就是黄大人和几个将军了。不算隆重。

    不过,毕竟也是祝贺裴珩二十岁整了。

    而临京城的圣旨与赏赐,也是这一日的下午来的。

    虽然没赶上早晨的冠礼,可毕竟是建文帝惦记着自己的小儿子。

    自己唯一留下的这一个儿子。

    只是带来的两个漂亮宫女,直接就叫裴珩给了两个小将军做小妾去了。

    这一手,叫宁芝心满意足。

    毕竟殿下他都没见一见,可以的,值得表扬一波。

    而裴珩想,有芝芝一个,足够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