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抗战之关山重重 > 第1072章 断桥

第1072章 断桥

    天亮了,空气中已经没有了硝烟的味道,有五个拿枪的人趴在了山坡上的树林里。

    这五个人是,卢一飞、马二炮、王小胆、李清风,至于第五人却是昨天把他们从村子里撵出来的大壮。

    在他们的前面是一条不宽不窄的河。

    说不宽,那条河的河面也只有几米宽了。

    说不窄,河面倒是不宽,可是河面两边的河床上却有淤泥。

    此时也只是初春,要想过河自然不会趟水过来,便也只能走河面上的那座木板桥。

    那桥构造很简单,就是在河中央有两个立柱,两侧】又有横柱为梁用榫卯卡在了立柱上,而那两根横柱上所搭的就是木板也就是桥面了。

    “大壮,你觉得二鬼子来了肯定会走这座桥的吗?”有一个拿枪的人问道,那是马二炮。

    “信不着俺,你们就别找俺当向导!”大壮气哼哼的道。

    “哎呀,我说你小子,我们可是救了你未来的媳妇!”马二炮不满的说道。

    “那你们咋不把俺媳妇他爹也救下来呢?”大壮不满的说道。

    “艹!别他娘的不知好歹,救你老丈人一家,我们救是人情,不救是本份,老子可不该你们啥!”马二炮不乐意了。

    “该”啥就是欠啥的意思,东北话里是这么讲的,马二炮却是跟商震学会了这个用法。

    马二炮这么一说,大壮不吭声了。

    大壮觉得马二炮这话说的不对,可是偏偏他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来,便也只能闭嘴了。

    昨天夜里有一大约一个排的伪军偷偷摸进了村子,而他们的目标却正是那个有着所谓“七仙女”的一家。

    都说华夏五千年,华夏五千年那是中国的历史。

    而在这五千年里,中国倒是得有四千九百年是处于农耕社会的。

    农耕社会啥最重要?当然是粮食,可是要弄到粮食啥最重要?当然是人丁。

    人丁是什么?人丁当然是指有劳动力的男人,所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中国重男轻女思想就是这样来的。

    由此可见那户人家却是连生了七个女儿,这得让那家的老头多么的抓狂。

    可那又能如何,虽然说这个年代命贱如草,可是既然把这些丫头片子先后生下来了,若是送人那是可以的,可若是直接掐死无论如何也是舍不得的。

    而大壮那订了亲还未成亲的媳妇就是这七仙女中的老五。

    正如商震所猜测的那样,昨夜那些伪军之所以偷偷摸摸的进了村子那就是奔着抢那家的五姑娘来的,原因当然是五姑娘长的漂亮。

    只是,那些伪军做恶却是终究到了尽头,恰好就被商震他们给撞上了,结果就被商震一顿快枪给放倒了一大半,剩下的的有跑了的也有当了俘虏的。

    于商震他们来讲,这固然又是一场不大不小的胜仗,可是商震他们出手终究还是晚了,那家的老头,也就是那“七仙女”的亲爹却是被伪军一枪托给砸死了。

    那家“七仙女”不管是嫁人的还是没嫁人的,固然是哭了个花容惨淡,可麻烦事却是在后面。

    毕竟他们家只死了一个,可伪军却是死了二十多个。

    老百姓人家死了人只能认倒霉,可是伪军死了二十多个,人家怎么可能善罢干休?

    所以人家过来复仇,甚至把村子给屠了这都是正常的,若是伪军吃了哑巴亏不过来复仇那才叫不正常呢!

    所以,村子里那些老人一商量,唯一的办法也只能是投亲靠友都从家里出去避一避了。

    而商震他们就六个人自然也无法把好事做到底,接下来他所能做的也只是替村子再挡一下了。

    不过,就挡一下,也就是在这条进村子的所必经的小河这里设个埋伏,且不说能再打死多少个伪军,那也就替村子里人争取点转移的时间罢了。

    对此,商震也是无奈,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想起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的冷小稚,他想,也只有冷小稚那一类的人才能真正保护百姓的平安吧!

    “行了,人家老丈人都死了,二炮你就少说两句吧。”这时卢一飞眼见大壮被马二炮给怼没词了便劝解道。

    “哼。”本已闭嘴的大壮不满的看了一眼马二炮,不过看向卢一飞时脸色倒是缓和了下来,“放心吧,我会给你们带路的,俺说话算话!”

    不管怎么说,商震他们终究是救了他那未来的媳妇,作为报答大壮却是答应商震给他们这六个人带路了的。

    至于商震他们要去哪里,商震没说,大壮也没问。

    只是此时的大壮若是知道看起来对他还算友善的卢一飞在想什么,那肯定会跳起来跟商震他们这帮子人翻脸的。

    只因为卢一飞有一句格外阴损的话却压根就没说出来,也不可能说出来。

    被卢一飞埋在肚子里的话是“我说大壮啊,我们可是不光救了你媳妇,那你老丈人还死了,你那不是把彩礼都省了吗?”

    在这之后,几个人都不再说话,便都看着对面。

    而又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随着李清风的一句“来了”,他们这五个人浑身就都是一颤。

    可不是来了吗?谁来了?伪军来了!

    “这应当是剩下的那两个排。”卢一飞叨咕道。

    昨天他们五个人,当然主要是商震和盒子炮打残了伪军的一个排,甚至连人家连长都给打死了,那人家可不正好剩两个排吗?

    “快叫长官他们两个。”马二炮这时便说道。

    说完了,他们几个人同时就摸起身前摆好的土块,然后便奋力的向前面甩了出去。

    现在他们距离那条小河有不到百米的距离,而就在他们四五十米的地地方,有两个人正在几丛茂密的河柳后睡觉呢,那是商震和大老笨。

    由于担心昨天夜里就有伪军过来报复,商震和大老笨便值了一夜的哨。

    也不知道是谁扔的小土块打到了商震和大老笨的身上,两个人几乎同时一骨碌就爬了起来。

    当商震和大老笨看向他们这里时,卢一飞便伸手往河对岸一指。

    就他们这几个人在这里等什么?伪军过来报复那本就是板上钉钉的事,商震和大老笨转过身便往河边爬去。

    十多分钟后,持枪荷弹的伪军们便到了河边,他们也只是打量了一下河对岸自然也看不出什么,然后走在前面的就上了桥。

    有点生活常识的人都知道,河面不宽可不代表桥的跨度就不大,毕竟那河都是有枯水期与涨水期的。

    走上桥的伪军,多了没有,一直走上了二十多个,却也是快把那桥走满了。

    可是也就在这个时候,从河这岸的柳丛中忽然就弹出了两条绳子出来,而每条绳子的一端却是正系在那桥中间的两根立柱上。

    要说那立柱怎么也得二大碗粗,为了防止那木头烂掉,造桥的时候那立柱的下半部都是被火烤过又涂了沥青的。

    虽然说这样的木头肯定没有混凝土来得结实,可是却也不会轻易腐烂的。

    可是谁曾想,就在那两根绳子一拉之下,那桥的两根立柱就从中间断了!

    然后再看桥上的那些伪军就象下饺子似的劈了啪啦的就掉了下来!

    而与此同时从那柳丛后面就站起两个人来,那是商震和大老笨!

    他们两个却是奋力的各自将自己手中托着的集束手榴弹向前面甩了出去。

    说是集束捆的倒也不多,一束也只有三颗手榴弹罢了,可是当那集束手榴弹在河床上炸响之后,从桥上掉下来的二十多名伪军也能动的就已经不多了。

    而在这之后,便是“啪啪啪”“啪啪啪”盒子炮的,“啪”“啪”的步枪的射击声响起!

    (本章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