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耀九歌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四百八十五章 惹谁不好?惹她?
    回赌坊的路上,李沐和易凡并肩走在一起。易凡问道:“李沐,刚才那邵阳的话,你怎么看?”

    “能怎么看?”李沐指了指身后,笑道,“就凭这几个人?我们能做什么?放心吧,以后不好说,但是现在,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和谢帮主他们决裂?”

    李沐停下脚步,拍了拍易凡的肩膀,“再说了,我是什么人,你还信不过?”

    易凡点了点头,说道:“也是。不过,你说着邵阳为什么平白无故来挑拨我们一下?他说的理由,你能接受?”

    “哪能啊。”李沐摇头,“他这个人,说话似是而非,让人有些捉摸不透。他这番估计是想来试探一下我而已。他那句话说得还是很对的。涯城这块饼就这么大,他这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那未免也太看得我们了。”易凡冷笑了一声。

    二人带着人回到了赌坊,下午接着招收了七八个人,总算是把赌坊的架子撑了起来。这群人暂时都归于易凡和徐重二人管理,人手充足之后,赌坊也算是可以开业了。

    接下来几天,李沐和易凡他们的注意力全都在赌坊开业这件事上,大部分时间都呆在赌坊里。徐重也是如此,不过白天他还是要回家一趟。李沐和易凡找了个老妈子帮徐重照看小满。徐重也算是能喘息一下。

    赌坊的后院也被易凡改造成了小间,可以住人。晚上值夜的人也可以住在这里,不用再像大部分赌坊一样,在大厅里打地铺。最近两天晚了,他们几人就直接住在赌坊。

    总得来说,易凡还是用了很多心思在赌坊这件事上的。至于待鸳楼那边,这个月的银子,罗妈妈已经给了蛇帮。李沐也没有多余的人手去帮忙照看,所以就暂时搁置,等到下个月再说了。

    “开业的话,要不要搞个热闹?”易凡坐在猛男赌坊二层阁楼的座位上。他和李沐,徐重坐在一起,桌上有一碟花生,一壶酒。三个九歌帮的大佬就这么吃着花生喝着酒。

    徐重捏着酒壶倒酒,他给李沐和易凡各满了一杯,“我的意思是,就这么开起来。天子大寿就要到了,见不得血,最近涯城内风声都收得很紧。这种时候,赌坊之类的生意还是很敏感的。”

    易凡扔了一颗花生米在自己嘴里,“的确是,最近戍卫司给各个帮派都下了警示函,严禁动手。戍卫司不会手下留情。另外也有说,戌己军也会配合涯城防卫。幸好蛇帮动手快啊,不然等这个禁令下来,怕是动不了了。”

    “话也不是这么说,就算有禁令,人杀了就杀了,只要把生米煮成熟饭。事后又能如何?派军把帮派全灭了么?”李沐摇了摇头,“只不过这段时间对我们来说,可是再好不过了。”

    “正元教那个丛天师,应该也不会不给朝廷面子。”易凡想起了救走丛螭和笛迦的丛卫龙。

    李沐挠了挠抬头,“女萝的药,应该没有那么容易解。而且,那得是要浑厚的真气吊着的才行。按照丛天师对那二人的看重,保证他们性命为第一位的。”

    “行吧,这个暂时不考虑。徐大哥说的也有道理。那就这么着吧,静悄悄地开起来,闷声发大财。”易凡笑着说道。

    易凡这话刚说完,门外就闯进来了一个人,“喂,易凡!李沐!你们在这里嘛?大事不好哇!”

    “什么事?”易凡探出头去。大厅里面的吴当兴已经迎了上去,“哟,这位爷,嘛事啊?”

    李沐张望着,看到急急忙忙进来的人,竟然是陆家的二少爷陆枍。李沐和易凡下了楼,陆枍一脸焦急地走了过来。“快快,你们两个跟我走。”

    “什么事啊?”李沐不明白他为什么这样。

    “打起来啦!”陆枍喘着气,“快快快。”

    “谁打起来了?你慢点说。”易凡安抚着,拿了一杯水过来。

    “那,那个女萝大夫和娉婷郡主。”陆枍推开了易凡的水,“快回去,完了就来不及了!”

    “啊?”这下李沐和易凡也意识到了有些不妙,立刻跟着陆枍赶回了小院。看到小院的门掉了一扇,翻倒在地,李沐心中咯噔一下。

    走进院子之后,只见娉婷郡主和黄奕欢二人俱在,只不过黄奕欢坐倒在地,娉婷郡主倒在她怀中,另一边一个肥胖的老妇人脸色铁青地望着保护陆榆的那个老者,她的右肩流着血,右手也正不住地颤抖。在她身边,风朝雪和深哥二人警惕地看着那老者,周围一圈王府的护卫,俱是如临大敌地拔出了刀,将所有人团团围住。

    反观那个老者,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一点气息都不漏。陆榆站在那里,将女萝护在身后。虽然只有三个人,但是陆榆的气势的一点都没有输。

    李沐走进门,他的出现,打破了小院内的对峙局面。面对所有人的目光,皱眉道:“这是怎么回事?”

    陆榆一见李沐和易凡回来,微微笑道:“你们回来了。”

    一边黄奕欢见着易凡,张嘴便是骂道:“是你,这个孽畜!”

    易凡看着黄奕欢,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下来,“喲,是你这脑子有坑的大小姐?老子没去找你,你竟然来找我了?”

    “她就是来找你的。”女萝从陆榆身后跳出来,指着黄奕欢说道。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易凡狞笑一声,狠狠捏了一下拳头。他可没忘记他在漓州受的那段备受折磨的时光。当初要不是岳叶枫和李沐拦着,恐怕他会将黄奕欢当场格杀。“有道是地狱无门你闯进来,老子的仇,总是要报的。”

    “住口,你这个肮脏的贱人。你知道你们今天犯了多大的罪过么?”黄奕欢一个又一个地指过去,指到陆榆的时候,陆榆看了她一眼,冷笑道:“老实说,我对娉婷郡主还是十分尊重的,只不过,你这狐假虎威的气势,我还真有点看不惯。”

    黄奕欢指着陆榆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交出那个女孩,敢对郡主动手,你们是不想活了?”

    陆榆微微一笑,“放心,郡主不过是昏睡过去而已,一会就醒了。算不上罪过。而且,这件事,是你们咄咄逼人,欺人在前。若不是我在,今天倒霉的,怕是女萝姑娘了。”

    听到这话,女萝很是认真地说道:“不会哦。他们都会死。”这话算得上是拆台,不过陆榆没有放在心上,她把女萝的话当成了少女的气话。然而李沐和易凡却知道女萝是实话实说。如果让她放手施为,现在院子里的这一群人,能活命的恐怕没几个。

    陆榆笑着摸了摸女萝的头,“不过,幸好是我在,所以,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在眼前。”说完,她一步步走向黄奕欢。

    那个肥胖的老妇人左手微微一动,可陆榆身旁的老者一声清咳,那老妇人顿时又僵在了原地。老者呵呵一笑,“不要紧张,肥龙婆,我家小姐不会对你家小姐做什么的。你看王府的那两个小子,多么有眼力见?”

    肥龙婆手上不敢有什么动作,但是嘴上可不饶人,“穆先生,我们都是做下人的,主辱臣死,还望穆先生海涵。”

    被称作穆先生的老者微微一笑,没有言语,而陆榆已经来到黄奕欢面前,她居高临下,竟然让黄奕欢有了一种被压迫的感觉。

    “老婆婆认得穆爷爷,可黄小姐却不认得我。这就很有意思了。”陆榆微微一笑,“不如老婆婆告诉黄大小姐,我是谁?”

    李沐和易凡看到这情景,对视了一眼,陆榆这气势,竟然是直接压过了黄奕欢,更是让王府这一群人也鸦雀无声。二人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陆榆。

    然而陆枍不同,这个样子的姐姐,他可是不止一次见到过了。“你惹谁不好,惹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