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法罗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九章 光耀殁
    这一刻,空间仿佛静止了。

    在场所有人的身形都定格了,就仿佛是一部正在播放的电影被人按了暂停键,所有人的表情和画面都停在了这一瞬间。

    围观的大老板们吓得惊慌失措,有些慌乱逃走,有些摔倒在地上,还有些捂脸失声尖叫,这些画面也在这一刻全部定格了。

    林董事长的画面定格在了他抛出毒蛇的那一幕上,停滞在他脸上的表情除了痛快,还有一丝后悔,他冲动了。

    罗四两一行人也是震惊地看着那边。

    李义屏住了呼吸,眼睁睁看着毒蛇露出毒牙越飞越近。

    就在此时,一只大手突破了这凝滞的空间,缓慢却又快若闪电地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抓住了这条五步毒蛇。

    而定格住的时间和空间在此时仿佛又被按了播放键一般,所有人都惊慌地动了起来。

    包括李义,李义吓得腿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卢光耀右手抓着毒蛇,不敢怠慢,右手把毒蛇当成鞭子挥舞,他不敢让毒蛇弯曲过来,不然他会被咬到。

    卢光耀脚下连动,手上更是挥舞的飞快,明明是一条柔软的毒蛇,但在卢光耀手上却变成了一根灵动的长鞭。

    这一刻,卢光耀仿佛变成了一个武林高手,这条毒蛇在他手上变成了一根极为厉害的长鞭,他在挥打的时候还会发出清脆的破空声。

    所有人都看呆了。

    林董事长更是惊得连手上的笼子是什么时候掉在地上的都不知道。

    卢光耀一番挥舞之后,那毒蛇都被弄晕过去,卢光耀眼瞧着差不多了,他才敢伸左手去抓毒蛇的七寸。

    左手一探,一抓,右手一扥。

    这条毒蛇立刻就被拉得不能动弹。

    毒蛇被控制住了。

    “好。”有人大叫一声。

    顿时全场所有人都大声喊好,所有人心里都松了一口气,这些有钱人可比其他人更加惜命。

    林董事长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罗四两也长长吐出一口气,还好抓住了。

    倒在地上的李义浑身的劲儿都卸了,心神骤然放松下来,他感觉后脊背都在发凉,冷汗也在往外冒,他一阵阵后怕。

    李义感激地看着卢光耀,还好有自己师父在,不然他今天算是完蛋了。

    可卢光耀的脸上却是凝重无比。

    李义看着卢光耀那凝重的神色,他心中一沉。

    卢光耀低头看自己的手。

    李义也赶紧看去,这一看,他却是大吃一惊,卢光耀手上赫然多了两个细小的牙齿孔,已经咬破血肉了。

    卢光耀看着自己伤口,苦笑一声:“嗬,果然是年纪大了,动作不如年轻时候麻利了。”

    李义浑身颤了起来。

    罗四两看的最清楚,他脸色顿时一片苍白,身形摇摇欲坠。

    “怎么了?”罗文昌赶紧扶住了自己孙子。

    罗四两恐惧地颤声道:“咬到了。”

    “咬到了。”他又大声地重复了一句。

    “什么?”众人皆惊。

    林董事长更是脸色一变。

    卢光耀紧咬牙齿,鼻头重重吐出一团白气,他用手发力捏碎毒蛇七寸,把五步蛇直接捏死了,卢光耀立刻把蛇掼在了地上,而后重重一脚踩了上去。

    卢光耀一步向前,抬腿一脚就狠狠踹在了李义身上,唾沫横飞狂吼道:“扯。”

    卢光耀一掌拍在了自己带来的小木箱子上,右手一翻,大喝道:“卧单来。”

    卢光耀手上凭空出现一块黑色卧单,他用手一抖,卧单迎风而涨,把瘫在地上的李义给挡住了。

    “扯。”卢光耀又是一声吼,他已经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他双目欲裂,又是一脚踹在了李义身上。

    李义这才双眸含泪,站了起来。

    李义的本事都是卢光耀教的,两人也太熟悉了,根本不需要嘱咐就知道应该要怎么做。

    卢光耀卧单在手,两只手抓着卧单逆时针一甩,这一块四四方方的小小卧单竟在空中凭空旋转了起来,卢光耀两只手连连出动,但每次都是触之即退,但其速度快若奔雷,别人根本看不清楚他的动作。

    在很多人眼中,这王荣耀大师只是大喝一声,这块布就在半空中旋转了起来,也不落地,就像是在半空中出现一堵黑色墙似的,端的是神奇无比。

    所有人都惊住了。

    卢光耀推着卧单走动,他渐渐感觉到身体一阵阵乏力,眩晕感在冲击的他的脑海,他的呼吸也渐渐沉重了起来。

    卢光耀紧紧咬着自己舌尖,直把舌尖咬出血来,他才能勉强保持清醒和活力。

    罗四两的泪水已经模糊了眼睛,他脑子都要停止思考了。

    卢光耀动作很快,几步就带着李义走到了他之前布置好机关的地方,他甩着卧单,稍稍停留就挪开了。

    卢光耀神色带上了几分轻松,李义已经躲进去了,他现在继续甩卧单只是为了给李义打掩护罢了。

    又是几步走出,卢光耀终于支撑不住了,卧单直接凌空飞了出去,而卢光耀则是轰然倒地。

    “老卢。”方铁口大叫一声跑了上去。

    罗四两浑身颤抖,跌跌撞撞往前跑。

    方铁口速度最快,最先跑到卢光耀身边,半跪蹲下把他抱起来。此时的卢光耀已经脸色苍白,嘴唇也变成了紫黑色,冷汗涔涔而下。

    蛇毒发作了。

    发作的如此快,如此迅猛。

    方铁口睚眦欲裂,他赶紧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迅速撕下自己衣服去绑卢光耀手上的手臂,以防止毒血流通。

    可方铁口心里知道,这已经迟了,若是卢光耀刚被咬的时候,他就立刻扎好手臂,可能还有效果。

    虽说现在离被咬时间很短,可卢光耀动的太多了,也太快了,他刚刚这一番复杂又高速的动作已经让他的血液彻底沸腾起来了,毒血流的太快了。

    方铁口颤抖着手迅速把卢光耀手臂扎好,他一边扎还一边红着眼对林董事长狂吼道:“给我船,还有车,我要医生,我要血清。”

    林董事长沉着脸,挥了挥手。

    罗四两这才跌跌撞撞赶到,看着卢光耀如此模样,他脑袋嗡的一下就响了起来,眼前一阵阵发黑,他几乎都站不稳了。

    夕阳的余晖照在卢光耀脸上竟然给他照出几分死气来。

    这一刻,回荡在罗四两脑海中的就是他与卢光耀初遇的场景。

    卢光耀把他堵在了小巷子里面,问:“小孩,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王小虎。”

    “说实话。”

    “我叫赵刚。”

    “呐,你要是再不说实话,我就拉你去见刀疤。”

    “别别,我说实话,我叫我叫王源。”

    卢光耀倒在方铁口怀里,露出虚弱的笑容,他说:“单义堂保住了,阿义也保住了。”

    方铁口摇头,眸中全是泪水,他声音都变了:“可你唯一没有保住的是你自己啊”

    卢光耀洒然一笑,侧过头看向了罗四两。

    罗四两浑身一颤,脚下竟然站不稳,他脚一歪竟然摔在了地上,可他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就赶紧连滚带爬跑到了卢光耀身边,他抓起卢光耀的手,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卢光耀也握罗四两手,把罗四两的手交到方铁口手里,哑着声音,中气不足地恳求道:“老方,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今天我求求你。求你帮我照顾四两,孩子还小,我以后带不了他了。他爷爷太正直了,四两以后会吃亏的,你帮我看好他,别让他吃亏了,不然我会心疼的。”

    方铁口用力点头,他哽咽道:“你放心,有我,方家绝学我会传四两的。”

    卢光耀终于放心地点了点头。

    罗四两更是泣不成声,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罗文昌也站在一旁,双眸通红。

    陈国华则是赶紧督促他们救人了。

    卢光耀嘴上紫黑色更重了,脸上也带上了不正常的青色,眼神中的神采也暗淡了下去。

    卢光耀看罗四两,虚弱地喘着气问道:“罗爷,我我这一手落活儿不比你们罗家差吧?”

    罗文昌哽咽摇头,脑门上的青筋都浮现出来了。

    卢光耀满足地笑了,他摸着泣不成声的罗四两道:“不要哭了,这是我的责任和使命也许你会懂,也许你不会但我从不曾后悔,致死不悔。”

    罗四两抬头看着卢光耀,充盈在眼眶中的泪水让他看不清眼前的人,可他还是带着哭腔喊道:“我懂了我真的懂了”

    卢光耀欣慰地笑了笑,又有些心疼地摸了摸罗四两脑门,他对方铁口道:“扶我起来。”

    方铁口把卢光耀搀起来,卢光耀已经无法站立了,只能软软靠在方铁口身上,他虚弱地看着四周的人。

    尽管现在的卢光耀已经虚弱到不行了,连站都站不稳,可他眸子中那可怕的眼神还是让在场所有人都心中一凛,甚至心中发寒。

    这个连站都站不起来的老人身上仿佛有着一股冲天的桀骜之气,这股气势犹如一把利剑捅在了所有人心头,让人心中大震。

    “我”卢光耀竭尽全力,双眸充血,犹如一头迟暮垂死的雄狮,在喉头发出虚弱却又不甘的怒吼:“我京城第三代快手卢,我快手卢不弱于人,快手卢威名不堕,我单义堂从不曾有负国家,从前不会有,今后也不会有”

    没人知道卢光耀在说什么,可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种发自内心的震撼,现场顿时鸦雀无声。

    卢光耀喊完之后,他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而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双眸无神地望着蓝天。

    他发现天空好美。

    他发现天空好蓝。

    他发现夕阳好美。

    他发现一切都很美。

    他有多久没有看过蓝天,他有多久没有看过白云了?

    好久好久了。

    卢光耀贪恋地看着这美丽的蓝天,可惜他的眸子越来越沉重,蓝天越来越狭小,直至彻底被黑暗掩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