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请叫我超人吧 > 801 超越生死的神庙类奇观建筑,新时代神国的建造!

801 超越生死的神庙类奇观建筑,新时代神国的建造!

    (第800章阵亡,难受)

    “那些无端虐待流浪猫的人,已经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相应的代价。

    而我既不会怜悯那些相对普通人来说,有更大可能的概率会变成犯罪者的家伙,但却也不会在他们还未真正变成社会犯罪者之前,就因为他们虐待猫咪的行为,且在接受到相应代价的惩罚后,继续对那些人喊打喊杀、乃至于赶尽杀绝……”

    顿了顿,吴克才继续说道:“葛先生,你也严肃点,别装湖涂了,我准备跟你讨论的,是超自然能力觉醒者死亡之后,他们体内的那些超能细胞,能离开人体继续存活下来的问题。

    相信,你也已经察觉到了,这个世界开始出现,除人类之外的异变动物。

    嗯,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那就是失去了原本人体世界后,飘散在外的超能细胞所造成的情况。”

    吴克与玄国联手诈唬全世界,把各国政权绕进他们联合制定的和平规则游戏中,而这的确是将未来有可能在宏观层面世界出现的、人与人之间的超能战争危机的情况给消弭了,然而,新的危机却是在微观层面出现了。

    如果继续放任死亡之人的超能细胞飘荡在外不管,那么未来这个世界势必会有越来越多因为超能细胞附身的非人类超能异兽出现。

    “到时候,那些异兽绝对会为了生存空间,而和这个世界的人类,你们发生矛盾,乃至开启新的超能战争……”

    “那为什么不让那些超能细胞,在人体死后伴随人体而去,尘归尘、土归土呢?”

    葛先生看着吴克,并不怀疑对方能否对那些超能细胞下达这样的命令,去阻止那些超能细胞在人体死后飘荡在外的情况,继而还造成附身在其他生物的身上,给人类造成有可能在未来变成危机的情况。

    “人活着的时候需要用到他们那些细胞,而人死后却还要卸磨杀驴让体内的细胞通通陪葬,你不觉得这样的行为非常过分?”

    “曾经万能药的治疗细胞,不也一样会为了避免待在其他人体内可能引起的排异反应,故而会自主停止在其他身体内的增殖分裂行为吗,这次禁绝人体死后超能细胞可能对外造成的麻烦,难道不能用同样的方式解决吗?”

    “不能。

    当初禁绝外派进入其他人体中去治疗疾病的治疗细胞,他们在其他人体中自我增殖分裂的能力,并不是让他们直接去死的情况,而只是让他们不再分裂自身,在达到作为一个细胞寿命终点的时候,就自然而然地被进入的人体给新陈代谢出来。

    但如今宏观层面的超自然能力觉醒者死后,遗留下来的超能细胞的情况却不一样,如果让他们和当初的治疗细胞一样去自绝,就以超能细胞本身的强度和在脱离人体后的生存能力,那些超能细胞所面对的将不会是和治疗细胞一样的寿终正寝结局。

    而是得把自己活生生饿死,将只要附身在其他生物身上,就能够继续存活下去的生存机会,给亲手扼杀在萌芽之中……

    而这是真正的,谋杀细胞的行为,我是不会去下达那样的不合理命令的。”

    吴克说道。

    葛先生点点头,表示能够理解。

    “若我也是个微观层面的生命,且看到的细胞也是一个个拟人化的存在,那我也很难去下令去让那些超能细胞,为了宏观层面的人类,而去牺牲掉自己的存在。”

    顿了顿,已经不装湖涂的葛先生,直接问道:“那sd,你想怎样去解决这个问题呢?”

    这些年与吴克打交道,以葛先生对吴克的了解,他认为吴克在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肯定是心中已经有了一些主意。

    而现在,之所以要和自己磋商一番,可能只是对方想要把他给当做落实自身的想法和一些计划的执行工具人。

    葛先生自认自己是个看透事实、洞悉人世间名利算计、各种阳谋阴谋的政治家,但唯独在用人之上,他对吴克甘拜下风。

    这一点,他可用自己地中海的强者发型来证明,在和吴克认识了十多年,葛先生对于玄国的操心程度直线上升。

    哪怕在新时代的世界里,出现了在微观层面调理身体的手段,却也依旧无法阻止葛先生的身体,在强度极高的多年公务中,不断衰败、衰老下去。

    “我打算在这个世界的宏观层面上,去建造一些专门收留觉醒者死后会遗留下来的超能细胞的特殊建筑。”

    闻言,葛先生有些愣了愣,迟疑了一下,却才问道:“所以,你这是打算去供养那些超能细胞了?”

    “严格来说,那不是供养,而是如那些为宏观层面的你们人类服务了一生的超能细胞所愿,将它们重新接纳回圣教之内,由我这个它们所信仰的存在,异神圣父去给予它们一个最终的归宿……”

    吴克更正了葛先生的说法。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

    葛先生打断了他的话,却是说道:“你这是准备去收容那些无去处的超能细胞,这点没有错对吧?!”

    “是的。”

    吴克点头。

    “但你好像并不需要我们宏观层面的帮助,也能够轻易做到这一点不是吗?”

    葛先生有些不解。

    “微观层面的行动,在这个超宏观世界里,会很缺乏效率,所以我需要你们。”

    吴克说道。

    “说说看,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葛先生摆出洗耳恭听之态。

    “很简单,我要你为我改变这个世界的葬礼形式,从不管原来到底是土葬火葬又或者水葬的葬礼,变成把逝去之人都放入我准备打造的特殊建筑中,接受从死去之人的身体里,抽离一些还活着的超能细胞的事情……”

    葛先生:“……”

    “你这活非常有难度啊,若是对外提出来的话,恐怕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有些难以接受的事情,更有甚者,还会被信奉阴谋论的人,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没有难度我找你干嘛,而这件事对我、对那些超能细胞、对这个世界的未来都是十分重要的,我希望你能够在深思熟虑后自愿答应下来,替我、替那些无人体可归的超能细胞去办好这件事情。”

    “我有拒绝的权利吗?”

    葛先生问。

    “我可以换一个合作对象吗?”

    吴克反问。

    “好吧。”

    葛先生屈服。

    “我会帮忙的,但你总得告诉我,这样做对你究竟有何好处吧?”

    葛先生不问这里面是否有阴谋,却是直接询问吴克能从中得利什么。

    而据他所知,吴克想要打造的新人体,早在前年的时候就已经打造出来。

    如今都已经离开了这颗星球,前往了外太空。

    说是,去外太空,接受新的锤炼和挑战。

    而当初,葛先生也是亲眼目送新人体上天,前往外太空接受新的锤炼的人。

    “得利点么,虽然我并不是奔着这个去的,但就从结果上来说,却的确是有……”

    一旦那些收容死者体内超能细胞的建筑被建造起来,那在可以着眼的这个世界未来中,吴克这个在微观层面上被所有超能细胞信仰的圣父存在,就将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由无数宏观层面的人类锤炼一辈子,在死后体内遗留下的超能细胞,接纳他们更好地为目前已经上这个世界宇宙,挂机吸收外太空能量的新人体进行服务。

    可别小瞧了这种事情,溢出的信仰之力在这个世界,很多宏观层面人类体内野蛮生长的细胞上,觉醒了诸多神奇的力量,而一旦收纳了那些超能细胞,就等于吴克的新人体,直接就拥有了那些细胞的能力。

    所以,并不是吴克在供养那些死去之人遗留的超能细胞,而是这个世界的人类将在未来的时代里,用全人类体内的六十多亿x33兆两千亿的细胞的总数,来供养他的新人体。

    吴克完全可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用自己的新人体随意挑选搭配这个世界,宏观层面上所有人类觉醒的超自然能力。

    到时候,原来代表异界来的神的异神意思,则将被掌握全世界所有异常能力的神,像是这样的意思给取代,都是可能的。

    “啊,sd,你确定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并没有这种算计我们世界宏观层面人类的想法吗?”

    听完吴克诚实无比的分析和交代后,葛先生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自己该摆出何种表情。

    说sd是个有坏心眼的神,偏偏对方把很多自己要做的事情,都诚恳无比地交代出来。

    只要你占据一个理字去询问他,拿他就一定会给你一个明确回答,而且说的也基本都是真心话。

    至少,就目前看来,葛先生觉得自己没有被sd背刺过。

    但就以此说sd没有坏心眼,葛先生却也无法断言。

    毕竟,就他和sd认识后,对方所做的每一件事。

    似乎,都在朝彻底掌握住整个世界,在行动一样。

    “没有,我怎么可能有这种算计呢?!”

    吴克义正言辞地说道,而他这具临时身体也是惟妙惟俏的,将他真实的心理以表现在外的神情变化方式,给展现在葛先生的面前。

    “时至今日,有没有还重要吗?”

    葛先生有些苦笑。

    如今的sd有没有掌握这个世界的心思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他已经有了掌握这个世界的本事。

    “我说得都是真的,你要不信,我也没法子。”

    吴克摊了摊手,别人擅自揣摩他是否存在恶意的想法,却是很主观的事情。

    葛先生虽然一直都很愿意相信自己的善意,但却从来也没有停下过对于自己有可能存在的恶意的防备心理。

    这人一直在防备着,哪怕明面上也会和自己推心置腹,但吴克一直知道对方的警戒心。

    而这一点,从对方一直都没有让传教士细胞,进入自己的身体里,从而让他自己恢复一些年轻状态,就可以看出来。

    而葛先生也是如今这个世界上,极为少数的普通人,他根本就不打算觉醒超自然能力。

    用他的说法,唯有这样,方才能保持一颗算是理性的头脑,才能够以朋友的身份与他这个异神圣父平等交流。

    好吧,换一种低情商的说法,那就是他担心自个身体里的细胞,有可能会出现叛变他本人的情况,继而从微观层面影响到他的正常思维、影响到他的理性判断能力。

    然而,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葛先生就发现自己的担忧,其实是一种杞人忧天。

    当然,并不是他认知到天塌不下来的意思,而是天若真塌下来的话,如同普通人的他,却也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去反抗。

    所以,相比于听之任之,主动去配合sd的想法做事,却才能让自己这一方更有主动权一点,尽管那份主动权并不多。

    。

    。

    “信我主者虽不得永生,却可以在死后于吾之敬仰的圣父,真实而又虚妄的神国内长眠……”

    “死亡,是人类的终点,却不是生命的终点,我们的生命体现在精神意识与物质肉体的延续之上,唯有两者皆无,才是真正应该令人感到恐惧……”

    “在我主的圣塔内,我主庇护着圣教的信徒,尽管逝者的精神意识不再单独显现,但逝者的物质肉体会以另一种形态,继续存在于圣塔之内……”

    ……

    不知何时,这个世界宏观层面人类的丧葬业务,逐渐被一些在各地拔地而起的往生塔代替。

    说来也挺搞笑的,吴克自个的本体没有神国那种东西,但他在这个世界创造出来新身体,却在以传统的方式用纯粹的信仰之力,在这个世界的虚空宇宙中,逐渐建造起了一座可以暂时留存亡者魂灵的神国。

    而往生塔,就是一座具备链接真实现实世界与虚妄神国世界,能够充当桥梁作用的特殊建筑,却是吴克利用自己所掌握的神学知识,以这个世界庞大的信仰之力制造出来的神庙类奇观。

    该怎么说呢,他让这个原本除了大,就有点平平无奇的世界,出现了短暂性质的死后世界。

    以前烧纸,死去的人是听不见的,但现在烧纸,只要死者的魂灵意识,还没有在神国世界里消散,彻底成为新人体神国的一部分,那么通过往生塔,就能做到让活人与死人交流。

    这个世界,人们在从一开始知晓的震惊,到见惯不怪后,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超越生死、超越阴阳的便利之塔。

    死亡逐渐从【你死了,我好伤心啊】,变成了【你死了,哦,我会多去往生塔call电话给你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