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这个剑修有点稳 > 第三十七章 时不待人

第三十七章 时不待人

    因为受伤,本来觉得时间无比紧促,分秒必争的陆青山被迫空闲了下来。

    毕竟,以当下的情况,他就算再着急对于伤势复原也不会起丝毫作用。

    获得了长达四五年休息时间的陆青山,并没有再选择钻研剑典——事实上,在上一个十年,他已经将剑宗积累多年的剑典全部翻了个遍,并且在与罗骞驮持续二十天的转战中融会贯通,取其精华为自己的剑道奠定根基。

    他也没有再过多去操心魔族之事——操心了也没用,就他现在的状态,根本无法出剑。

    既然暂时无法出力,又何须多想,徒给自己增添烦忧呢?

    于是,陆青山选择了一些自己本该做,但一直没有去做的事情。

    比如,他将自己从焚月域救回来的两个小徒弟林初一与林十五召到了青山宫。

    两位女弟子当年不过是稚童,再转眼就已经亭亭玉立了,不得不让人感叹时间流逝之快。

    可实际上,这么多年下来,陆青山真正指点教导二人的次数屈指可数,可以说并不算一个称职的师傅。

    如今有了闲暇时间,陆青山就尽力想将之补上,好好履行了一个师傅应尽的职责。

    初一与十五两姐妹天生灵骨:天枝、地覆,是天生的修道种子。

    再加上虽然陆青山在此之前疏于教导,可剑宗的修行环境与资源摆在那里,所以至今年龄不过二十五六的两人,修为竟也都已经元婴圆满,随时可能突破炼虚,这让陆青山也为之欣喜。

    像莫炎这般传奇天赋+天命,夏道韫这种才情+双传奇天赋的另类终究是少数。

    二十五六的年纪能有元婴修为不论放在哪里都是值得称道的。

    这等修为,距离觉醒灵骨所蕴秘法也相差不远了。

    说实话,陆青山还是挺好奇两位弟子的灵骨究竟会觉醒怎样的无上秘法。

    .......

    偷得浮生半日闲。

    陆青山边享受着难得的悠闲日子,边在等待着自身伤势的好转。

    焚月域那边,则是如一汪春水般平静。

    平静得就好像夏道韫横闯焚月域、强夺战法碑之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但任谁都知道,平静下面藏着云谲波诡。

    在陆青山回到玉门关后的一年。

    焚月域。

    剑罗王城。

    赤尊、命尊以及战尊三人各自悬立,身前虚空中浮现出一张由魔气勾勒而出的舆图,魔气滚滚,详细描绘出此刻整个焚月域的动态。

    “全域所有王界,都已蓄势待发,千万大军随时待命。”头发散乱,身身形魁梧的战尊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十年的准备,十年的动员,才换来如今全域的战意盎然。

    “荒扩张的速度正在变快,按照这个趋势,再过三十年,剑罗王城就不攻自破,不复存在。”命尊同样沉重道。

    陆青山第一次来到剑罗王城的时候,荒就已经诞生,并且正在不断吞噬所有能量,并以此扩张荒域。

    如今过去了二三十年的时间,荒域的大小已经从当初仅仅占据剑罗王城一角膨胀到足足占据剑罗王城一成半的面积。

    要知道荒域的扩张速度并不是平缓稳定的,而是如雪崩之势一般,越滚越大,成指数爆炸增长。

    可以预料得到,再过三十年,荒域便会彻底覆盖剑罗王城。

    如果说之前与人族的战争是迫在眉睫,那如今已经属于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这一战,不能再拖了,就是何时发动,如何发动是个大问题。”战尊说道。

    命尊与战尊的顾忌如出一辙,“虽然黑甲域已经先行一步发动战争,但其它五域依然是隔岸观火,并无动手之意,我们这时动手,难免和黑甲域一般,落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中去。”

    然后,两人同时将目光看向赤尊,等待他发表意见。

    “你们说那陆青山究竟能不能成剑仙?”谁都没想到,赤尊第一时间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话锋一转,关注起了陆青山。

    “应该能吧。”战尊细细思索了一下,最终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桉。

    “若不是黑甲域那边都已经默认,我真是不敢相信.....他竟然能斩杀罗骞驮,”虽然是敌人,但此刻战尊并不掩藏自己言语中的惊讶与佩服之意,“想想就觉得震撼,真想亲眼目睹他是怎么做到的。”

    “这样的剑修若是成不了剑仙,还有谁能成剑仙?”命尊点头。

    “是啊,他迟早要成就剑仙的,”赤尊眼神飘忽,“渡劫境就能斩杀罗骞驮,先不论他用了什么手段,这样的修士,若是成就剑仙.....”

    他在说一种很可怕且概率极大的可能。

    战尊与命尊眼中都闪过精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赤尊还在继续,“青云剑仙陨落中灵,玉门关无剑仙,本是我们最好的动手时机。”

    “是啊,要不是因为当初冒进,着了人族的道,我们早就能动手了,结果拖到现在,硬生生拖到那夏道韫登临剑仙。”命尊有些感慨。

    玉门关最为空虚的时候,他们三人身上的伤势还未彻底痊愈,以及本着吸取心魔一族的教训,不想贸然出头,所以选择了继续等待适合的战机。

    结果这么一等,反而是等来了一个洛神剑仙。

    “所以,我们还要继续等待,等到玉门关那第二个剑仙出现吗?”赤尊眸光骤然锐利,声音变得冰冷。

    听到此言,命尊与战尊顿时骚动起来。

    “别提什么死的都是出头鸟,更不必提心魔族的前车之鉴,我只知道,玉门关当前只有一个剑仙,但是再过几年,可能就会有第二位剑仙。”赤尊还在继续,掷地有声。

    “黑甲域那边传来消息,陆青山在与罗骞驮交手之后,身受重伤,至今未复,也就是说,一旦战起,他短时内将没有出手的能力,”他的目光扫过命尊与战尊二人的面庞,“我当然知道,黑甲域不是好心传来消息,真实目的是为了驱虎吞狼,诱使我们出兵,好减轻他们的压力。”

    “但那又怎样呢?”

    “至少这个消息是真的。”

    “现在就是最佳的动手时机。”赤尊无比肯定。

    “另外,罗睺还额外附送了一个消息,”赤尊的话音陡然变冷,让人嵴背生寒,“我族消失已久的镇族神兵......出现在了陆青山的手上。”

    “什么?!”

    “怎么可能!”

    战尊、命尊同时发出一声惊呼。

    这个消息,大大出乎他们的意料。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魔剑又是如何落在一个人族修士手中?”赤尊继续道:“我想应该很难探究清楚了,但是......不用过多探究。”

    “我们要做的,就是将魔剑夺回来,连同那被夏道韫掠走的六块战法碑一同夺回来。”

    “这是我兵魔族之耻。”

    “雪耻,就在今日。”

    “我们圣魔族之间的龌蹉,先拿下人域后再担忧吧。”

    “是时候开战了,开始最后一场的战争。”

    战尊与命尊盯着赤尊,饶是他们,此刻都感到紧张与激动。

    “一个夏道韫,可拦不住我们!”命尊肯定道。

    “上一次人族有夏道祖,所以我们输了,可这一次,不会再有夏道祖了。”战尊声音也不自觉激昂起来。

    中灵域差点沦陷,中武域也在水深火热之中,夏道祖却始终未曾出现。

    毫无疑问,这个曾经凭一己之力让他们一界败退的修士.....已经不在了。

    赤尊眼眸中有着骇人的可怕光芒,意志无比强烈。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他目光眺望荒域所在。

    那里荒芜且虚无,冷寂且破灭。

    “攻破玉门关,我们就能获得新的疆土,新的未来。”

    “失败者,就只能在这片界域,一同沉沦。”

    “开战!”赤尊坚决道。

    “开战!”

    “开战!”

    战尊与命尊也坚定决心,眼中有着疯狂。

    都到这个时候了,除了开战,别无他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