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欢想世界 > 551、潜规则

551、潜规则

    首批风津村三千名居民的迁移行动十分顺利,他们在蒙恩花园都得到了妥善安置。第二批迁移大致要等半年左右,到来年开春后再进行。

    风津村的冬季也会大雪封山、交通不便,组织队伍到达门户有一定难度。第二、三、四批迁移人数计划都在五千左右,总之争取在一年内全部迁移完毕。

    华真行并没有打算让这一万八千名普通人都长期生活在蒙恩花园中,那样对谁来说都不是合理的选择,更不符合高见瓴迁移族人的目的。

    所以蒙恩花园这处洞天结界只是一个中转站、可暂时掩人耳目的落脚点,将来这些人还是要分批都走出来、渐渐融入现代社会。

    高见瓴除了组织族人迁移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养元术同时修习蒙恩花园的传承。蒙恩花园的洞天大阵须有人执掌,不能指望房传蝉总待在那里吧?

    华真行要让高见瓴平日掌管蒙恩花园这处洞天结界,这个决定看似出乎预料,又在情理之中。将这么重要的地方,如此轻易就交给一个“外人”?

    整个风津村的族人都将迁移到蒙恩花园及养元联合农场,华真行就不担心高见瓴自成势力并趁机做大,从而脱离了掌控吗?

    华真行如今还真没这等担忧,也没想掌控谁,甚至巴不得高见瓴的能力更强,能够将养元联合农场经营得更好,并率领这一支族人发展壮大。

    他如今的境界更高了,眼界和胸襟也完全不一样了,他也完全不必把高见瓴当外人。人家可是把整个部族都迁移过来了,这是莫大贡献啊。

    说高村长升官了,要当高镇长了,虽是玩笑也是实话。

    华真行计划在养元联合农场最南端建设一个新镇,名为养元镇,将这片土地里现有的居民都迁到那里去定居,地点位于旧镇以南十五公里。

    领地中央的旧镇也将进行扩建改造,命名为风津镇。风津村的居民分批走出蒙恩花园后,首先便在风津镇定居,他们同时也是风津镇的建设者。

    风津镇以及蒙恩花园的日常事务,将来就交给高建瓴管理,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高见瓴身为大成修士,从头辅修养元术并不难,至于蒙恩花园的洞天传承则涉及到神术体系,可能有些麻烦,但也不必太过担忧。杨特红还在蒙恩花园,平日可指点高见瓴。

    对风津村的一万八千名族人的安排,华真行还有更细致的计划,比如从明年九月开始,每年送一千名年轻人去欢想特邦上大学,暂定持续四年。

    对,就是送他们去上大学!因为他发现风津村的基础教育搞得还不错,差不多人均中学水平,假如组织个预科补习班,不少年轻人应该能跟得上大学教程。

    他这么计划的另一个原因说来也惭愧,由牛以平负责的几里国大学组建计划已有成果,校舍和师资力量都有办法解决,可是想支撑起现代综合大学,还必须要有足够规模的生源!

    华真行组建新联盟至今,满打满算也不过六年,在几里国全面推行以东国语为基础的现代教育,时间也只有三年多。

    只有夏尔市、班达市基础教育工作推进的时间可能更早一些,但也早不到哪里去。到如今,原住民中合格的小学生还正在培养呢,合格的中学毕业生规模实在不够。

    华真行再大的本事,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几里国制定了先期建设三所大学、七所技术学院的计划,牛以平基本搞定了,最令人挠头的居然是组织生源。

    华真行肯花钱,也肯投入各方面的资源,牛以平办事就方便,最重要的途径就是与东国方面的联合办学,合作者也不再局限于淝水工业大学。

    东国有不少院校都愿意开设海外分校,只要师资待遇给足、各方面条件得到保障,这种项目并不算太难谈。

    但若就读学生的水平达不到要求,跟不上大学课程,最终啥也学不会,那还不如不要浪费资源。

    职业技术学院的生源还好说,李敬直搞的那一批生产建设兵团,其实也可以视为一个大型预科培训学校。从那里退伍后,就可以选拔一批人送到职业技术学院。

    但是大学的生源只有三个来源。一是原住民水平合格者,除了送到东国去留学,另一部分则可安排在国内上大学。

    第二部分就是农垦区以及欢想特邦的援建人员子弟,欢想实业有政策,欢迎他们把孩子和家属也一起接过来。

    这批建设者子弟的年龄不一,目前中小学教育体系已很完善,中学毕业后也可以就在几里国读大学,以合作办学的名义,还可以拿到东国相关大学的文凭。

    但是这两类生源数量暂时都不是很充足。

    在欢想特邦境内,如今已筹建了高桥职业技术学院,正在筹建非索港大学。非索港大学不久后就将筹建完毕,风津村的这批生源来得正是时候。

    非索港大学就是华真行的梦中他自已就读的那所学校,如今新非索港市还没开建呢,但华真行将其校址定在了罗湖镇,就是罗柴德机场所在的那个新镇。

    华真行也对高见瓴讲了这个计划,所以在迁移族人的同时,就要搞好补习培训,至少每年要送一千合格的生源去上大学嘛,明年九月就是第一批。

    与此同时,风津村中还有不少学龄中的孩子,将来还有下一代人不断出生,建设风津镇的过程中,就要建好中小学。

    高见瓴还能说什么呢,感动得无以言表。

    高见瓴在忙碌中修炼提高,华真行也同样如此。他每天都在坚持祭炼葫中世界,哪怕看不到尽头也没有丝毫松懈,蕴化生机所扩展的空间每增长一分,都乐在其中。

    丁老师说了,将来各方外世界还能迁移几十万人口,哪怕上百万人都有可能。风津村这一万八千人可以请成天乐和闻箫韶帮忙,但这种事情将来不能总是烦劳人家吧?

    洞天神器华真行也有,丁老师当初将炼妖葫送给他,可能冥冥中就有预感。所以华真行自已也得争气,葫中世界不是不可以利用,就看他的本事了。

    华真行已暗戳戳地试过身手,到了寒假期间,他命人在养元联合农场悄悄弄了三百只羊,先收入葫中世界,然后到达最近的机场乘专机回到欢想特邦。

    《天阿降临》

    为什么不是五百只呢?实际上连娜那边准备了一千只,高见瓴还组织了一批修士帮着赶羊。可是持续打开葫中世界收纳羊群,赶到三百只的时候华真行就坚持不住了。

    草料与饮水事先已备下,高见瓴自告奋勇进入葫中世界,虽然葫中世界安了圈栏,但羊群也得有人照看。

    等把羊群放出来之后,华真行又仔细观察了一番。高见瓴倒没什么问题,但那三百只羊多少都有些生机萎靡,看似问题不大但潜在的负面影响却不小。

    这些羊的寿元多少都有所损耗,免疫力都有不同程度的下降,甚至生育繁殖能力都受到了影响。看来丁老师的判断是对的,葫中世界至少眼下还真不合适迁移普通人。

    至于这三百头羊嘛,后来都送到建设工地食堂去了。但这个试验也不算完全失败,至少三百头羊都活着送过来了,等到将来华真行的修为更高,可能就有办法避免上述问题。

    转眼时间已来到2027年,寒假期间还有一件大事,华真行又一次以风自宾的身份出现,就是世界经济年会论坛年会期间,参加首届欢想人居奖的颁奖典礼。

    第一届欢想人居奖的考题项目有三个,一座城市和两个小镇。

    城市的规划,容纳人口在五十万到一百万之间。小镇的规划,容纳人口在十五万到三十万之间,其中一个小镇是海边港口,另一个小镇周围是原野与湿地。

    它们其实就是华真行要打造的新非索港市和掩月镇、连海镇,计划从今年也就是2027年开始动工。

    除了已建成的农垦区三镇以及正在建设中的罗湖镇,还要建一座掩月镇,正东方向邻海位置建一座连海镇。

    掩月镇在新非索港的西北方向,掩月湖的月牙尖上方,周边主要是农业、种植业、畜牧业用地,再往外辐射的荒野则是很多春容丹材料的天然产地。

    连海镇在新非索港市的正东方向的邻海位置,是一个港口。几里国乃至欢想特邦都有漫长的海岸线,远洋以及近海航运都很重要,连海镇主要承担口岸职能。

    产业上的定位与它们所处的地理环境有关,但做规划设计时也可以不受此局限,就看团队的思路,就似在玩一款游戏,可以尽情把它们设计成想象中的市镇。

    这就是从无到有为一座全新城市提供蓝图,白纸描图,除了有一个大概的居民规模,其他方面几乎没有任何限制。

    大奖组委会,只要求所有设计团队要认真考虑:一座理想的城市,拥有适当的规模、合理的人居环境,如何避免现代城市的缺陷,又能实现它应有的功能?

    组委会邀请了东国境内十所高校、国际上十所高校,在三个项目中选择其一,按要求提供整体规划设计。每个团队,去年都获得了一千万罗元的启动经费。

    组委会还邀请了百名评委,名单中有一半规划设计领域的国际领军人物,而另一半则是知名艺术家、社会活动家等等。

    最佳方案将获得“欢想人居大奖”,由全体评委投票决定。另外还有两个优秀方案,分别获得创意奖和与艺术奖,则由世界经济年会论坛年会“与会嘉宾”现场投票决定。

    最终获得大奖的是别利国的布鲁塞大学团队,这个结果也早在预料之中,没有暗箱操作,就是全体评委的正常投票结果。

    克蒂亚公主是欢想人居奖的组委会与评委会主席,所有评委都是她出面邀请的。在投票时,同等情况下谁都会给她一个面子,公主殿下本人就是布鲁塞大学毕业的。

    基于同样的原因,布鲁塞大学对这个项目也非常重视,参与团队与欢想实业相关部门以及欢想人居奖组委会保持了紧密的联系。

    他们认真研究了各方面的细节要求,在海外十家院校团队中,投入的精力最多、态度最认真,设计细节最完善,方案实用性也最强。

    布鲁塞大学团队获得首届欢想人居大奖,资金为一亿罗元,其中五千万是对设计团队的个人奖励,另外五千万是完善后续设计的费用。

    风自宾一手组建的欢想人居基金会,显露了足够的实力与诚意,连同奖杯与证书一起,在颁奖典礼现场给支票。

    华真行给钱很痛快,欢想实业这几年入手了大量的罗元,但他并不想囤积,也没有攒在手中当成外汇储备,而是尽可能在到手之后就给花出去。

    欢想特邦以及几里国需要进口的物资和服务,其实来自罗巴联盟的很少,有的东西罗巴联盟并没有,有的东西则是性价比太低。

    欢想实业每年入手大把罗元,却在发行它的罗巴联盟买不到太多想买的东西。还好罗元也是国际结算货币之一,欢想实业可以直接支付罗元在东国进口物资与服务。

    罗巴联盟这几年是肉眼可见地在衰落,各种意义上的,虽然它仍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就像早已没落也早应没落却不自知的所谓贵族,还自我保留着傲慢的高贵感。

    几里国不是东国,以它的体量搞现代工业,不可能搞全产业链建设,在保障民生基础的前提下,重点发展自已所需要及擅长的产业即可。

    几里国其实算黑荒大陆东部的一个大国,发展走上正轨之后,内在的潜力是巨大的,只是跟东国相比,感觉它好像很小。

    资源,几里国本身并不缺,需要进口的工业品以及服务,东国几乎都能提供……且不说这些题外话,布鲁塞大学获奖实至名归,他们的设计项目是连海镇的规划。

    除了大奖之外,还有两个奖项,就是艺术奖和创意奖,分别被东国的淝水工业大学团队和米国的康捺大学团队获得。

    淝水工业大学在国际上没什么知名度,事先很多人都没有想到它会获得艺术奖,但华真行想到了,因为它就是几里国及欢想实业的重点合作单位嘛!

    至于米国康捺大学,在建筑以及城市规划专业领域,在国际上的地位被捧得很高,属于它们那个圈子里的权威。

    须知这两个奖项并不是由一百名评委投票评出来的,而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期间,在专门设置的展厅里,现场参观的嘉宾包括游客的投票结果,因此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性就有了操作空间,比如组织足够多的人去展厅参观并现场投票,华真行只要求让淝工大团队的设计项目得艺术奖就行。

    但这种在大庭广众展示的设计方案,结果也必须有足够的说服力,否则会影响欢想人居奖的形象。淝水工业大学团队的设计项目是新非索港市的规划,任谁都挑不出毛病。

    因为参与设计的并不仅仅是淝工大本身的团队,房关发展以及欢想实业的团队也全都参与了。

    他们最了解规划需求,各方面细节都做得很完善,工作量是别的任何一家团队都完成不了的,更有一批高人提供设计思路,包括游方这样的大师级人物。

    首界欢想人居奖的颁奖典礼,定在世界经济论坛年会闭幕的前一天。

    自世界经济论坛开幕的一周前,组委会就在当地租下了一个分会场,用二十个全息沙盘展示了所有团队的设计方案,并有专门人员负责展示造作与介绍。

    与会嘉宾以及当地游客,几乎都会进来参观一番,然后按艺术奖与创意奖的要求分别投下一票,现场形成了最终的评选结果。

    米国康捺大学的设计项目是掩月镇。该大学团队中有好几位东国裔华族人,负责人则是一位地道的米国人,但也被奉为东国文化研究专家,他们居然设计了一座古城,

    “古城”依地势而建,最引人注目的设计,就是差不多长宽各五公里的城墙。

    城墙开了十一座陆门,东、南、西各三座,北面是两座,除此之外还有一条河流穿城而过,又开了两道水门。

    城墙根下是个绕城公园,宽约二十米,种植各种花草树木并有一条步道穿过,再外围则是护城河。两道水门与护城河相连,十一道陆门则连着护城河上的桥梁。

    在沙盘上看见这个方案,华真行都被逗乐了。这帮米国人真有意思,就是在搞游戏设计吗?

    假如是真实的现代城市规划委托,这样的方案恐怕早就被甲方臭骂一顿打回去了。可是放在这个场合展示,参观者都觉得挺有创意,几乎都将最佳创意奖投给了它。

    对此华真行也没撤呀,不可能所有的参观者都是他安排的。

    艺术奖和创意奖,这两个奖项的奖金都是两千万罗元,一千万是对团队的奖励,另外一千万则是完善后续设计的经费。比奖金更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地位成就。

    第一届欢想人居大奖很成功,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甫一退出,就代表了国际规划设计领域的最高成就。这不仅是拿钱砸出来的,也包含着无数人实实在在的投入。

    第一届大奖的颁奖典礼,同时也是第二届大奖的发布会。第二届欢想人居奖的考评项目,仍然是一座城市与两个镇子的设计规划。

    此次三家获奖机构将不参与第二届大奖,组委会又邀请了三家新的设计团队加入。

    第二届欢想人居奖的考评项目中,需设计规划的那两个镇子,就是养元镇与风津镇。组委会并没有在现实的地图上指出具体地址,但提供了地质、水文、气候环境等资料。

    出席典礼的所有嘉宾,包括工作人员与服务人员,都有一份伴手礼,其中包括一枚“首届欢想人居奖”纯金纪念币。

    该纪念币由总部设在布鲁塞的德克暑银行,与世界人居基金会“合作”发行,重达一盎司,面值两千罗元,发行量十万枚。

    纪念币本身就是纯金的,可以保值,也不可能只按面值计价与交易,将来会成为纪念币市场上的热门收藏品种,通过另一种方式继续制造影响力。

    有些事情,只要按正确的方法、足够努力地去做了,当条件成熟时,成功便是水到渠成。

    比如碧空湖的养元术培训班项目,酝酿几年之后突然就打开了局面;再比如欢想人居奖项目,从一开始就达到甚至超出了华真行预期的目标。

    **

    祝大家黄金周快乐!共祝国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