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我在忍界掀起百鬼夜行 > 第五百四十七章 虫子与数量,于我无用。

第五百四十七章 虫子与数量,于我无用。

    ‘咚!!,

    伴随着一道沉闷的撞击音炸响,整个竞技场外圈的地表竟亦跟着掀起了一圈的震荡。

    期间所引起的石柱崩塌、碎石坠落,更是致使一名奔走其中的暗部忍者不得不止住了身形。

    因为若是有一瞬的冒进,他都必然将会被这些坠落的巨岩所埋葬。

    但此刻,

    比起那些因撞击而崩塌的高耸岩柱,其更加在意的却是视野中的具现之物:一座横列于之身前,宛若断裂山尖的巨大水晶!!

    就是这超脱普通人类认知的事物撞击在了抬升于这片土地的石柱,并就此造成了此刻恐怖情景。

    面具下的眼瞳迸发出冷冽的寒芒,

    这似曾相识的情境促使药师兜回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与之在同势力时期就相互不对付的女人。

    不过现在,

    他们之间仅有的那层同伴关系也应该破裂了全部,这次见面必然只是对立的敌人。

    「啊嘞,暗部的忠犬怎么会在这时候想着逃离战场?」

    「难道不用去拱卫、保护你的火影大人吗?」

    戏谑讽刺的声音适时响起,

    不过透过这层嘲弄的本质向下剖析,蕴藏其中的是难以掩盖的冷漠与敌意。

    「呵,」

    于一声嗤笑中,身着暗部装束的男子缓缓转身,抬起的手掌亦随之捏着白底面具的一角并就此掀开。

    浅薄的镜片折射着石林中难能可贵的天光,灰白色的短发在末端束成雀尾,暗部的制式忍装依旧穿着于身,但于之额间却系着刻画音符的护额。

    「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嘴巴还是一如既往的恶毒啊,红莲。」

    他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而后便对着那立于石峰之上的女子吐槽道。

    「哦?」

    「还真的是你啊,药师兜。」

    「我说怎么一到这里,就感觉浑身掀起厌恶之感。」

    闻言,红莲瞳眸微眯,脸上虽然没有浮现什么剧烈波澜,但是言辞却丝毫不弱地争锋相对着。

    不过,此刻的药师兜已经将注意力从对方的言语转移到了其所系在额间的【妖】字护额上。

    一时间,于之声音里的吐槽又立刻化作了丝毫不掩的刺骨讽刺:

    「昔日心心念念想要成为大蛇丸大人第一转生容器的你,竟然也会更改意志。」

    「亏我还以为你能够笃定本心,守着大蛇丸大人的地盘,宁死不屈呢。」

    「那家伙,究竟给了你许下了怎样的承诺。」

    只不过,在言至后段的时候,药师兜的声音猝然变得低沉且疑惑了起来。

    因为他是真的很想要知道,宇智波荒到底许诺给了红莲怎样样的一个承诺,才致使其更改了自身成为大蛇丸大人转生宿体的夙愿。

    毕竟,单纯地想要用武力、用死亡去征服这个麻烦的女人,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甚至毫不客气的说,….

    此前,这女人对于大蛇丸的忠诚就像是一头从小饲养到大的忠犬!

    至于想要知晓的缘由,

    是因为那一夜、那个人也曾在自己的耳畔,不,准确的说是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留下了难于轻易抹去的潜在憎恶与真切蛊惑。

    【哦,对了。】

    【我从油女龙马的记忆里还看见了你现在所追随、所效忠的这位。】

    【也就是说,】

    【当时,药师野乃宇奉命前往岩隐村抹消木叶间谍的任务,他也是知情的。】

    【不过,这家伙却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

    】

    事后,兜一直在思考。

    倘若大蛇丸能够在任务布置下的前一步告知药师野乃宇自己的真实身份,又或者是在他错手击伤那人的时候出面解释。

    那么,其必然不会停止对她的治愈,

    或许自己的人生,那些孤儿院同伴的人生,都会因此得到转折、得到改变。

    潜藏的憎恶:

    【导致这一切产生的原因之一,是由于大蛇丸大人的无动于衷!!】

    「那位只是解开了封禁于我记忆深处的记忆。」

    「让我清楚地看清了大蛇丸的本质。」

    被询问的红莲没有回避这个问题,亦没有对那个许诺完全回答。

    因为,她不会让想药师兜这样的危险人物抓住自己的软肋,进而转化成要挟自身的筹码。

    即便其是很想要借助这个大蛇丸的贴身助手,找到那位口中的幽鬼丸,完成自我的救赎。

    但那也是在将之擒拿下进行拷问的后话。

    「就这些?」

    对于女子做出的简单、制式回答,药师兜直接嗤之以鼻,那份浓浓不信任更是直接浮现在了他的脸上。

    毕竟像看穿了大蛇丸本质这样的解释,简直是太过于好笑。

    跟随前者的这些年,对方的所作所为早就已经被身为部下、身为刀子的他们所看穿、乃至熟悉了才对。

    即便如此,这女人不还是迫切想要成为大蛇丸大人的第一容器?

    【呐,如果有一天,你在大蛇丸的身边找不到继续存在的意义。】

    【那么,就来找我吧。】

    【届时,】

    【我将会赋予你新的存在意义。】

    突兀掀起于脑海中的回忆一时间再度拉扯起他的神经。

    对比起那人准确抓住自己内里渴求的愿望相比,以上就是一个拙劣的谎言。

    「看来,在你的心中还有着一些秘密不愿意和我分享呢。」

    「是因为被许诺之物还存在于大蛇丸大人手里的缘故,所以害怕被我给提前摧毁吗?」

    「呵呵,」

    「看来被大蛇丸大人放弃、发配到边缘监狱的这些日子里,你依旧还是没有什么长进呢,将所有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观测着女子脸上鲜明的变化,

    药师兜自信地提了提架在鼻梁上的眼镜,嘴角也溢出了一抹看穿一切的自信笑意。….

    「你,是选择束手就擒。」

    「还是被我封禁起来带回去。」

    听到如此回应的红莲瞬间恢复了此前的冷漠与敌意,于之身侧更是具现出了一片片逸散着浅薄微茫的冰晶手里剑。

    「抱歉,」

    「这两者,我都不愿意选。」

    看着女子逐渐气急败坏的模样,药师兜脸上的笑意愈发得鲜明。

    其知道自己猜对了。

    不过,那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东西呢?他可要在回去之后好好找一找。

    至于那位的邀请,药师兜并不准备现在就做出回应。

    因为哪怕于之心中存在着对大蛇丸的一些怨恨,可是从目前看来,对方都还仍旧是自己的梦想、是自己存在的意义!!

    那位大人对于生命的渴求与研究,最终会走到哪一步?

    他要亲眼见证。

    ‘咻咻咻!,

    盘旋于红莲身边的冰晶手里剑不讲任何道理的朝着药师兜飞袭而去。

    既然对方已经给出了回应,那么她也没有必要再继续沟通下去。

    擒拿,

    不,

    生死都无所谓了。

    不止是那位大人,包括那位大人部下中的血龙眼,都能够将眼前这人所有的记忆给撬出来!

    「既然都不愿意选择,」

    「那么,你就给我在永恒的冰晶中死去吧。」

    冰冷的声音零落而下,修长的十指也在此间贴合、缔结出术印。

    「晶遁·结晶五封牢。」

    只见药师兜所立足的幽暗石林底部,猝然迸发出了耀眼的冰晶光芒。

    一座晶莹剔透的冰晶牢笼豁然具现而出,并将之封禁在了其中。

    完成捕捉!

    后面只需要从其脑子里找出有关幽鬼丸的相关记忆即可。

    不过,

    就在红莲自以为达成了某个心事的时候,一种不妙的感觉猝然于之心底升起。

    而那种不妙感觉的源头,正是来源于自己的冰晶之内!!

    定睛凝视,却看见原本被封禁其中的猎物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竟然是一个属于暗部忍者的白底面具!

    根据绘于其上纹路分辨,那赫然就是此前药师兜所佩戴于脸上,并信手丢弃的那张面具!

    这是,

    【替身术!!】

    被戏耍的体感瞬间溢满了红莲的心脏,

    其视野也很快锁定了那已经置身于一座石柱上的猎物。

    【可恶!!】

    没有任何言语上的对碰,一道道晶莹剔透的冰晶凭空凝现,并朝着那个家伙进攻而去。

    可是这匆匆掀起的攻势,却在一对附着着翠绿色能量的手术刀中化作了星星点点的水晶碎片。

    毕竟,他能够被大蛇丸的理由,可不仅仅只是拥有一个聪明的头脑。

    还有着丝毫不弱的个体实力!

    这可是支撑其数十年来辗转各个忍村充当间谍的根本。

    「我现在可没有时间陪你继续玩闹下去。」

    「不过,我回去之后会好好挖掘一下,到底什么是你所珍视的东西。」….

    「下次见,」

    「哦,作为回礼,我也送你们一个礼物好了。」

    「汤之国的妖隐村!」

    语落间,药师兜贴合的手指也完成了既定的术印。

    不过,这道术印似乎并不是什么进攻性的忍术。

    而是,某个忍术的中止。

    「解。」

    「好好享受一下,混乱中的名誉上升吧!」

    注视着红莲那迫切想要将自己杀掉的狰狞表情,药师兜嘴角的笑容却是愈发鲜明。

    与此同时,能够穿破云层的刺耳尖叫声,骤然从身后竞技场的方位响起。

    是大型幻术·【涅盘精舍之术】被解开了。

    「那,再见。」

    又一次规避掉那从虚无中骤然凝结的冰晶后,他彻底不再纠缠,并借着这由不动缔造出的石林地势迅速逃窜。

    至于还在场域中的大蛇丸大人,

    如果其就此死在这里的话,那么也就证明对方不再适合成为自己所要跟随的人。

    「别想跑!」

    看着那对自己落下威胁并不战而逃的混蛋,红莲顿时就欲向对方逃离的方位追去。

    不过,就在这时,

    数道装束奇怪的人影如同鬼魅一般悄然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并整体呈现出一字排开的队形阻挡于之跟前。

    说这些人装束奇怪的最主要一个原因是,他们的身后都背着一个灰不溜秋的罐子。

    「父亲。」

    也就在将一瞬的僵持之际,一道年轻的

    身影从阴暗的角落处走了出来。

    与这突然出现的几名木叶忍者相比,他就显得正常了很多,但仅是从其脱口的称呼就能够直接分辨出他们是一脉相承。

    「她也是入侵村子的敌对忍者,使用的是特殊的水晶忍术。」

    「此前逃跑的那个暗部忍者也存在着猫腻,并不是我们木叶的人,我已经将雌虫放置在了那家伙的身上,跑不了的。」

    「而且,需要速战速决了,让普通人陷入沉睡的幻术,已经被解开了。」

    油女志乃快速地向自己的父亲与族内前辈们交代着已知的情报。

    早在其注意到砂隐村参赛选手对宇智波荒表现出怪异态度的时候,就已经通过虫子向自己家族传递了赛事可能会出现异变的消息。

    其一,是因为第二场试炼开始前发生的变故令之心有余悸,那种冥冥之中的直觉驱使着他去这么做。

    其二,则是因为相较于普通人喜欢凑热闹,他们一族则更喜欢安静。

    所以,没一人前来观看这场中忍选拔。

    包括他的父亲也不例外。

    「我知道了,你先退下,这里交给我们。」

    听取过讯息的油女志微出声道。

    其也清楚的知晓此刻并不是纠缠的时候,所以在出声的之际那密密麻麻如同乌云一般的寄坏虫就于之背后的虫罐中蜂拥而出。

    「呵,原来你们就是油女一族。」

    看着将之阻挡下来的一群人,以及那铺满其视野的微小虫子,红莲脸上那恼怒的神态猝然变得怪异且讽刺了起来。

    因为,那位大人所给予她的任务,就是在此次战役中应对擅于控虫的油女一族。

    至于已经逃跑的药师兜,

    旁边小鬼不是已经说了,在那个家伙的身上留下了可追寻的印记!

    现在,只要将这个既定的任务完成的话,就意味着她可以自由行动了吧!

    「那么,碍事的家伙,全部都给我死吧!!」

    注视着那袭击而来的虫群,红莲迅速结印。

    「晶遁·水晶壁八之阵!」

    低吼间,一座将数个虫群以及小半个场域都封禁在内的实质冰晶骤然具现,并在将这些生灵禁锢的下一秒又猝然崩碎。

    且是那种化作齑粉的完全粉碎!!

    而在那夹杂着细小黑点的璀璨晶末光影中,一道冰冷的低吼就此响起:

    「虫子与数量,于我无用。」

    暝天想睡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