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妖高校最新章节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卷 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个猎物
    榕树青黑色的气根微微抖动了一下。

    趴在气根上吮吸树汁的灯火虫们不安的振了振翅膀,其中有几只还闪烁起它们的肚皮来,看上去就像接触不良的灯泡,只不过没有发出滋滋的噪音。

    郑清警觉的抬起头,扫了一眼气根上方。

    一只灰皮麻雀嘴里叼着一条毛毛虫,正安静的站在气根上段,蹦蹦跳跳,好奇的张望着下面的陌生身影。

    这让他稍稍安心了一点。

    “剑客,如果状态调整完毕,可以先对四周做一些初步探索,”郑清看向猎队的寻猎手,又叮嘱了一句:“保持安全距离,优先查探博士刚刚提到的那几个重点方向。”

    蓝雀抱着剑,默默的站起身,微微颔首,脚下一点,倏然消失在其他几人的视线中。自始至终没有开口说话,只留下了几片被气流卷起的落叶。..

    “哦噢跑的太快了。”胖子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顿时跺了跺脚:“貂儿还在他的帽子里呢!我们现在只有这一只猎兽了!”

    “就是因为只剩下一只猎兽了,所以紫貂才要跟着他。”郑清继续低着头核对张季信记录的数据,顺口解释道:“毕竟他们两个最熟悉了而且,一只猎兽对我们后面的计划并没有太大帮助。”

    “其实我不介意你把鼻环与耳环叫出来。”胖子适时插口道:“我觉得如果有它在场,大家可能会更安心一点。”

    鼻环与耳环是郑清那只双头米诺陶的名字。必须承认,胖子的提议很有诱惑力。毕竟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中,有一个随时能够为大家加持buff,并且充当肉盾的存在,对提振猎队的信心很有帮助。

    尤其是是双头米诺陶那高大强壮的身影,看上去就很有安全感。

    “如果需要的话。”宥罪猎队的队长大人没有拒绝,但也没有立刻答应胖子的要求。

    “虽然有梅林勋章辅助,但任何一个召唤魔法都会持续消耗巫师的魔力,现在这种安全的时刻,并不是召唤米诺陶的恰当时机。”萧笑正在旁边抱着笔记本写写画画,听到两人的对话,顺口解释了一句。

    “这种事情谁都知道。”胖子嘟囔着,胖乎乎的脸上罕见浮现出一丝尴尬的表情。

    也许为了弥补自己的谬误,他张了张嘴,好心的给出了自己的建议:“其他猎队有没有猎兽呢?会不会给我们带来麻烦?我有个笨办法之前我准备了一些涂了巴豆汁的腊肉,想着也许有某支猎队的蠢猎兽会吃掉它。”

    说着,他飞快的点了几下手腕上的储物表,具现出一条黑红相间,散发出诱人香味儿的腊肉条。

    旁边的一条气根又抖了一下。

    郑清抬起头,还是麻雀惹的事——只不过这次多了几只,应该是之前那只麻雀的同伴。趴在气根上的灯火虫群们似乎愈发不安了,它们腹部闪烁的频率也变得多了一些。

    似乎胖子自己也觉得他的办法很蠢,声音不由自主的越来越低:“总之,终究会给他们带来一些麻烦的,不是吗?”

    “听上去是个好办法。”郑清并没有否定,而是伸出手指抹了抹腊肉的表面,然后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那泛黄的油渍:“这是提纯的巴豆汁?闻上去浓度不错的样子。”

    “十八倍的!”终于得到他人的肯定,让胖子立刻兴高采烈起来:“我在魔药实验室里忙了整整一个星期,每天都抽时间去熬一阵子李教授说,这么一小块肉,能让一头大象泄脱水!”

    说着,他伸出小指,比划着指尖的大小。

    “你不会真的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对付其他猎队的猎兽吧!”张季信终于反应过来,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郑清:“我记得你以前也非常鄙视这种无耻的手段!”

    “那是以前。”郑清不耐烦的挥挥手,仿佛在驱赶一群恼人的苍蝇:“兵者,诡道也。我们现在唯一的目标是活着走出猎场而且,谁说这些东西一定会用在猎兽们身上的?猎手、妖魔、甚至包括我们头顶那几只麻雀如果需要,我甚至不介意自己捏着鼻子吃下去一斤这种腊肉。”

    “这听上去不像你的回答。”张大长老皱了皱眉,却终究没再追问什么。

    萧笑终于放下手中的笔记本,抬起头,认真看了郑清一眼。

    “影响在可控范围吗?”他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

    但郑清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显然,大家都注意到了他性格方面的显著变化。

    “可控。”年轻的公费生低头闷声哼道:“至少,在立刻这座该死的猎场之前,我应该感谢这该死的副作用。”

    “既然这样,”萧笑顿了顿,摘下眼镜,用袍角蹭了蹭,最终抬起头,问了一个令郑清意外的问题:“我记得昨天晚上你喝下安眠药水之后,曾经喊了一句什么还记得吗?”

    郑清立刻扬起眉毛。

    “哦哦,我也记得。”胖子忙不迭开口,补充道:“我记得他说什么归来,什么的还没说完就睡过去了。”

    “一个小预言罢了。”郑清抬起头,盯着那几只蹦来跳去的麻雀,不在意的摆摆手:“是伊莲娜她们猎队那位叫南涧的小姑娘给我做的预言——准确说,是易教授做的,她只不过充当了某个中介。”

    “与今天这件事有关吗?”萧笑追问了一句,但随即又补充道:“如果涉及个人信息,那就不要说了这里不是什么安全的场所。”

    “没关系,都是一些老生常谈。你也知道,有的时候如果我们不那么在意,这些预言其实与镜花水月没什么区别。”郑清耸耸肩,重复了一遍南涧的预言:“离开的即将归来,沉睡的即将苏醒,红色充斥着世界,天地间一片沉寂就是这样。”

    萧笑抓着笔,飞快的把这几句话记录在他的笔记本上,然后小声念叨着,反复揣摩。

    “确实不容易理解。”他最终承认的点点头。

    “但终究是一份礼物。”郑清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摸出法书,眼睛盯着头顶那几只麻雀,不动声色的说道:“也许,我应该回她一个礼物。”

    萧笑注意到了他的异常,微微侧着头,并没有出声。但猎队里始终有某些粗心大意的家伙存在。

    “回她一个礼物?”胖子饶有兴趣的凑了过来:“她跟伊莲娜一个猎队诶,你就这样直愣愣的给她送礼物,不好吧。”

    “只是借花献佛的小礼物我记得萧笑有一个玄龟壳做的镇纸?”说到这里,郑清忽然重重一拍法书,轻喝一声:“葛之覃兮,施与此雀!”

    七八根细长的藤条仿佛捕猎的毒蛇一样,瞬间从虚空弹了出去,将那几只一直呆在宥罪猎队诸人头顶的麻雀裹住,卷了下来。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