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天启预报 >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净化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净化

    猝然之间,万象仿佛迎来了号令。

    世界陡然一滞。宛若冻结。

    遍布裂隙的天穹有如膨胀到极限的肥皂泡一般,无声破裂,再看不见现境的湛蓝亦或者燃烧的猩红。

    只剩下一片深渊的漆黑。

    天地之间,那无数纠缠在亡国御囿和巨人之梦里的虹光,宛如一团乱麻一样,此刻却骤然绷紧了,疯狂的延伸。

    向着那一道渐渐升起的日轮。

    白银之海的瑰丽之光,彩虹所独有的绚烂色彩,大秘仪所囊括的无数权限,尽数缠绕在日轮之上。

    自虚无之中,勾勒出了太阳的轮廓。

    放光!

    照亮一切。

    可被普照的一切却来不及在和煦的阳光下喜笑颜开,因为紧接着,便有前所未有的热浪,扑面而来!

    巨人之梦轰鸣,虚无的终结被烈日所驱散。天穹之上无数倒悬的树海在震颤里被撕开了巨大的空洞。

    血水蒸发,巨树崩裂,根须迅速的卷曲,焦黑。

    燃烧!

    只是刹那间的不同,大地,天穹,身躯,灵魂.....

    一切都被暴虐的神性所点燃。

    燃烧,燃烧,燃烧。

    汇聚了世界一切光彩的日轮之内,同恒星别无二致的炽热轮廓在渐渐的,自虚幻,化为真实!

    沃灌以无穷源质,倾注以太阳之神髓,再交托以现境之大权一一遵循人世之准则,抽取出白银之海中所有关于太阳的模因和印记,最终,以星体的方式将东君这一份威权,彻底具现而出!

    人造的太阳,照耀一切。

    馈赠一切,同时,又泼洒灭亡。

    「我将升起。」

    槐诗抬起眼瞳,展开双臂。

    庞大日轮环绕之下,焚烧的星体升上了天穹,光照万物。他说:「我将照耀......

    当来自槐诗的讯号,传达到了中枢屏幕上的那一瞬。

    一一第三阶段,开始!

    继升起、照耀之后,烈日于天穹之上运转,奔赴漩涡!

    而就在天穹和大地之上,如有实质的虹光如环一般,撑开,虹光所过之处,巨人之梦的残留尽数蒸发,天穹之上密布的巨树焚烧殆尽。

    万物好像失去了色彩,只剩下一片触目惊心的纯白。

    宛若被焚尽之后的余灰一样。

    所有的源质、奇迹亦或者灾厄,秘仪,咒术......一切未曾在大秘仪中登录的力量,一切在友方识别中不存在的讯号,都遭遇了不留任何余地的残酷打击。

    抽取,压榨,掠夺。

    一直到最后,再无丝毫的源质能够运转,再没有任何的力气能够动弹,灵魂被卷入日轮之中化为柴薪,肉体在自内而外的自燃之中化为飞灰。

    苍白的天地在扩张,迅速的侵蚀着一切。

    一净化,开始!

    「那小子,越来越邪门了啊。

    持斧罗摩踏足于尸山上,啐去了嘴里的血水,忍不住回首眺望。

    每个弹指都有无数辉光宛若暴雨一样,从回旋的日轮之中洒下,落向了每一个升华者,毫不保留的赋予加持。

    槐诗所具备的所有源质武装,神迹刻印.天问中的所有赐福,战争与和平的所有状态,以至于东君所具备的所有力量,尽数化为了洪流,塞进了每一个队友的灵魂里,武装到牙齿。

    现境的太阳,照耀着每个升华者。

    引领着他们,踏向最后的战场!

    明明是如此辉煌而又庄严的场景,却又令人不由自主的颤栗。

    眼前,暴虐之光所缔造的苍白天地,如此的静谧。

    只有燃烧殆尽的白灰缓缓落下,汇聚成一触即溃的」高山「,自狂风之中掀起波澜的「海洋」宛如神迹一般的烈日兼具庄严和狰狞两面。

    普照一切,救赎万物的同时,又好像有什么饥渴的猛兽隐藏在日轮的背后,窥伺着一切灵魂,贪婪的吞吃着所有。

    以毁灭而施行创造,以死亡再造生命。

    所谓的东君,便是理想国仿照现境而缔造出的万象引擎!

    现在,伴随着日轮的推进,倘若深渊的生物们有多么的惊恐和痛苦的话,那么升华者们就有多么爽快。

    焚烧深渊的灾厄转化为现境的奇迹。

    以等量的苦痛为基础丝毫不打折扣的创造出了等量的快乐。

    不得不说,这种建筑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快乐,虽然缺德,但往往比其他的快乐,还他妈的要快乐更多。

    北风战车之上,阿瑞斯兴奋咆哮一手握持阿瑞斯之剑,而另一只手紧握着马尔斯所传承的长矛,四匹神性之马践踏着血水,环绕在烈日周围,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猩红的风暴,将一切蜂拥而上的军团和大群尽数吞尽。

    简直,摧枯拉朽!

    从开战以来,哪里打过这么富裕的仗!

    不止是挥霍不尽的无穷源质供应,还有心念一转便会从天而降的耀眼雷霆和日焰焚烧,乃至自光芒的维系之下,源源不断从太阳之中传来的丰沛神性加持,那数之不尽的BUFF和状态,令他的力量近乎倍增,甚至到现在,都未曾感受到丝毫的疲倦。从刚刚开始,第不知道多少次,惋惜于马尔斯的退役。

    有这样的队友,何须服老?那个引导自己成为真正战士的男人,可以跟深渊杀到地老天荒!

    自虹光的笼罩之下,渐渐扩散的苍白天地之间,甚至再难以看到统治者的踪迹。

    那些宛如天灾一般的庞大气息,竟然在虹光的扩散之下后退。

    不得不退!

    大秘仪的束缚、彩虹桥的桎梏,最重要的,是近乎万物归亡一般的诅咒和侵蚀-一此刻进入里面要遭受到的,是等同于现境内部一般的恐怖压制力!

    在三大封锁的力量之下,一切凝固的气息都将被视为癌变,予以摘除和毁灭。

    就像是常人赤手空拳跳进海里和鲨鱼搏斗一样。

    硬顶着那现境那鬼玩意儿的压制,去和一群BUFF条都快突破屏幕的家伙去硬撼?你在开玩笑吗?

    送也不是这么送的吧!

    至于那些来不及退出来的倒霉鬼.....定海神针拔地而起。

    砸下,横扫,掀起漫天血雨,又迅速的蒸发无踪。

    简直就像是看不见的橡皮擦一样,原初再造之火缠绕在那一根染了无数血色的武器之上,变成了每一个深渊生物噩梦中的模样。

    潮月主被先天八卦焚烧殆尽时的惨烈哀嚎还尤在耳边。

    寒血主,从开始就已经没人见到了.....灼魂主,直接被彻底蒸发。

    侥幸在最后瞬间掏出的统治者们想想都觉得头皮发麻,三个最顶尖的侏儒王,死的跟批发的一样!

    而其他的..

    或许,那才是他们的恐惧之源。变成那个样子,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轰!

    化为靛青色的天竺武神咆哮。

    巨斧斩落,将眼前痉挛的巨怪彻底斩断。

    紧接着,不等她进一步动作,便有铁索摩擦的刺耳声音响起,一条锁链自穹空之中,笔直的垂落,宛如毒蛇一般,缠绕在垂死的统治者身上。

    紧绷,拉扯!

    悬

    挂而起。

    就在那庞大的烈日之中,万丈暴虐的威光里,一道道灼红的锁链从烈光之中显现,好像鱼钩一样垂向了尘世。

    挂着一个又一个庞大的阴影。

    就像是外挂的燃料包一样。

    任由他们不断的挣扎,咒骂、哀嚎、怒吼、咆哮,亦或者是求饶......最终,一切声音都归于同样的狂热和同样的曲调。

    空洞的,赞唱颂歌。

    「圣哉!圣哉!圣哉!」

    那一张张破碎的面孔之上浮现出了喜悦的笑容,明明是残酷的榨取,好像至上的幸福和荣光。

    献上自己的所有。

    最后,失去了一切灵魂和灾厄之后的空壳,渐渐干瘪,破裂,化为飞扬的灰。那样诡异的景象,就连统治者看了都忍不住为之颤栗!

    这是哪门子现境的战士!

    要不你照照镜子,自己看一眼,咱们究竟哪边才更加地狱一点?!

    眼看着那一根根在暴风里微微飘荡的锁链,外围的统治者们都已经忍不住发抖,看向了身后。

    巨人呢?九卿呢!

    救一下啊!

    「狂妄之火再如何炽盛,导向的也只有灭亡。」

    扩散的虹光前方,律令卿自血水之中缓缓浮现,直勾勾的凝视着那一道推进的日轮:「太碍眼了.....-悼亡卿,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

    「在做了,在做了。,

    无可奈何的苍老身影拖曳着自己的白色的发辫,从阴影中走出,无奈叹息:「打架这种事情,我实在不怎么擅长啊,尤其是这种天克我的对手。」

    虽然口中在抱怨,可依旧弯下腰,从挂在身上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把又一把的骨灰,撒在空中。

    掏了一阵儿之后,他抬头看向律令卿,可律令卿还在盯着他,令他无奈,继续往外掏,一直到把浑身上下所有的口袋全部掏空。

    「没了,真没了,一颗都没了!‘

    悼亡卿欲哭无泪,自从上次给绝罚卿捡骨收魂之后,自己攒了那么多年的遗灰,已经全部掏在这里了。

    「那就快点干活儿!,

    律令卿冷声催促,毫无动摇。直到悼亡卿终于放弃抵抗,无可奈何的摊开了双手,伸手,虚虚的抓向了天穹之上那一轮现境的太阳。

    握紧!

    刺耳的摩擦声响彻天地,宛如世界崩溃的巨响自日轮的正前方迸发。无以计数的飞雪自虑空中汇聚,那些细碎的骨灰之上,由悼亡卿所施加的变化彻底消散,骤然之间,膨胀,恢复了原本的面貌。

    那是......数之不尽的尸骸!

    字面意义上,无数的尸体,堆砌在了一处。

    漫长的时光以来,自深渊之中巡游,所采集到的尸体和素材,自悼亡卿的威权之下,尽数化为了一颗颗渺小的灰烬。

    此刻,当这无数尸体再度显现时,便迅速的膨胀开来,到最后,轰然破裂,从其中所喷出的,便是无限接近于死亡本质的粘稠漆黑!

    深渊血税这无穷生命力的背面,因此而缔造的无穷死亡,凝结成了实质。

    随着悼亡卿的动作一起,化为覆盖天穹、笼罩大地的巨手,向着烈日抓下!令整个世界,再度归于黑暗之中。

    可这一次,所剩下的,只有刺痛骨髓的严寒和绝望。

    死亡拉扯着太阳,坠入了深渊。

    这便是[黑潮死境]!

    可下一瞬间,倾尽现境之力所铸就的太阳,便在撼动天地的轰鸣之中,自泥潭一般的黑暗,猛然跃起!

    可再然后,巨响戛然而止。

    回旋

    的日轮撞上看不见的墙壁,再度跌入了黑暗之中。

    因为在那一刹那,远方,由苍凉的鼓声响起。

    风暴主祭的手掌按在破裂的鼓面之上,平静又淡定的,一次次的敲下,哼唱着古老的曲调。

    却像是一只残忍的手掌一样,将挣脱泥潭的太阳,一次次的推回了黑暗之中。直到一支支血色的巨柱在黑暗之中拔地而起。

    亡国律令!

    数十个纪元以来,由律令卿所成的法典。那桎梏了不知道多少统治者的枷锁,铭刻在半个深渊之中的铁律,于此以物质的形态显现,化为了囚禁太阳的囚笼,圈禁光明的枷锁。

    一口为东君量身打造的棺材!

    彻底,截断了现境的源质供应。

    天地死寂。

    只剩下,死境最深处,枷锁之内,传来了东君的怒吼。

    「草,谁把网线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