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隋末之大夏龙雀 >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背后

第一千九百一十一章 背后

    “嘉奖?自然是要嘉奖的,只是众卿可知道对方为什么会死?”李煜脸上虽然露出一丝轻笑,但众人都是在官场上多年,如何察觉不到其中的煞气,情况实在是诡异的很,这才多长时间,蒋潘氏就这样自杀了,早不自杀,晚不自杀,偏偏在这个时候,这其中没有一丝内情才叫怪事呢!

    “陛下,蒋赞夫妻情深,蒋赞虽死,但蒋潘氏却等到将其入土为安之后才自杀,臣认为,蒋潘氏忠贞可加,为天下女子之楷模。”有官员出列说道。

    在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男人若是死了妻子,不再娶就是不正常,若是女子死了丈夫,不嫁反而是一种忠贞的表现,受到世人的褒奖,这就是差距。

    “是吗?”李煜听了忍不住轻笑道:“众卿心里面也是这么想的吗?认为这件事情很正常吗?”

    “陛下,臣认为蒋潘氏必死无疑,蒋赞是她的丈夫,现在被人逼死了,理应报官为自己的丈夫报仇,可是她的仇人是自己父亲,如何报仇?”范谨苦笑道:“报仇,就是杀了自己的父亲,就是不孝,若是不报仇,就对不起自己的丈夫,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所以她只能死。”

    大殿内众人听了默然不语,仔细想想,还真是如此,蒋潘氏不能告官,也不能为自己的丈夫报仇,只能选择去死。

    “此女刚烈,值得褒奖,但这件事情并不值得提倡,出了事情,理应报官,朝廷会帮助她的,蒋潘氏让人惋惜。”李煜扫了众人一眼,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情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煜不用想,就能猜测的到肯定是有问题的。

    他看了一边的李景桓一眼,最后摆了摆手,让人散了大朝。

    李景桓跟着长孙无忌出了大殿,李景桓看着周围正在行走的官员一眼,低声说道:“舅舅,这么小的事情,舅舅为何让我出面?”

    “殿下认为这是一件小事吗?这可不是一件小事。而且殿下,越是小事,越是说明问题啊!”长孙无忌笑呵呵的说道。

    “这里面有问题?不会吧!在这京师脚下,谁敢放肆?”李景桓心中很好奇,在他看来,在燕京城下,是不可能出现问题。

    “可是事情不是发生了吗?蒋赞一个堂堂的大夏御史,居然被人骂死了,殿下不感到这里面很奇怪吗?蒋赞这个人臣是知道的,并非传说中的那种人,什么气量狭小,相反,此人心中有肚量,对待身边的同僚也是很不错的,他是不可能被气死的。”长孙无忌冷笑道。

    长孙无忌在吏部多年,对朝中的官员履历了如指掌,别人不知道蒋赞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却是知道。他成为吏部尚书期间,对于下层官员,都会挨个找对方谈话,了解对方的一切,唯独如此,才能确定对方的秉性。

    不得不承认,长孙无忌虽然专权了一些,但才干还是有的,蒋赞只是一个小御史而已,朝中的文武大臣很少有人知道对方的为人,可是长孙无忌却知道,足见长孙无忌的厉害之处。

    “舅舅,听说您成为崇文殿大学士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李景桓笑呵呵的说道。

    长孙无忌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自得来,轻笑道:“殿下,外面的传言而已,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而且,崇文殿大学士对于臣来说,还是太高了一些,臣还需要加强历练,才能勉强为之。”

    李景桓并没有说什么,他知道,这是长孙无忌的自谦,事情虽然是如此,可是朝堂之上早就传的沸沸扬扬,只是到现在为止,没有明诏而已,但就是如此,众人都知道,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就等着圣旨而已。

    而且,长孙无忌认为自己的才、德不够,也只是一个笑话而已,满朝文武之中,其才能超过长孙无忌的实际上并不多。

    “舅舅,听说另一个崇文殿大学士是褚遂良。”李景桓忽然又说道。

    长孙无忌听了脸色一僵,若是其他人也就算了,偏偏是褚遂良,以前的褚遂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只是一个后起之秀而已,但现在的褚遂良可不仅简单,他曾经做过朱雀王国的国相,朱雀王国幅员数千里,能成为一国之相,足见其才干,此人携带国相之威返回朝廷,无论是能力还是功劳,丝毫不下于自己。

    崇文殿是论资排辈的地方,一步落后则步步落后,落后褚遂良一步,就意味着自己成为首辅的时间又要向后了,这不是长孙无忌想要的结果。

    “褚遂良已经从高原上返回,很快就会进入中原。”长孙无忌点点头,他现在怀疑皇帝到现在还没有册封自己,最大的可能就是等候褚遂良的到来,这样褚遂良的排名就在自己之上。

    李景桓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心里面也想到了这个问题,脸上露出一丝担忧之色。

    “不管怎么样,总算是是大学士,比吏部尚书要进一步。”长孙无忌宽慰道:“这也是人臣之巅了,景桓,以后我在崇文殿也可以帮助你了。”

    李景桓心中有些感动,长孙无忌虽然缺点不少,但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平日里也帮助自己不少。

    “舅舅,你说这个案子当如何处理?按照舅舅说的,这里面恐怕是有大问题的。”李景桓询问道:“今日在朝堂之上,景桓就感觉到不对头,一个御史这样被人逼死了,朝廷的大臣们居然无动于衷,若不是父皇提起,恐怕这个人就等于白死了。”

    “嘿嘿,你能注意到这点就很不错了,这件事情透着诡异,岑文本等人身在高位,是不会注意到的,但其他的大臣呢,却装作不知道。景桓,这里面,嘿嘿,恐怕要有大事发生了,可惜的是,蒋潘氏已经死了,不然的话,倒是可以得到不少的信息。”长孙无忌笑了起来,说道:“事情越大,你的功劳就越大。”

    “还请舅舅助我一臂之力。”李景桓正容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