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影视诸天之旅 > 第七十一章 心机之蛙一直摸你肚子!(扶眼镜

第七十一章 心机之蛙一直摸你肚子!(扶眼镜

    毫无疑问,寸心是喜欢杨戬的,是那种可以倾尽所有,为爱疯魔的喜欢....

    而杨戬的心里,爱情并不是全部,除了兄弟、朋友、亲人,还有六百年来一直不敢去想,不愿触碰的远大抱负。

    周寂闭关五百多年前,杨婵在华山守了五百多年,这些心事他自以为可以瞒过和他饮酒玩乐的梅山兄弟,却瞒不过每天睡在枕边,为他轻轻抚平眉间郁结的结发妻子。

    随着夕阳最后的一抹余晖被夜幕吞没,杨戬和寸心朝周寂这边的礁石走来。

    乍一看,像是合好,可寸心不再像是当初那般硬挽着杨戬的胳膊也要和他走在一起,而是安安静静的跟在杨戬身后,两人相错三步,在逐渐昏暗的夜幕里,又好似遥不可及。

    看到两人走来,敖听心眼里的担忧之色稍稍缓和,周寂突然想起一事,随口问道:「对了,四公主...我有一个问题,不知能不能问?」

    敖听心还在为寸心与杨戬合好而感到欣慰,望向杨戬和寸心的身影,随口说道:「什么问题?」

    周寂同样在观察两人,随口问道:「你们龙族怀孕要怀多久?会有人族一样的妊娠反应吗?」

    「.....」

    贸然问一个未婚女子这个问题...况且我们也不是很熟。

    敖听心缓缓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眼周寂,然后转回视线,望回寸心的方向,「周真人,请自重!」

    「.....」周寂错愕的张了张嘴,哭笑不得道:「四公主,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寸心这段时间性情大变,是不是有喜了。」

    敖听心白了周寂一眼,无语道:「绝无这种可能。」

    「唔...也是,怀孕一年肚子都没什么反应,她又不是怀了哪吒。」周寂笑着吐槽了一句,目光落在寸心身上,隐隐发现寸心的情绪依旧有些不对劲。

    周寂眉头微皱随后舒展,彷若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神色如常的和寸心打了个招呼。

    「周大哥...三妹怎么样了?已经平安回到华山了吗?」

    寸心脸上终于挤出一丝微笑,打过招呼之后,第一句就问起杨婵。

    周寂满脸欣慰的点了点头,浮夸的拍着手背朝杨戬示意道,「你看人家多懂事,一见面知道关心你妹妹的情况,你再看看你~」

    看得出,寸心在努力装作以前的样子,维护道:「别这么说二爷了,他也是知道三妹有周大哥同行,所以才发现的呀~」

    「你看人家多懂事。」周寂拍着手背朝杨戬示意道。

    杨戬无奈扶额,摇头苦笑:「好了,既然找到寸心,我们就回去吧,梅山兄弟和孝天犬还在等我们呢~」

    寸心上前两步,拉住堂姐敖听心的手道,「抱歉啊,堂姐,让你担心了...」

    「四公主,劳烦你这段时间照顾寸心了,杨戬感激不尽。」杨戬抱拳行礼,向听心道谢。

    敖听心反握住堂妹的柔夷,把她递到杨戬手上,「我这傻妹妹从小娇生惯养、敏感脆弱、大小姐脾气,一点小事就容易钻牛角尖,希望你平时多多体谅,待她的时候多多用心,千万别让她这么伤心难过了。」

    「杨戬牢记。」杨戬接过寸心的柔夷,认真的点了点头。

    「对不起,堂姐,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

    寸心转眸望向堂姐,眼底闪过一丝感动,以及无法抹去的愧疚和苦涩。

    周寂从刚才就开始不动声色地放出神识,试图调查面前这个「寸心」有没有被人掉包,亦或是中了什么惑心的神通法术,捕捉到注意到她眼中闪过的苦涩,周寂越发不解,当着大家的面不好明言,只能先把疑惑压下。

    ..

    ...................................................

    灌江口,杨府。

    转眼天都黑了,也不见二爷夫妇和周大哥归来。

    梅山兄弟和孝天犬在庭院焦急等待,梅山老六拽住孝天犬的胳膊道,「孝天犬,快用神通找找看啊,看能不能闻到嫂子的行踪。」

    孝天犬抱住旁边的柱子,不以为意道:「走的时候主人就叫我闻过了,找不到她的行踪,肯定是故意躲水里了。」

    梅山老六催促道:「那你再闻闻啊,万一她从水里出来了呢?」

    「她是龙族,躲水底下跟回家一样,为什么要出来了啊?」孝天犬白了梅山老六一眼道。

    梅山老六皱眉道:「龙族又怎么了?龙族就不出水了吗?」

    「好了,别争了,周大哥既然让我们在府上等消息,肯定是猜到弟妹去了东海四公主那里,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梅山老大话音刚落,孝天犬就松手从柱子上跳了下来,跑到庭院正中的平地上,抬头看向天空道,「主人回来了!」

    嗖嗖嗖~

    三道流光落下,显露出周寂和杨戬夫妇的身影。

    瞧见杨戬把寸心带了回来,孝天犬撇了撇嘴,梅山兄弟长舒口气。

    相互打过招呼,梅山老六一笑起来再次得意忘形,挥手朝大厅示意道:「二爷,你们可算回来了,上次没能喝个痛快,我这就把前几日猎来的妖兽料理了烤肉,大家今晚不醉不归~!」

    「二爷,你陪他们喝吧,我身体有些不舒服,就不奉陪了。」寸心看都没看梅山兄弟一眼,转身过身,尽可能的将神色紧绷,叠放在身前的双手已经快要把手指攥得发白,面无表情的朝后院走去。

    「.....」

    庭院顿时安静下来,就连空气都凝重了许多。

    梅山老六突然感到心头一凛,环顾四周,悻悻的缩了缩脖子,委屈道:「你们都瞪着***嘛啊?」

    康老大狠狠的瞪了梅山老六一眼,笑着圆场道,「既然弟妹身体不适,二爷就多陪陪她吧,这酒改天再喝也不迟。」

    梅山老六收到其他几个兄弟的挤眉弄眼,这才反应过来,连连点头道:「对对对,老大说的对,二爷你多陪陪嫂子,喝酒我们把周大哥拉过来也是一样的。」

    呃...还喝?

    周寂不禁扶额。

    杨戬朝周寂递去一个恳求的目光,环顾众人道,「这次让各位兄弟扫兴了,烦请周大哥代我自罚三杯,欠的酒,杨戬回头一并补上。」

    对于一定修为的人来说,凡间的酒和水其实并无不同,只要愿意,就能像段誉和乔峰拼酒那般做到真正的美酒穿肠过,千万杯不醉。

    梅山兄弟的这些果儿酿却是他们这些年和杨戬围剿各地妖魔时囤积的灵酒,蕴含的灵力可以炼化真气,周寂虽然不怎么喜欢喝酒,但其中灵气聊胜于无。

    再加上寒风萧瑟,夜色深沉。

    杨戬寸心久别重逢,自己留在杨府未免打扰他们小夫妻温存,于是周寂便拎着孝天犬的后领子,同梅山兄弟一起回到城外的庄园别院,决定小住几天。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寸心和杨戬之间没有再像往常那般整日吵架,但两人之间的话却变得越来越少。

    杨戬发现寸心似乎刻意躲着自己,隐隐有些不耐烦的他想要发作换来的却是寸心更加冷漠的态度。

    周寂这趟回灌江口就是打算和杨戬报个平安,让他知道杨婵顺利抵达华山。

    就在周寂以为杨戬夫妇合好,打算告辞离开的时候,杨戬和寸心再次吵起架来

    。

    这一次吵架的起因是孝天犬擅自闯入他们房间,在杨戬看来,孝天犬只是吞下龙珠化成的人形,和那些寻常的妖怪不同,仍保留着狗的习性,黏着主人也是正常。

    寸心却表示她难以接受一个能说人话,看起来和「人」没什么区别的人形妖怪,随随便便出入她的房间。

    「唔...总之,现在每一次待在家里,都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总担心哪里又会惹得寸心生气。」

    城外的庄园别院。

    杨戬看着面前空空荡荡的棋盘,指尖拈起一枚棋子,松开任其落回棋盒。

    「所以你就来这里躲清静了?」周寂看向杨戬微微皱起的眉头,调侃道:「你这是被pu了啊?」

    「什pu?」杨戬面露诧异,疑惑道。

    「没什么,就是pua被人乱用多了,将错就错玩成了梗。」周寂摆了摆手,随口解释道。

    杨戬眉头皱的更紧了,语气低落道:「她以前虽然不喜欢孝天犬,但自从成亲那天,三妹和她说了些什么,她就再也没有介意过孝天犬对我的亲近....」

    「失去双方维护的感情,无法抵过时间的消磨。」周寂轻叹一声,感慨道,「也许,你们之间要有一个孩子的话,应该会变得不太一样。」

    「孩子...」杨戬苦笑道,「母亲在世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努力了,也许是命里无缘,这么多年,寸心的肚子始终没什么动静。」

    周寂沉吟片刻,思索道:「如果是过继一个呢?」

    .........................................

    「行...但你得让孝天犬离开。」

    寸心看着满脸期待的杨戬,面无表情地往他头上浇了一盆冷水。

    杨戬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又有几分失望的看向寸心道:「你不让他进我们房间,他也已经记住了,你就那么容不下他吗?」

    寸心转过身子,语气听不出什么波动道,「我都容了他五百年了。」

    杨戬叹息道:「是啊,五百年了...你应该知道我和他是生死之交,这些年大家相处的不是很好吗?为什么就不能把他当我的兄弟看待?」

    寸心背朝杨戬,冷声道,「你去打听打听,有谁能让兄弟跟自己的哥哥嫂子住一辈子的。再说,亲兄弟也得分家呀,三妹都已经去了华山,凭什么他就能留下?」

    「住口!」

    杨戬这下真生气了,望着寸心纤弱消瘦的背影,愤怒与失望在他心中交织,眼前的这个人仿佛变得格外陌生。

    「三公主...你太让我失望了!」

    砰~!

    杨戬摔门而去,震落的帷幕遮掩住寸心轻轻颤动的肩头。

    ...........................................

    「不是吧?又吵架了?」

    周寂这边都已经收拾好行礼,准备和梅山兄弟告辞了,却见杨戬阴沉着脸从大门走来。

    「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去接她回来!」杨戬沉着脸,说起话来还有几分赌气的成分。

    当初杨戬寸心成亲的时候,周寂拜托杨婵私下开解寸心,按理说,寸心和杨戬相处这么多年,应该很清楚孝天犬在杨戬心里的地位,更应该清楚杨婵是杨戬心底的逆鳞。

    但她还是说出那种话.....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故意激怒杨戬一般?

    只是...单单激怒杨戬,又有什么用呢?

    一瞬间,周寂隐隐好像抓到了什么,微闭双目,缓缓睁开,眼眸深处精光闪过,神

    色复杂的看向杨戬,想要说出猜测,却又停了下来。

    周寂沉默片刻道,「让我和弟妹聊聊吧。」

    此时的杨戬还在气头上,没有注意到周寂的神色变化,颓然道,「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已经不是当初的她了....」

    周寂欲言又止,轻轻摇头。

    .........................................

    次日一早。

    再一次回到杨府,空旷的庭院带着莫名的凄冷,周寂坐在正对大门的前庭看向朝他走来的寸心,注意到她用妆容遮掩哭肿眼袋,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弟妹...寸心姑娘,你这又是何苦呢?」

    「周大哥,你是来帮二爷当说客的吗?」寸心板着脸,面无表情道,「若是如此,那就请回吧。」

    周寂摇了摇头,叹息道:「你不断激怒二郎,拿杨姑娘刺激他,是想要引起他的厌恶,让他可以放下你,前往天庭做司法天神吧?」

    寸心童孔一缩,再也无法绷住原本澹然冷漠,双袖轻轻摆动重新交叠身前,勉强维持镇定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不明白也没关系,我这就告诉杨戬,说不定他会明白。」

    「别去...别告诉他...」

    周寂停下脚步,转身看向一脸哀求、凄楚可怜的寸心,突然有种化身反派的错觉,就差露出阴险狞笑,威胁道「太太,你也不想你老公知道这件事吧?」

    周寂摇头甩掉乱七八糟的杂念,神色复杂的看向寸心,感慨道:「你这么做,值得吗?」

    寸心强忍着眼里的泪水,抿紧嘴唇,交叠在身前的双手自然垂落,长长指甲深深陷入肉里,仿佛需要这些疼痛来缓解内心的痛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