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殖装纪元 > 十八 冲突

十八 冲突

亚洲学院将基础教育和一般职业教育的职能划归每个城市的各个分校,主校区只承担殖装者的教育、参与部分兽潮袭城防御作战任务、和生物变异等有关的科学研究和研究人员的培养等,所以,亚洲学院的主校区其实人并不算多。另外,还因为莫炎等新晋殖装者可能需要在学院中锻炼、进化大约一年的时间,因此,莫炎他们这些新晋殖装者都分配到了自己单独的住所。

    莫炎在学院中信步游走,在部分教职人员和学生的惊异目光注视下,来到了位于一个巨大的人工湖边的联排别墅,学院为他们提供的住宿环境实在不错。

    莫炎来到这联排别墅的第七栋,他的房间在一楼二号。

    刚进入分隔出来的第七栋的楼下小院,就有一个人恰巧从房中开门走出,边走还便打着一个大大的哈欠,很明显,这人昨晚肯定为成为了新晋殖装者而彻夜狂欢,莫炎隔着老远就闻到了宿醉的酒气,看着他揉着依旧带着惺忪和些许醉意的眼睛望向自己。

    莫炎只是觉得这人眼熟,不记得这人的名字。印象中这人在各项测试中的排名并不突出,甚至是他们这批301名学生中比较靠后的位置。

    莫炎不怎么喜欢饮酒,更不喜欢那种宿醉的狼狈,因此他略微皱皱眉向旁边靠了靠,和那人离开得稍远一些,准备进入房门回到自己的房间。

    莫炎一身斑驳的血迹和明显狼狈的衣着引起了这人的注意,他之前隐隐是他们这批学生的代表人物,因此,这宿醉之人很明显认出了莫炎,出于以往对莫炎的一些心理上隐隐的敬畏,这人也同时向旁边靠了靠。

    但错身而过之时,莫炎略微皱眉的表情还是被这醉汉尽数收在眼里,这人的醉意却在这一刻因为莫炎的表情清醒了几分,莫炎的这个眼神让他直接升起了被轻蔑被侮辱的感觉。

    这人也因为略微的清醒而想起了莫炎在之前最后的测试中只得到了最后一名,只得到了有史以来最差的一颗圣果。这人的心里顿时腾起一股蓬勃的怒意,还剩几分的醉意迅速将这份感觉搅和着怒意无限放大,这让他顿时爆发出一种根本不似酒意未醒的敏捷,迅速后退几步堵住房门,挑衅的看着莫炎。

    莫炎不由得又皱皱眉,他不知道这个他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醉汉为何要和他过不去。

    醉汉的脸颊一阵抽搐,他心中实在愤怒无比:“他还在藐视我!他还在看不起我!”

    怒火勃发间,这醉汉已经疯狂的叫嚣起来:“莫炎!你在最后的测试中只是垫底,你还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莫炎一怔,随后了解般淡淡一笑:“这位同学,我没有看不起你,如果你觉得被我轻视,那么,其实是你自己内心存在自卑。”

    莫炎的话语平淡,但却十分尖锐,直指这醉汉的内心。任何人对他露出獠牙都会受到他的反击,这使他即便是解释也犀利无比。

    醉汉明显听明白了莫炎的话,但他绝不承认是自己内心存在自卑才使自己敏感,才使自己以此刻的嚣张来掩饰莫炎积威带来的压力。

    于是,这醉汉叫嚣得更为大声,指着莫炎一身的褴褛和血迹疯狂笑道:“莫炎!你别以为你还是登龙泉山以前的莫炎!你现在只是我们中最弱的一个殖装者!你看你现在的样子,你还每对自己的实力有清晰的认识吗?”

    见周围的别墅已经陆续有人在听到动静后走出来看个究竟,甚至有不少人认同自己观点般对着莫炎指指点点,这醉汉第一次感觉到受人瞩目的快感,这让他无法自抑,对莫炎爆发出一阵更刺耳的嘲笑:“莫炎!如果你当着大家的面向我道歉,我不介意以后在你需要的时候出手保护!”

    莫炎轻轻叹口气,他已经开始厌烦这个醉汉丑陋的表演,但他不屑于进行更多的解释,他只是淡淡开口:“这位同学,恭喜你,在你的强烈要求下,你已经成功赢得了我的轻视。”

    说话间,莫炎的表情渐渐认真:“现在,请你让开!”

    醉汉疯狂亢奋的嘲笑声在莫炎的话后一窒,像是满腹乱窜的臭屁被突然堵住了释放渠道,他不甘的张了张口却说不出接下来的话,因为他发现,莫炎在说话的时候身上渐渐散发出一丝气势,这是一种他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真正的骄傲,这种骄傲使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正在嘲笑鸿鹄的燕雀一般可怜。

    四周出来看热闹的新晋殖装者们的议论声也渐渐平息下来,无论他们在最后的测试中取得了或高或低但肯定高于莫炎的名次,但他们震惊的发现,莫炎还是那个莫炎,还是那个需要他们仰视的莫炎。

    莫炎此刻浑身虽然血迹斑斑,但配合他这一刻展露出来的骄傲,展露出来的信念,反而成为他永远不会平凡、永远不会屈服的最好的证明!

    莫炎稳稳的又往前踏出几步,这个过程中,他的眼睛一直平视着堵住房门的醉汉,没有再说话。

    醉汉此刻已经彻底清醒,他已经随着莫炎的走进闻到了隐隐的血腥气息,他骇然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面对向他这样一步一步慢慢走来的莫炎,就像迎面走来一座需要他永远仰视的高山。

    醉汉有些失魂落魄的在莫炎走到身边时踉跄的移开几步露出身后的房门,莫炎点点头,甚至还礼貌的说了声谢谢,但醉汉根本没有听清。

    围观的新晋殖装者们渐渐散去,没人嘲笑这个醉汉最后的退让,因为他们设身处地,没人能面对这样向自己走来的莫炎。这,就是差距,有些人,天生就是需要用来仰视的。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样仰视的背后,是莫炎长期坚持的努力,这样仰视的背后,是众人都在因欢庆成为殖装者宿醉狂欢而倒床不起时,莫炎已经在经历成为殖装者后的浴血搏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