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寒门仕子 > 第1126章 用兵之道

第1126章 用兵之道

    李宏裕常年深居宫中,对于世事所知甚少。

    即使被囚在高丽期间,也是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除了不停地劳作之外,他基本上没有其他日常。

    真正能让他增长见识的,也只有当下这段时间。

    这还是得益于齐誉的刻意教导才实现的。

    教化皇帝,可是一个极其危险的活,只有在特定的条件和环境下才能进行尝试,平时里,想都不要去想。

    而齐誉,却正乐见于此。

    李宏裕目前,正处在求知欲最强的阶段,可塑性非常得强。只要悉心引导,就可以让他取得实质性的进步。

    当然了,这里所说的进步,乃是齐誉个人的标准,别人并不一定这么认为。

    他们二人,一个愿意学,一个愿意授,讨论的话题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齐誉先从八条目开始切入,然后,慢慢延伸至人文、军事、政治等诸多领域。

    每一个话题,他都以客观公正的立场展开论述,并以此来引发李宏裕的深入思考。

    整个过程,循序渐进,由浅入深,代入感还是非常强的。

    可以说,齐大郎的这番高论成功打开了当今天子的一角视野,让其有一种拨云见日、茅塞初开的感觉。

    然,正当二人聊得兴致盎然,忽听有斥候来报。

    说,己方已经临近了扶桑国的北部疆域,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就可以展开登陆了。

    啊……

    李宏裕这才回过神来,心里叹道:差点忘了,这次行动的目的乃是灭掉扶桑,并不是游历求学。

    对于这个国家,皇帝也没什么好感。

    从大奉建国初时始,就一直饱受倭寇的袭扰,迫不得已下,太祖皇帝才颁布了‘寸板不得入海’的禁令。

    可以说,它和华夏乃是宿敌。

    再加上殷俊以及洪涛的相关原因,齐大人想灭该国也处在情理之中。

    其实还有一点,李宏裕没了解到。

    那就是,扶桑人曾经暗算过殷桃,而且,二夫人还差点因此丧命,对此,齐誉能不记仇?

    只不过那事牵扯到齐家的内鬼,不太方便对外明言,所以他才没有说出口来。

    不过,不说并不代表心里不在乎。

    国恨家仇,不彻底清算怎么行呢?

    现在,就是展开掰扯的时候了。

    ……

    北风习习,让人不禁为之颤栗。

    但,琼军的战鼓声却是更令人胆寒。

    扶桑守军做梦都没有想到,竟会有一支外国军队突然间从天而降。

    “速去探查,来军何人?”

    “是!!”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扶桑人终于弄清楚了来军的身份。

    无他,乃是琼军!

    且,还是杀神齐誉亲率而至。

    他们打出的由头为报仇雪恨,单从这一点上来看,对方是有备而来。

    这样形势,怎不令人心生忌惮?

    可令人费解的是,对方的兵力并不是特别强大,看其规模,也就是一场局部战争的配置。

    他们如此来犯,又能打下什么样的大战果呢?

    对于这事,扶桑人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再说齐誉这边,他的进军可谓非常顺利,基本上没遇到任何阻碍。

    扶桑军的水面力量,大部分都被明正天皇带去了西征。所留下的,也只是一些战斗力薄弱的巡航船而已。

    而这些舰船,根本不是南洋水师的对手。

    仅仅一个照面,就被打得折戟沉沙了。

    势如破竹,直接登陆。

    很快,齐誉军便在扶桑岛的最北端拿下了一个暂栖据点,以为接下来的容身之地。

    再往下,就是由北向南逐步推进的地面战争了。

    先看一下双方兵力的对比。

    琼军这边,共计陆战将士七千来人,小型火炮二十多门,实力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惊人。

    再看扶桑国那边。

    据斥候得来的消息,该国共有陆军三十来万,其中,还不乏南北战争时留下来的精锐之师。

    他们经过这几年的休养生息后,已经颇具兵强马壮的风采了。

    比较之下可见,双方的悬殊还是很大的。李宏裕见状不禁惊道:“少保,这样打仗岂不是以卵击石、自寻死路?之前,朕以数十万大军都不曾荡平高丽,你却以数千之人马想要灭国,这不是痴人说梦吗?”

    齐誉却是淡淡一笑,道:“咱们的人数虽少,但却贵在精锐,且,装备方面也明显优过敌军。既如此,为何不能与之一战?”

    “优势?这……感觉还是不太靠谱。”李宏裕权衡了几息,依旧认为不妥。

    为了消除圣上的恐惧,齐誉连忙对他附耳道:“陛下莫要惊慌,臣还有一项秘密武器没有亮出来呢?这张底牌,才是真正的依仗所在。”

    一听还有底牌,李宏裕立即放松了下来。

    听黄飞言,齐少保从不打无把握之仗,现在来看,果然如此。

    既然留有后手,那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不过,他还是忍不住好奇道:“这秘密武器,到底是什么东西?”

    齐誉淡淡一笑,道:“无他,正是救驾时用到的那种热气球。眼下北风轻吹,不大不小,正是用它的绝佳天时。”

    热气球?什么东西?

    噢……我想起来了!

    那一天,突然间天火乱坠,吓得朕都快趴到床底下去了。却没曾想,竟是少保施展的逆天手段。

    嗯!

    齐爱卿果然是有经天纬地之才,扭转乾坤之能,于现实中,竟然真能做到飞天遁地。

    经齐誉这么一抚慰,李宏裕终于算是彻底淡定。

    “来时,朕就想着好好观摩一番少保的用兵之道,如今,又有暗藏的底牌有待施展,可想而知,一定会打得非常好看。至于究竟如何,就让朕拭目以待吧。”

    “既然陛下如此期待,臣又岂能敝帚自珍呢?不过,这其中的门道臣不予点破,一切内涵,必须要由陛下自己揣度。”

    还有道道?

    好吧!

    朕就擦亮眼睛,仔细端详。

    这不提醒还好,一经提醒,李宏裕的好奇心立即就被勾了起来。

    他很想看看,齐少保这所谓的道道,究竟有什么所指。

    以自己的聪慧,肯定能瞧出端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