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神医王妃的专情王爷 > 第四章:他的名字叫尔雅

第四章:他的名字叫尔雅

    等陈煊走出去很远以后,那些宫女还一个个的跪在地上不敢起身,随陈煊一同来的执事太监看到陈煊离开了正殿,赶紧示意她们都起来,宫女们这才一个个提起裙摆站起身,端正的站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

    陈煊来到寝宫,寝宫门口的秀秀正站在一旁候着,一身青色罗裙的秀秀像一片出水的荷叶,清新纯朴,秀秀只有十六岁,这个小姑娘看上去活泼可爱,又非常懂事,所以程君怡把她留在身边当贴身婢女。

    秀秀看到远处那一抹明黄色的身影由远及近,赶忙向前行了几步,提起衣裙跪下行礼:“奴婢参见陛下。”寝宫里只有秀秀一个人,而且又是跪在陈煊面前,陈煊才算是注意到了她。

    “不必多礼,起来吧。”陈煊依旧心不在焉的摆摆手,“谢陛下。”秀秀站起来为陈煊引路,进了寝宫,陈煊的脚步声立刻惊醒了粉红床幔中睡着的佳人。

    “秀秀,是谁来了?”程君怡刚刚睡醒,她说话的语气恍惚中不失温柔贤淑,如一片羽毛落在湖面上,留下一圈淡淡的涟漪,不带任何痕迹,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觉得说话的人一定是一个有涵养又文静的女子。

    “回娘娘,是陛下。”秀秀赶忙低下头,对着程君怡的床榻恭敬的说道。床幔后的人一听到陛下二字,似乎略显慌乱,她刚刚醒来,没有做好准备迎接这位即是她心爱的人又是身为九五之尊的人,所以此刻略显仓促。只听得床幔里的人在整理着什么,可就在这时,陈煊已经走过来,命令秀秀退下,自己则径直撩开了粉红色的纱织床幔。

    “陛下……臣妾参见陛下。”一道亮光射了进来,程君怡看到陈煊已拉开了她的床幔,赶忙低下头行礼,不敢直视陈煊的眼睛。她的手里握着一根玉簪,簪子上有一颗鲜红色的玛瑙珠子,那棵珠子像一颗挂在树上的樱桃一般,在程君怡的手上不安的摇动着。

    程君怡想用手里的那根玉簪把头发绾起来,可是陈煊已经看到了她长发及腰,青丝披散在背后的样子了,她觉得自己这样太失礼了,程君怡欲要起身,却被陈煊扶着倚靠在床榻上。

    “君怡,你现在身体虚弱,礼节什么的就免了吧,好好躺着,不必起来。”陈煊此刻心里虽然烦躁不堪,但是对面前的女子并未动怒,还是像以往一样,用疼爱一个妹妹的眼神来看程君怡,宽容她仓促见他的行为。

    见程君怡低着头不敢看他,也不敢同他说话,陈煊轻轻叹了口气,伸手抚上她白皙如鸡蛋清的脸庞慢慢托起来,程君怡这才随着陈煊的动作抬起头,用一双含情脉脉,好像三月桃花水的眼眸看着他。“你还是像小时候一样文静娴雅,朕并不怪你,你在这之前已经忍受了世间最大的痛苦了,朕又怎会忍心责怪你?”

    听了陈煊的话,程君怡那一颗柔软的心顷刻间都快要化成一泓山泉了,就算眼前的男人不喜欢她,就算眼前的男人心里装着别的后妃,就算眼前的男人只把她当妹妹看待,但有这一句话便足矣,她心里已经很满足了。

    “谢陛下……”还没等程君怡说完,陈煊的视线便落在了她身旁的襁褓上,“把孩子给朕看看。”听到陈煊说要看看他们的孩子,程君怡忙回转身轻轻抱起床榻上的小皇子,递给了陈煊。

    陈煊接过小皇子,看着他熟睡的样子,一直以来执政的疲倦和宫里的勾心斗角在看到怀里的小皇子的那一刻消散瓦解,都说婴孩是世界上最纯真圣洁之物,如今陈煊明白了,他可以让一切污秽望而却步,他的纯洁就像世间最清澈的溪流。当年杨琼妃生下陈浩麟的时候,陈煊刚过弱冠,正是男儿血气方刚的年龄,只知道打打杀杀,保家卫国,还不懂婴儿身上的那种纯真之气,如今,他终于领悟,这才是最圣洁神圣的存在。

    “陛下,何时给他取一个名字呢?”程君怡依偎在陈煊身边,他们真的就好像一对恩爱夫妻一样。她见陈煊看着小皇子发呆,娇羞一笑,问起了名字的事。

    程君怡的话把陈煊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他把小皇子轻轻放下,沉吟片刻说:“朕待会就宣国师来为他占卜,占卜完毕自会赐名。”在文苍国,每个皇子公主出生后,国君都会为他们占卜,占卜之后才会赐名。当然,如果是一些不受宠的宫妃生下的孩子,一般只赐予名字,而不会为他做占卜。

    国师被召来在殿外等候,陈煊让秀秀把小皇子抱给国师看。国师一身玄色长袍,背后绣有八卦图案,手里拿着一个罗盘,另一只手握着拂尘,白色的胡须过了胸脯,双鬓斑白的头发用一根深蓝色发带束起,整齐的一丝不苟。

    国师见到陈煊慢慢悠悠从程君怡的寝宫走出,后面跟着抱着孩子的秀秀,忙向前几步,跪下来行礼。礼毕,陈煊命秀秀把孩子抱给国师看,国师端详了片刻,又闭上眼睛装模作样的掐指算了算,再看看手上的罗盘,老鼠一样精明的眼中迸射出一缕喜悦的光彩。

    “如何?朕的儿子今后是什么命?”陈煊看到国师的表情,忙迫不及待的问。此刻他也顾不上这是谁的孩子了,也顾不上他的杨琼妃以后能不能坐上这皇后之位。

    “恭喜陛下,恭喜陛下呀!”国师笑嘻嘻的凑上前来,拂尘一挥,还颇有些仙风道骨之感,“陛下,小殿下乃是圣星转世,是为文人雅士之相,长大后才思敏捷,必成大器。”国师毕恭毕敬的向陈煊阐述出自己刚刚为小皇子占卜出来的结果。

    “圣星转世?”陈煊似乎有些不明白,“那国师可否详细给朕说说?”圣星转世这个字眼当然也没有逃过站在一旁抱着小皇子的秀秀的耳朵,她一边哄着刚睡醒的小皇子,一边静静的等待国师的下文。

    “回陛下,圣星乃圣贤之星,小殿下既是圣星转世,将来以后必会成为圣贤清明之人,明事理且博学多才。”听了国师的话,陈煊刚刚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而站在他身后抱着小皇子的秀秀嘴角却勾起了一抹明艳的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太阳花,然而,这个笑容陈煊并没有看到。

    当年陈浩麟出生的时候陈煊还只是太子,所以陈浩麟也不能被以皇子的名义去让国师为他占卜,何况他是杨琼妃的儿子,他的出生并不受王太后和先帝的待见,他们并没有把陈浩麟当成自己的第一个孙子来疼爱,反而是爱答不理的。后来陈煊继位,为他弥补了占卜仪式,国师只说他将来不过只是个读书的料,没有什么长处。长大以后,陈浩麟果然只爱诗书礼乐,对习武和政事不感兴趣,这样的人也只适合当个私塾先生。这让陈煊觉得,国师的话并非故弄玄虚,而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当陈煊听到国师的话时,他心里最后一丝希望像寒风中的星星之火一样彻底熄灭,程君怡的孩子是圣星转世,将来以后必成大器,而陈浩麟只是天天埋头书卷中的“书呆子”,他的母妃又出生卑微,这样,程君怡就坐稳了皇后的位置,只不过是早晚的事了。

    “陛下,依臣之见,该给小殿下取个文雅一点的名字。”见陈煊久久没有开口说话,国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陈煊叹了口气,在原地踱了几步,精致的龙袍与他身上的龙涎香在被初夏的风送到了遥远的地方,仿佛是在诉说着这位君主的忧愁。

    “文雅的名字?”陈煊喃喃自语,“那便依国师之见,朕记得有个成语叫温文尔雅,这个成语是形容男子性格温和,举止文雅,那就取名尔雅好了。”话音落罢,取来纸笔,陈煊挽起衣袖,在洁白的宣纸上潇洒有力的写下三个大字,这就是他与程君怡之子,文苍国三皇子的名字:陈尔雅。

    “朕的第三子就赐名尔雅,起驾,回宫。”陈煊在纸上写好名字,把还沾着墨水的狼毫放回到砚台上,没有再管那张还未干透的宣纸,便起身回宫。国师和秀秀等人一起恭送陈煊离开,随后,秀秀让另一个宫女把孩子抱回程君怡身边,她自己则拿起陈煊赐名的宣纸,卷起来带入程君怡面前。

    秀秀和宫女回到寝宫,程君怡正倚靠在床头绾发,她没有盘特别复杂精美的发髻,也没有戴五彩缤纷的步摇,而是用刚刚那根玉簪固定住部分头发,剩下的披散在背后,好像凌波仙子从睡梦中醒来,寻找着清晨最纯洁的第一滴露水,玉簪上的红色玛瑙坠子左右摇曳,显出了几分俏皮可爱之感。

    秀秀捧着陈煊写过名字的那张宣纸,像是捧着珍宝一般,兴奋的来到程君怡的寝宫,程君怡看到秀秀那么开心,就知道陈煊一定给她的儿子赐了个好名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