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草根警察 > 第四百一十八章 别墅枪声(三)

第四百一十八章 别墅枪声(三)

    不管是郭小洋的叫嚷,还是龙若海的祷告,都没有能够阻挡赵有才砸门的进度。眼看房门已经摇摇晃晃,瞬间就会被冲垮。而自己手中虽有武器,却不能对着奉令砸门的警察使用,郭小洋真的是很郁闷。他知道,随着房门的打开,迎接自己的肯定就是赵有才的黑枪。即使自己死了之后,人家还会振振有词的解说一大套。说是为了解救人质,说是精神紧张,在慌乱之中走火击毙罪犯。尽管有怀疑,也拿不出什么证据,只能放在心里。

    面对如此境地,郭小洋知道,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只能自己创造条件来拖延时间。不管能拖多久,拖得一分是一分。想到这里,他立即环顾了一下阳光室四周。其实他不用看,也能知道阳光室的情况。

    以前到这儿来的时候,他就不止一次的观察过所有房间的进出通道。这间可恶的阳光室,除了赵有才正在砸的房门之外,三面是水泥墙壁。只有朝南的方向,是一面用钢化玻璃建成的落地窗。让人叹息的是,玻璃外边还有一道用不锈钢管建成的防盗窗。

    好苦呀,自己已经成了瓮中之鳖,等着赵有才来抓啦。郭小洋一边哀叹,一边动手。他左脚一伸,将‘二狗子’踢到了一张三人沙发下面。然后将‘二狗子’捧来的笔记本和光盘用外衣一兜,往怀里一揣。到了这时,他也顾不上什么尊重死者的话题,将张跃进的尸体往地上一掀。然后用出了吃奶的力气,将那张休闲椅举过了头顶,猛地往落地玻璃窗上一砸。

    只听到‘咣’的一声巨响。八公分厚的钢化玻璃被砸出了道道裂纹。到底是好货色,如此力量都没有能出现粉身碎骨的效果。郭小洋也不气馁,接着就又举起了一张单人沙发,依旧砸了过去。只‘哗啦啦——’的声音,玻璃散了一地,原来坚不可摧的钢化玻璃,就象纸老虎一般,转眼之间就全部成了碎片。听到屋内的连续巨响,屋外的警察当然知道屋内有情况。赵有才一边让人抓紧砸门,一边让人从楼梯下楼,到屋外去进行堵截。

    落地窗的问题虽然得到解决,可惜的是外面还有防盗窗。郭小洋听到房门摇摇欲坠的声响,知道时不我待。如果再不能脱出这个牢笼的话,自己必将死于赵有才的黑枪之下。他这时也只剩下了一个念头,那就是拼了。他想的这个‘拼’,可不是与门外的警察拼,而是与堵塞自己逃亡之路的防盗窗拼。

    郭小洋重新举起张跃进的休闲椅,向后退了几步,然后快速地奔跑了起来。人随着椅子之后,猛烈地撞击到了防盗网上。一次、两次,到了第三次的时候,终于见了效。可怜的防盗网,虽然建造得很是坚固,足以阻挡许多‘梁上君子’的侵袭。可是谁曾想到,会能遭遇到如此大力的破坏。防盗窗在休闲椅和郭小洋的身体反复冲击之下,来回摇晃了几下,终于不甘心的带着分割自己的物品一起,轰然坠落到了地面上。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郭小洋跃离阳光室的那一瞬间,房门也轰然倒地。杀气腾腾的赵有才,手持‘五四式’手枪抢先冲了进来。到底是军人出身,他一看到郭小洋腾起在半空之中,毫不迟疑的开枪击发。只听到一声闷哼,他就知道已经击中了目标。急步追到落地窗前,准备继续开枪时,却发现地面上灰尘弥漫,目标却已经消失不见。

    郭小洋在发起最后冲击的时候,就已经听到房门被砸开的声音。只是他的人已经腾起在空中,明明听到身后扣动扳机的声音,也只能是无能为力。唯一的措施,就是将身体弓得象头刺猬,最大限度地保护头部。果然不错,枪响之后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和大腿一疼,人就已经落了地。他在心中暗骂道:“老东西,你好狠毒噢。再偏一点,我们老郭家,到我这一代就算断根了耶。”

    骂归骂,还是逃命要紧。落地之后,他没有急着往别墅大门方向逃奔,却反而是连滚带爬地逃回了别墅里边。这一跑,郭小洋确实是走对了棋。如果他顺着下跳的劲头往大门方向跑去,再快的速度,也快不过赵有才的手枪子弹。这一逆向逃避,反而让自己进入了死角地区,使得赵有才暂时找不到了灭口的目标。也就有效地拖延了时间,让自己得到了援兵的救助。

    “狡猾的小狐狸。”赵有才口中嘟嚏了一句。也顾不得再去检查张跃进的死活和‘二狗子’的下落,而是不加迟疑地跟着跳楼而下。他顾不上危险,也从二楼上跳了下去。只是缺乏锻炼的他,不会消散冲击力,直筒筒的摔到了地上,一时也爬不起身来。看到局长如此拼命,随他而来的警察,也纷纷跳楼而下。只是大家不能理解,什么原因导致赵局长如此拼命?

    导致赵有才如此不顾嫌疑的大动干戈,也是信息上的失误害了他。在他认为,‘大金牙’的手中,肯定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否则,那个郭小洋不会如此急于逃命。他从况超群那儿到的消息,是上级领导准备要对张跃进和‘二狗子’动手,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也会有危机。

    此时此刻,他还在做着自己的春秋大梦,既想灭掉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又想获取掌控况超群的把柄,更想将已经丢在张跃进书房的毒品栽赃成功。如果让他知道,警方对‘老大’和自己的逮捕令已经签发,执行任务的特警也已经出发。估计他也就顾不上眼前的一切,而是要忙着亡命四海。

    到底是年近半百的人,和郭小洋那种未及三旬的小伙子,是不好比的。跳到地面的赵有才,躺在地上好大一会,才在其他警察的帮助下,好不容易站起了身来。他知道时间急迫,甩开扶着自己警察的手,跌跌撞撞的冲进了一楼过道,几个房间稍一扫描,没有发现郭小洋的踪影。转身向外一扫视,看到正对别墅大门的车库电动门,正缓缓地落到了地面。

    这个时候,别提赵有才有多恨,真的是淘尽三江水,也难描绘出他那悔恨交加的神态。如果说他在跳下之后,稍许留一下神,就不难看到地面上的血迹,斑斑点点的往车库方向延伸,就不难发现屁股和大腿受伤的郭小洋,正斜靠在张跃进的奔驰轿车的车门上。其实他也无需后悔,即使真的发现了郭小洋,也只是一场枪战而已。郭小川手中的‘六九’式手枪,虽然小一点。也不是吃素的烧火棍,鹿死谁手,谁又能说得清楚。

    就这么一打岔的时间,跟着赵有才来的警察,有的跳楼,有的顺着楼梯追了下来。两路人马汇集到一处以后,唯一的指令还是砸门,要迅速砸开车库的大门,抓获杀害人质的罪犯。赵有才这次下达的指令,遭受到了无声的抵抗。这些警察,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经历的事情,要比生活中的不少人多上若干。相对来说,头脑也要灵活上许多。他们已经从赵有才异乎寻常的举止中,看到了种种不妥。

    再说,车库是个绝地,没有其他通道可以利用。早开门与晚开门,并没有什么区别。就算对方是罪犯,也只是孤身一人,并没有人质在手。在楼上的时候,还可以说是为了解救人质。到了此时,对方手中没有人质在手,等待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哩?更何况对方既然有武器,为什么没有对警察开上一枪?

    赵有才一看不对劲,这样有气无力地砸门,要砸到牛年马月啊!袖子一捞,就直接下达了‘开枪击毙罪犯’的命令。不但在嘴上下了命令,而且率先开了枪。这道命令一下,让在场的警察陷入了两难之境。开枪,显然有问题。要是打死了执行秘密任务的刑警,那是无法交待的事。对方不亮明身份还好说,在表露身份以后,不但不去加以证实,反而要急于击毙对方,这显然是有鬼。可是如果不开枪,万一判断失误,以后又将如何面对领导!

    “我是龙若海,我是龙若海。不许开枪,任何人都不许开枪。”远方疾驶而来的警车上,传来了车载喇叭的急促呼喊声。这一下子,立即就解开了这些警察的围。他们不但没有按照赵有才的命令举枪射击,就连手中砸门的工具也放了下来。大家知道,故事有了下文。一方急着要开枪,一方不让开枪,其中必有玄机。只是在场的警察并没有想得到,这是宁北城里围剿毒品集团的最后决战。

    大势已去,这是赵有才唯一的感觉。好不容易部署了这么一个必杀之局,而且也已经实现了一大半。既能陷张跃进和‘二狗子’于死地,又能掌控况超群于手掌之中。却没有想得到,凭空会蹦出一个省公安厅的刑警,让一切如意算盘都变成了水中捞月。还好,刚才已经有警察向他做了报告,说是张跃进已经死于非命。不用说,肯定是死在那个‘二狗子’的手中,那个刑警是不会下这个手的。哼,‘二狗子’虽然还活着,也等于是已经死了。就凭书房的那包毒品,也够让警方去头疼一阵子了。

    虽然有点怨恨未竟全功,恨归恨,还是要面对现实。赵有才面色一整,重新下达命令,让在场的警察收起武器,围困待命。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行动虽然有点不合常规,但也可以解释为情况特殊,救人心切。有怀疑又能怎么的?只能放在心中,顶多是失误就算顶了天。了不起给个撤职处分,连查办都算不上。

    只要有钱,就会有一切。时过境迁,那些想要吃肉的官员,照样还会把自己捧上台的。更何况,自己是为况超群服务的。他和他后面的靠山,也要为自己说话。不然的话,大家的日子都不会好过的。想到这儿,赵有才心有所恃地迎向了大门,伸出手来准备和冲进来的警察握手。他有这个信心,龙若海再牛,还是自己手下的兵。面对自己这么一个分管局长,只能是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除了这样做,还能怎么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