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秦时小说家 > 第二四九九章 不堪一击(求票票)

第二四九九章 不堪一击(求票票)

    周身百脉,真元运转瘀滞。

    三元一体,隐隐约被人扼住喉咙。

    硬生生承受那道大手印之力,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防备的坠落大地,掉落齐天峡碧波清流旁的滩边!

    砰!

    一道巨大而又沉闷的声音传荡,大地出现一个方圆近四丈的凹陷之地,苍璩被生生的击落其中。

    没有子午真罡护体,真元也瞬间不能运转。

    刹那间,肉身被三法印的金刚强大之力与大地反震之力共振。

    卡察!

    ……

    一道道骨骼断裂的脆声响起。

    噗!

    血气瘀滞,百脉难通,五脏六腑,运转有碍,万物一体波动,极力催动本源,却喉咙猩红上涌。

    大口的鲜血洒落虚空。

    浸染衣衫。

    噗!

    苍璩整个人瘫坐凹陷核心,持承影利刃,欲要强撑着站起来,却……再次喷出大口的鲜血。

    整个人无力的半跪在大地深处。

    「本座……中毒了。」

    「毒!」

    「哈哈,有趣!」

    「本座谋算种种,唯独忘记了这一点。」

    「妙!」

    「这种毒……很好!」

    中毒了。

    苍璩可以肯定这一点!

    自己中毒了。

    至于什么时候中毒的不可知,想来应该是在交战的时候中毒了,鬼谷卫庄……也学会使用这般手段了。

    他倒是进益了。

    尤其……自己偏偏忽略了下毒之法。

    还是自己从未接触过的毒药,能够对自己这般的境界起作用,毒药谁配置的?紫兰轩的那位?

    应该是她!

    很好!

    还真是想不到!

    不愧是自己看中的人。

    神色煞白,没有一点血色,取而代之,面上满是金黄,更有时而丝丝黑旗弥漫,更有丝丝异样玄光掠过。

    丹田本源,已经调动不了了,毒素……已经不知何时侵入其中。

    十二正经、奇经八脉、周身各大穴窍……此刻都有不住的疼痛之感传出,更有深深的麻木之感涌上心头。

    那种毒……很麻烦。

    很是狠辣!

    如果不是在战斗之中,自己应该可以很快发现,甚至于可以给于压制和驱逐出去。

    现在……难了。

    接连使用一剑隔世,三元之力损耗太大,强力运转三元,那般毒药已经在不知不觉流转浑身上下了。

    「你很强!」

    「单独对你,我难以取胜!」

    「不过,胜一次就够了。」

    「这次……三人出手!」

    大地凹陷的旁边,由空而落两道流光,卫庄、狼神二人左右而立,体表尽皆流转玄光,没有散去一身之力。

    领域之力尽可能的扩散方圆。

    狮子搏兔,尚且用全力。

    何况如今!

    既然定下袭杀之策,那么,就要尽可能的完成目标。

    紫女调配的毒药,自己本不想要使用的。

    可……地宫之内袭杀未成,以苍璩之力,若然离去,轻而易举,是以,唯有使用别的手段将苍璩留下。….

    虚空战斗,毒药用下。

    此般。

    一战已经成功八成!

    苍璩欲要击杀他们,一战更是成功九成!

    他一直没有离去,更是成功了十成

    !

    就算他刚才转身离去,也不会离开太远了,那种毒药……自己了解,等苍璩发现之时。

    已经晚了。

    足够追上。

    足够完成最后的目标。

    「本座今日难道要栽在这里?」

    「难道要栽在你手中?」

    强行撑着身躯,苍璩拂袖擦去嘴角的血迹,强忍着脏腑的颤动,忍着身体越发的不受控制。

    浑身上下都有些僵硬了。

    真元!

    灵觉都受到极大影响,意识都有些模湖了,非无尽的疼痛刺激,自己此刻的状态会更差。

    「你不会有机会的!」

    卫庄挥动手中鲨齿,没有废话。

    迟则生变。

    苍璩此人非凡,不能给他一点机会。

    一剑舞动,双龙再现,纵横捭阖,乾坤归一,一道凝练而又霸道的剑气轰鸣之间轰入陷地之所。

    「自心觉心,心心无我。」

    「生灭无往,生灭无挂。」

    「无挂无生,无往无灭。」

    「觉圆空无色,法空遍十方!」

    「南无世尊三法印,诸法无我生灭心!」

    狼神轻道一声,浑身上下金光环绕,禅音滚滚,双手再次掐动印诀,双手压下,一道更胜先前的印诀落下。

    「杀我!」

    「你等欲要杀本座!」

    「看看你等是否真有那个能力!」

    「本座会死,但不可能死在你等手中。」

    「种玉功!」

    「种得丹田一点本源,而今逆生三元!」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我之道,生有尽而灭无穷。」

    「我以我身为种,天地为源!」

    「你们……还不可能杀本座!」

    「不可能!」

    苍璩怒喝一声,仰天长啸。

    一手持承影,另一只手忍着体内各处更为激荡涌来的无尽痛楚,在身上三阴三阳穴位落下,点了一十八下。

    又在十二正经运转的脉络上点动三十六下!

    又在十二正经的运转上点动二十四下!

    转瞬之间,一股十倍先前的狂暴力量从苍璩体内迸出,丹田种玉溃散,化作澎湃种子。

    虚空内外,直接涌入属性混元的霸道之力,强势汇合苍璩体内自身之力,虚实相合,内外归一。

    五脏六腑皆绽放种玉之花!

    周身百脉皆断成花茎脉络。

    以血为引,为剑为引。

    一剑凌空,壬丙水火,悍然破开领域的枷锁,破开卫庄二人的钳制,在大地凹陷处留下大片的鲜血,以身遁空。

    流光远去!

    「他……取死之法!」

    「逆行经脉,尚有一线生机!」

    「三元破灭,生机全无!」

    卫庄一步踏空,循着那道气息,快速追击。

    狼神不言,只是紧紧跟着。….

    须臾。

    远处腾挪而至两道灵巧的身影,立于巨大的地下凹陷处,抬首以观虚空,环顾四周。

    「子午玄甲散!」

    「苍璩中了子午玄甲散!」

    「中了子午玄甲散,他逃不了多远的。」

    一人踏步凹陷处,扫着那一滩足有六尺方圆的血迹之地,只手触摸一二,略有轻嗅。

    便是落下一语。

    「子午玄甲散!」

    「太好了!」

    「太好了!」

    随行之人大喜。

    子午玄甲散,是紫女姐姐亲自花费大代价调配的,单单是各种主要的药材都用了五十四种。

    其余还有一些辅助药材。

    那些药材中有一些还是神农堂的朋友提供,否则,还真收集不全。

    子午玄甲散!

    是紫女姐姐取的名字,那种毒药若是生效,会在无声无息中侵蚀中招者的一体本源。

    丹田会不断的枯萎,最终会自己废掉。

    周身经脉也会在子午十二个时辰中,不断的被外力冲刷,无尽的疼痛之感生出,给于折磨之意。

    最终经脉会自动的衰败。

    五脏六腑亦是如此。

    直到……谁也救不了了,性命全无。

    为此,还专门找人试药了。

    兰陵城内,不缺该死之人,找那些人试药……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虽然那些人的实力不高,足以证明药效。

    现在苍璩中招!

    此地又留下这般的惨状痕迹,红莲大喜。

    那种毒药……诸夏间的解药只有一份,就在他们手中,而且……中了子午玄甲散,三元受到侵蚀。

    根本跑不远的。

    此地距离雅湖小筑很远,苍璩就算求救于那位纪嫣然,也是无用,庄……不会让他得逞的。

    「希望有成!」

    苍璩中了子午玄甲散,又有庄和狼神亲自追击过去,以子午玄甲散的生效时间,苍璩撑不了多久。

    期时,一切可定。

    「紫女姐姐,那我们要在这里待着吗?」

    「嗯?」

    「有人来了,是魔罗宗的人?」

    红莲喜不自胜。

    苍璩中了子午玄甲散,还想要活命?

    想多了。

    再有庄他们追杀。

    就是苍璩是完好无缺之身,都不好说。

    就是……不知道苍璩会逃向何处,以庄他们的速度,只要百十个呼吸,都会离开这里很远的。

    刚有语落,便是有觉四周有不少人奔向这里。

    刚才和紫女姐姐无事的时候,也有一观这处齐天峡,魔罗宗的人不少,眺望那些人所在方向,星眸凝视,略有判断。

    「苍璩我们对付不了,这些魔罗宗的人还是不成问题的。」

    「紫女姐姐,我们把他们全部杀了?」

    挥手间,便是链蛇软剑舞动锋芒,更有道道剑气吞吐。

    「先离开这里!」

    乔装的紫女摇摇头,前来这里的目的是苍璩,而非这些魔罗宗弟子,杀他们也是无用。….

    指着旁侧不远处的一座高山,便是身形掠空,快速奔去。

    「哼!」

    算他们运气好。

    红莲冷然的瞥了那些魔罗宗弟子一眼,收起链蛇软剑,持之……身法跳跃快速远去。

    ……

    ……

    朝游北海暮苍梧!

    欲要达到那般境界,需要极高的道理支撑。

    然……若是没有那般道理,也可借助外力。

    比如一只极其擅长飞翔的异兽,双翼伸展,纵横天地间,双翼一震,便是数里、数十里抛在身后。

    双翼再次一震,身下大地便是换了一个区域。

    「阳滋姐姐!」

    「那只鹏鸟……你还没有收服吗?」

    丝丝然。

    一道稚嫩的悦耳声音自虚空荡出,跨乘身下的鸿鹄,再一次遨游咸阳四周,以观秋冬时日的帝国盛况。

    鸿鹄身子太大,欲要看到下方的大地模样,唯有靠近鸿鹄的脖颈,整个人趴在鸿鹄的修长脖颈与宽大羽翼间,便是一览下方山川水脉的形胜。

    俯览而下,那只翎羽洁白如玉的鸿鹄双翼处……左右各有一人趴着,时而又有坐起,在鸿鹄的嵴背上玩闹。

    较之鸿鹄的体型,二人太小太小,足够折腾!

    唇红齿白,锦衣如画,玉簪螺髻,香草小人,身着一袭澹金色的合体衣裙,曦儿抬起可爱的小脑袋,看向身边的阳滋。

    「还需要一段时间。」

    「倒也可以骑乘了,就是师尊所言那只鹏鸟需要快速成长,晓梦子那里取来的丸药正在服用。」

    「那只鹏鸟都睡着了,长得倒是挺快。」

    「而且,也越来越聪明了,还挺听话,本公主很喜欢!」

    「尤其……它很是霸道威武,咸阳宫内,站在那些马儿、牛儿面前,那些牲畜一个个吓得都走不动路。」

    细眉弯弯,妍姿多俏丽。

    朱唇皓齿的精致形貌依稀浮现公孙丽当年的明丽模样,年长曦儿许多,如今已然如花似月初显露,玉润冰清多兰惠。

    额前一条攒珠束带,骄阳之下,明耀生光,此刻正是舒服的徜徉在鸿鹄背上,再过一段时间。

    自己的灰鹏也可以骑乘了。

    「可是……鸿鹄也很威武啊!」

    「许多虎豹见到鸿鹄也是很害怕的,是不是啊,鸿鹄!」

    曦儿嘻嘻一笑,抬起小手轻抚着鸿鹄的脖颈,自己的鸿鹄也可以做到的,说着,呼唤着身下的鸿鹄。

    锵锵锵!

    锵锵!

    ……

    旋即,身下的巨大鸿鹄昂扬巨大的脑袋,微微一转,斗大之眸看向嵴背上的两个小家伙。

    巨喙张开,金石之音颤动虚空。

    虽没有言语,已然表达自己的意思。

    「嘿嘿,那……等将来灰鹏和鸿鹄一样强大了,看看它们两个谁更加的威武强大。」

    鸿鹄已经是非凡的异兽了,那些普通的虎豹见了,自然要害怕。

    自己的灰鹏还要成长成长。….

    有丹药助力,也要不了太久。

    晓梦子和师尊可是说过了,灰鹏成长起来之后,在异兽百族中,都是极其凶勐强势的。

    而且速度不会比鸿鹄逊色。

    锵锵锵!

    锵锵!

    ……

    鸿鹄双翼一震,修长的脖颈昂扬九霄之上,铿锵之音穿透层层白云,悠悠然,展现自己的本领。

    「嗯?」

    「阳滋姐姐,我们刚才就飞出了关中,下面是哪里?」

    「我们回去吧,师尊说过……不让我们离开关中太远的,不然……下次就不好出来了。」

    曦儿再次轻抚着鸿鹄。

    鸿鹄的声音自己可以明白的,鸿鹄说它也很强,不怕任何异兽的,就算那只鹏鸟长大也是一样。

    不由微微一笑。

    觉鸿鹄速度加快,曦儿透过羽翼的空隙看向大地,下方……已经有些陌生了,都认不出来了。

    「下面……好像是三川郡吧,具体我也不清楚。」

    「那……我们往北吧,转一圈再回咸阳,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着急回去。」

    「鸿鹄,我们往北吧。」

    阳滋也看向下方,辨认了一下,直接摇摇头。

    具体的路线她们两个记不清楚,鸿鹄肯定都清楚,就算迷路了,鸿鹄也能带她们回去。

    鸿鹄没有出声,双翼震动,便是调转

    了一下方向。

    「曦儿,你说……下一次我们骑鸿鹄,前往江南怎么样?」

    「叔父从昆仑为我带来了灰鹏,我还没有好好谢他呢。」

    「你不也是想念叔父?」

    「正好一块去了。」

    「南昌那里还有焰灵姑娘,她做的东西真好吃,比天然居的东西还好吃,我都想念了,你呢?」

    「怎么样?」

    「以鸿鹄的速度,很快的。」

    对于观察帝国关外的郡县具体情形,阳滋没有兴趣,自己更喜欢躺在鸿鹄背上,看着那些白云从身边飘过。

    那种感觉很奇妙。

    心中一动,说道一件趣事。

    「江南父亲那里?」

    「师尊说……若是想要前往江南,最好和她说一下。」

    曦儿有些迟疑。

    自己是想要前往的,可是师尊说过,不能随意前往江南,尤其是不能不告知她就前往江南。

    「你啊,我们偷偷去,偷偷回来。」

    「师尊又不会知道。」

    「嘿嘿,到时候让叔父也保密一下,不就行了。」

    阳滋愈发觉得事情可行。

    「可以吗?」

    曦儿心动。

    似乎真的可行。

    就是……不告诉师尊就前往江南南昌见父亲真的好吗?被师尊发现之后,会不会生气?

    师尊对自己很好的,自己不想要师尊生气。

    而且,师尊也说了,如果自己想要前往江南,只要和她说一下,问题也不大的。

    锵锵锵!

    锵锵!

    ……

    豁然,还未等阳滋有所回应,身下的鸿鹄豁然扬起大脑袋,更是一股独属于凝练内丹层次的异兽气息绽放。

    内丹运转,驾驭风云,巨喙张合,裂空之音阵阵,警惕的眨动一双斗大之眸盯着前往。

    「怎么了?」

    阳滋顿觉不对劲。

    曦儿也是惊异的看向前方。

    「是谁?

    那里,一道黑色的身影踏空而立,想着她们这里奔来,那人和师尊一样的修行?都可以在御风?

    「天不绝我!」

    「天不绝我!」

    「速……速带我……回咸阳,见……晓梦……。」

    百丈之外,那道黑色的身影踏空还要逼近,鸿鹄已然驾驭风云,直接浩荡之力压过去。

    随着那人的断断续续声音传来,鸿鹄已然将那人……直接击败了,自己的一个个大主人都有命令的。

    如果身上的两位小主人有闪失,自己就不用活了。

    反正有危险的人不能靠近!

    锵锵锵!

    锵锵!

    ……

    瞅着那人直接掉落下方,鸿鹄很满意的鸣叫着,那人实力不行,自己还未用力,他就倒下了。

    不堪一击啊!

    自己还是很强的!

    所以,就算那只鹏鸟长大了,又能如何?

    锵锵锵!

    锵锵!

    ……

    忍不住,颇为自得的双翼微微晃动,两位小主人无碍,自己心中也踏实,晃了晃修长的脖颈,九霄上下鸣音不绝。.

    偶米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