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神诡大明 > 第四百七十九章 元始法王

第四百七十九章 元始法王

    “过去的人修炼天意,只能停留在表面,古巫祈攘,行为玄奥莫测,令世人不能明白其中的真正道理,甚至他们自己也是一样,一知半解。后来发展到道教时期,有人突然悟道,以身合天意,则化为天心境,他们将这个层次称呼为太上在天。”

    “即人世的‘大王’化为天上的‘太上’。”

    “过去的修行法,是引导天意顺从自己的意志,如今的修行法,是将自己的意志来代替天意。道教修行的时候,常常把那些修为极高的仙神,在名讳之前冠以太上二字,代表对方是至高无上的。”

    天意神通,是大罗太乙参悟天意之后,抵达天心境才能施展的无上法,并且是古时候,巫术向着道术转变时,有人将自身感悟记录为经卷,流传后世。

    如果没有特殊手段,是根本没有办法解读这份经卷的,姬象想到,空白神牌之前没有半点映照,是因为天意这种东西,需要自己感悟到,才能被观察到。

    现在姬象已经能够理解这份道巫神书中八个字的含义,也就是如何化身天心的捷径,是最早时期道教用来证道天心的路数。首先以巫法引导天意下降,在某个特定的情况之中,近距离的感悟它。

    后来的道教摒弃巫术,走上参悟天机的太乙和颠倒因果的大罗,借助这两条道路来进入天心境界。

    从层次上来说,如今的“太上在天”,确实是比起过去的“大王在玄”要高的多了,毕竟随着岁月变迁,法术也会越来越强,修行的体系也会越来越完善。

    “这是宝贵的东西。”

    虽然巫法在如今的时代基本已经被淘汰,但是依旧有可用之处。如自己这种未达到天心境,停留在仙人层次的存在,则可借助古代巫术引导天意下降,以此来对抗真正的“天心境”!

    这是对抗天心境的有力手段!

    巫法断绝,其中有许多巫术比起如今的道术也不遑多让,但是传承困难加上要求特定的天资,如这份天意神通就需要阴阳同体,世间哪里来的那么多阴阳同修的强者,而道法就没有这个限制,如太乙大罗,只要修到飞仙,人人皆可参悟。

    姬象看向其他的修饰,闾山派的修士们没有说话,因为刚刚古书所引发的那种情况,让他们明白,过去他们一直没有办法修炼的这份古书,现在已经被人修得了。

    “如之前所言,这份古书,已是阁下的了。”

    闾山派当然不会反悔,姬象又向他们请教一些火器的符箓,不过被闾山派的修士们告知,以符箓强化火器,亦或是施展独门的火器之法,不论是哪个教派,都是向天罡大圣借力,而天罡大圣不过是天蓬元帅手下的几位出名大将罢了。

    “火器之术的精髓,在于雷法。”

    闾山派的一位老修士开口:“龙虎山的五雷符可以让火器发震雷闪电之力,梅山教的轰火法可以让火器的威力倍增,所谓提铳就有雷神助,五雷法火扫邪精。”

    “梅山教祖师陈公赞,传说曾以火器灭杀一只千年大妖,那是一只蜈蚣精,他提火铳打时,先出十方焰火,同时天上五雷齐动,霹雳惊天,雷火奔腾,火光万丈,只消片刻便将千年蜈蚣化为灰尘。”

    “火器乃至刚至阳之器,而雷法正是助其威能的最好‘薪柴’。而其追根朔源,是来自于宋朝的神宵派。”

    “传说,神宵派林灵素曾得汉仙人赵升天书三册,为《九霄五雷玉书》九卷之三的残卷,据说来源于天人‘元始法王’,全称‘玉清圣境先造无上元始法王’。林灵素将其整编之后化用为《神宵天坛玉书》。”

    元始法王?

    没有听过的名讳,但是却有元始之名,与元始天王只有一字之差。

    莫非雷法之祖上朔到过去,也有一位玉清修士?

    但这位恐怕是已经死了,如今玉清修士只剩下未知的第一人、疑似第二人的基督、古先生、元皇、青罗、失踪的第十二人,以及自己。

    九霄五雷玉书。

    九天玉枢宝经?

    姬象想到了从雷祖手中夺来的半部天书,由于是后半部分以至于自己没有办法修行,这三等仙经只能在自己的收藏之中吃灰,但此时听到此类秘辛,发现这两部天书同运雷法,甚至连名讳都如此相似。

    玉书,玉枢?

    姬象心中思索,也听着老修士继续解释。

    “后来,萨天师所着《雷说》之内,也有一道妙诀,意在我身即诸天雷神身,雷神乃在我之神,以气合气,以神合神,称为内天罡术。”

    “元朝时,神宵派传人莫起炎得到斩勘雷书,能‘动与天合’,为他不传之秘,有人认为他得到了天坛玉书的其他部分。”

    这位老修士年龄极大,竟然是元朝末期活下来的人,说出一些过去他所知晓的秘密,不过法教修士的寿命和正教修士不能相比,所以他坦言自己最多还有十年就会死去。

    “生老病死是难逃的苦难,成就地仙也终究只是天地之半,神仙之才,金丹固成,也不能久视,不为天仙终为尘土。”

    老修士看着姬象,眼中满是敬畏与艳羡。

    “那你可知天坛玉书可能留存之所在?”

    元朝的时候,这片大地被破坏严重,许多修行历史几乎断代,没有传承下来。

    老修士指点:“据说萨天师曾游于蜀中青城山,得到神秘之法,或许可在那边找到玉书痕迹。”

    姬象没有说话,只是自袖中送出几个小瓶,几位闾山派修士不明所以,姬象解释:“多谢各位为我解惑,此乃日华,可助各位洗练根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姬象道谢之后,驾起仙光离去,自这片地界中的大江重返真实人间,而闾山派修士们看着那些日华,激动不已。月华已经是人间至宝,但堂堂法教之中的大教,只要想要还是可以得到的,可惜月华对人根骨的洗练有限,而日华是真正可以通向仙人之路的无上之宝!

    虽然服用日华风险极大,但死到临头,谁不想搏上一搏!

    老修士激动的老泪纵横,高呼仙缘。古书不能帮助他们修行,换来的日华却可以壮大门派,他们恭敬对着姬象消失的方向行大礼,久久未曾起身。

    .......

    姬象回返人间,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姬象环顾四周,为了不引起动静,向着东海而去,路上刻意找了几个白莲教据点,顺手打了一波秋风,不管那些白莲教众哭天喊地的骂娘,拿了他们的经书就走。

    当然姬象也会有些感慨,自从潞王死了之后,白莲教各自分散,组成不同的区域教派,彼此的理念相互冲突没有统一,这就导致他们新写的那些经文在立意以及层次上都大打折扣,收集到的香火愿念也远不如过去。

    这质量不高,自己还怎么收集白莲教的经文去献祭啊,用那些正教的经书自己可舍不得,所以抢了白莲教的经书之后,自己还鼓励他们继续加大生产力度,不要停下书写经文这份行业,实在不行可以给人抄书赚钱来扩大产业,等产业扩大了自己再来找他们。

    当时白莲教众人都感动的哭了,纷纷以头抢地。

    大海边缘波涛如山,姬象高坐云端,取出半部玉枢宝经。

    就在方才,姬象想到了一个特别的主意。

    “仙经文字不可修,但可拓,只需稍加变动...”

    这一日,东海之上有天气震动,电闪雷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