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姑获鸟开始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新章节 第四十一章 羽主!
    巨大烟囱喷吐出深红色的烟雾,没入天空。

    大块大块诡异的死白色拦在李阎的来路上。

    李阎四下寻摸了一阵,从地上摸起一块砖头,朝着那些涂鸦似的死白色扔了过去。

    “沙沙”

    响起来的,是一阵类似电视屏幕雪花似的沙沙声。

    砖块毫无痕迹地被吞没进去,准确地说,砖块碰到死白色的部分,直接消失不见了。

    李阎眼神冷硬,一歪车头,道奇战斧冲破公路栏杆,往旷野冲去。

    午夜降临。

    粘稠的夜色往外扩散,种种不可名状的怪奇从燕都城的大街小巷里冒了出来。

    血点滴淌,公交车的上灯光是阴惨惨的绿色,油缸往外冒出鲜血,滴滴答答流了一地。

    车上的司机黑着眼圈,脸上带着诡异的笑,等待着下一个乘客。

    然后不经意地踩下油门,把公交车开进了一大片死白色当中

    “肉包”

    骑着红星自行车,吆喝着“肉包”的老汉脚下蹬得起劲,后车座上绑住的泡沫箱子里,却是一颗颗沾血人头。

    他扯着嗓子走大街,穿小巷,皮包骨头的脸上露出饿狼似的光芒。

    “沙沙”

    一道浓烈的死白色从他的头顶抹下来,像是文人墨客酣酒之后,尽兴落笔,墨点四溅。

    抹过头颅,抹过胸口,抹过自行车的车轮。

    只一道死白色抹下。

    那自行车老鬼就变成了一团看不清楚脉络,奇怪的死白色物事儿。

    然后,被彻底淹没。

    潘家园。

    今天的这里,摩肩擦踵,街上挤成一片,连茶水桌子下面,都蹲着一个眼珠漆黑,可怜兮兮的小姑娘。

    “那个姓裴的带不回十个人,你欠我们的就还不上。那你高无常是个什么下场,不用我们多说吧?”

    活似骷髅的老头子双眼突出,鲜红的舌头拉得老长。

    “甭废话,请你们皇城根和头条胡同的人来,就是要当面把账算清楚,别他娘地背后嚼我舌头。”

    戴着白帽子的高无常一撇嘴。

    帽子张手里攥着两颗大铁胆,闻言哈哈大笑。

    “你高无常说话,我们当然是信得过的,要不然,那圣旨也不会给你。”

    众人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可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兴奋而嗜血的光。

    那可是十个活人。

    “诶,这是什么玩意?”

    人群中,小力巴打扮的小鬼儿朝前一指,他的鼻尖前头,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死白色悬停在空中。

    说着,他用冰凉的手指往前,轻轻一点。

    铺天盖地!

    一道又一道死白色在长街上肆意挥抹。沙沙地响动听得人毛骨悚然。

    阴市众鬼连惊恐的神色都来不及露出,就被轻而易举地抹去。

    好像画师随手擦去作废的纸稿。

    一切,都归于死白。

    阎浮,绿铜古殿。

    大殿上颜色幽暗,只有简单的茶几和几把木质春秋椅。

    “姒文姬呢?”

    男人吹着手里的纸杯,白气袅袅,纸杯上写着“天地无用”四个大字。

    他面色古沉,看上去三十出头,白色卫衣,耐克运动鞋。

    十类,介主。

    “我没让她来。”

    短发男人赤裸上半身,露出六块腹肌。

    他脖子上挂着一条毛巾,下半身淡绿色的军裤,长眉如刀。

    十类,羽主。

    介主抿了一口白开水:“那,待会人来了你准备怎么解释?”

    短发男人挠着头发:“我就说,我媳妇来例假了,有什么事问我。你觉得合理么?”

    “”

    介主把纸杯放下,露出一抹苦笑:“鹏,你这人,一身痞气这辈子是改不了了。”

    男人笑出一个深深的酒窝:“得了吧,咱哥儿几个谁不知道谁啊,装什么三孙子。”

    说着,他把脸一板:“下放事件发现了思凡的人,是真的还是假的?不是红中老头借题发挥,要坑我一手?”

    “是真的。”

    介主点点头:“果实脱落的迹象相当明显。是思凡无疑。”

    “这样啊”

    短发男人眼神一低:“是哪一个?忧悲恼、爱别离、还是求不得?”

    “无论是谁,这件事都相当棘手,待会殿议,你能拖就拖,能糊弄就糊弄,五仙主,可能是想让你打头阵。去对付八苦和思凡主。”

    “两年了都没动静,思凡这帮人怎么又冒出来了?”

    “恐怕,是和上次围剿太岁的事情有关,我早就叫你别冲动”

    介主话一停:“哦,对了,恐怕那次围剿,下令的人也不是你吧。”

    短发男人没说话,倒是端着纸杯的介主摇了摇头:“你早晚死在姒文姬那个女人手里。”

    介主脸色平淡地吹着杯里的滚水。两人同时抬头。

    大殿那头,三道高矮人影缓步走来,中间是个穿着唐装,两鬓斑白,额头长黑斑的老人。

    左边是个身材高挑,轮廓鲜明的漂亮女人,雨师妾。

    右边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穿着西装,打红领结。

    对,怎么看怎么像柯南。

    雨师妾穿着玫瑰色的高跟鞋,坐在两人对面,微微颔首:“老规矩,我代替地主后土,参与这次决议。”

    “夏耕尸,代替鬼主穷奇,参与这次决议。”

    小男孩如是说道。

    唐装老人眼神磅礴,虽然不是刻意,但还是给人一种剑拔弩张的危机感。他声音沙哑:“殿议要至少六主参加,还是少一个。”

    端着纸杯的介主一抬手:“烛九阴说,我可以全权代表他的意见。”

    唐装老人沉默了一会儿:“那好吧。”

    他看向短发男人:“鹏,姒文姬呢?”

    短发男人毫不在意:“哦,她来例”

    “青丘狐自感驭下无能,正在整顿手下的行走队伍,并准备交接手中权力,暂时来不了。除了参加殿议的职责,羽主作为姒文姬的丈夫,全权代表她参与殿议。”

    介主打断了短发男人的话。

    “好。”

    唐装老人点头,没有纠缠:“诸位都知道,自从两年前,太岁叛出思凡,思凡八苦名存实亡,思凡主也销声匿迹,可就在六个小时以前,神甲子九百八十四发生大规模“果实脱落”现象。”

    “按照道理来说,思凡混进阎浮事件当中,我身为负责核查阎浮事件进出行走的人主,难辞其咎。”

    “可是,就在我盘查事情的来龙去脉的时候,发现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唐装老人眉毛一拧:“是姒文姬,仗着你羽主的名头,私下贩卖低位行走的个人信息,干预阎浮事件正常运转,才让思凡的人钻了空子!我手里有相当多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如果需要,我们可以对质。”

    良久,雨师妾干咳了一声:“羽主大人,这件事你知情么?”

    没有人说话,介主碰了碰短发男人的裤脚。

    短发男人如梦方醒:“讲完了?”

    雨师妾也不生气,只是轻轻点头。

    “唔,红中老头说的这些,我也沟通过自家婆娘了。”

    短发男人十指交叉,说出来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惊讶不已。

    “简单的说,红中老头的话,基本属实,我全都认,不过,不是姒文姬仰仗我的名头,那些生意的策划人,就是我。”

    “思凡的人,我来解决。果实脱落造成的后果,我来弥补。阎浮的责令,也由我来扛,不干你们五仙类的事,这件事就此揭过。我不希望再有任何人提起。”

    短发男人,或者说羽主,左右环顾:“没问题的话,散会。”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