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神医王妃的专情王爷 > 第九章:这个小皇子很皮

第九章:这个小皇子很皮

    在距离陈简不远的地方,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伏在桌案上,一会抬头看看窗外南迁的大雁,一会抓耳挠腮玩弄着手里的狼毫,与两位皇兄的举止实在是天差地别。他激灵的双眸左顾右盼,不专心的样子丝毫没把面前诗赋的事情放在心上。

    少年长得格外俊俏,两道剑眉直飞发鬓,眸光中带着几缕调皮,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背后,用一根墨色发带随意的扎住,不像陈浩麟和陈简一样,把自己打理的一丝不苟。他没有穿绫罗绸缎的礼服,而是穿着一件细布白袍,好像一个风流潇洒的少年侠客一般。青色的腰带上挂着一块环形玉佩,那是陈煊在他过第一个生辰时赐给他的生辰礼,自从赐给他以来他就一直佩戴在身上。

    尽管他的衣着打扮并不如他的皇兄皇弟们,但他的俊美风雅依旧掩饰不住,长大后定是一个翩翩玉公子。

    “尔雅,你能不能认真点啊,今天是追月节,父皇让我们每人作一篇诗,晚上要拿到宴会上给文武大臣欣赏,你这样三心二意的,怎么能写好诗呢?”陈简看到弟弟这个样子,有点恨铁不成钢的说,“还有啊,你待会回去换件衣服,这样穿着像什么?”

    “知道了知道了,你比我母后还啰嗦,天天就知道管我。”陈尔雅撇撇嘴,不高兴的说,“那还不快点写诗,写好了回去换衣服?”陈简从小就对比他小三岁的陈尔雅特别关心,因为他之前听华良妃说过,陈尔雅刚出生的时候国师就说他是圣星转世,陈简想,既然是圣星转世,那他的皇弟以后一定会有一番作为,自己这个当哥哥的必须好好教导他为人处世。

    所以在陈尔雅懂事的时候,陈简大多数时间跟陈尔雅在一起,督促他学习,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如果有陈简会立即阻止。陈简对陈尔雅的良苦用心比陈煊还要上心,仿佛他们并不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而是同母兄弟。

    陈尔雅刚刚十岁,和同龄少年一般调皮活泼,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皇宫法则,什么是人心险恶,现在的陈尔雅就像一张白纸一样纯洁无瑕,他当然不会明白,在皇宫中,能得这样一个兄长是千古难遇的幸事,历代皇室成员哪个不是手足相残,血洗王府?像陈简这样的皇兄,陈尔雅必须好好珍惜。

    文轩阁中寂静无声,周围静的只能听到风从窗户吹进来的声音,凉爽的秋风吹到宣纸上,桌案上的宣纸像华贵的布匹,轻轻飘荡,发出清脆的响声。

    陈浩麟握着狼毫在写满诗赋的宣纸上落下最后一笔,末了,嘴角勾起一抹文雅的微笑,真可谓腹有诗书气自华。随着陈浩麟一首诗作完,陈尔雅也一拍手上的狼毫,表示作完了诗。

    “哇,我们的尔雅这么厉害,大皇兄刚刚作完,你就也完工了?”陈简故意露出惊讶的神色看向陈尔雅面前的宣纸,只见宣纸上的字迹有些潦草, 但是诗作却对仗工整,辞藻华丽,颇有诗人的风范,连陈简看了都不觉在心里暗暗赞叹了一番。

    “尔雅,把诗拿给皇兄看看。”陈浩麟轻声说,谈吐也是那么的文质彬彬。陈尔雅听罢,把写着诗的宣纸起身丢给了陈浩麟,还没等陈浩麟说什么,他便风风火火的跑出了文轩阁,边跑边说,“我去换衣服了。”

    “这尔雅,总是这么冒失,但是,不得不说,老师让他学习的东西他总是能认真的学完,父皇交给的任务也能出色的完成。”陈简提着狼毫,看着陈尔雅离去的方向,喃喃自语,“快看看他的诗吧,皇兄。”随即对陈浩麟说。

    陈浩麟点点头,拿起宣纸轻声念了几句:“阿简,尔雅这诗我想如果不是他平时太贪玩,他有超越你的天赋。”陈浩麟欣赏的说。在众皇子中,陈浩麟作的诗最好,陈简次之,可是如今陈尔雅却有超越陈简的趋势,这让他们更加相信了陈尔雅是圣星转世的预言。

    陈尔雅连蹦带跳,停下来忽然想到什么,掉转了跑步的路线,随后一口气跑到程君怡的凤鸣宫,奔跑的过程中,背后的长发被风扬起,颇有几分洒脱之感。来到凤鸣宫,陈尔雅看到秀秀正站在宫苑里指挥一群小宫女们挂灯笼,那些红彤彤的宫灯上垂着柔顺的流苏,就像一个个橘子一样被高高挂起,喜庆极了。

    “殿下你来了,诗作好了吧,快进来。”陈尔雅勾起嘴角笑笑,笑容活泼温雅,“嗯,早就写好了,大皇兄在帮我看呢,我回来换件衣服,但是又想先看看母后,所以来这里了。”陈尔雅和秀秀打了个招呼,转身进了凤鸣宫。

    秀秀见陈尔雅进去了,也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殿下,娘娘为您准备了月饼,今天是追月节,陛下赏赐了嫔妃每人五个月饼,娘娘特意留了殿下最喜欢的凤梨馅儿的。”

    陈尔雅作了半天诗,也饿了,一听秀秀说程君怡给他留了月饼,二话不说脚底像踩了风火轮一样,向凤鸣宫正殿跑去。

    “殿下,你慢点!”还没等秀秀说完,陈尔雅已经把她抛在了身后,兴高采烈的奔向他的母后和月饼。

    程君怡正端正的坐在椅子上品茶,弹指一挥间,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女子已经变成了年过三十的风华少妇。程君怡身着金凤银丝长裙,纱织金丝长衫,玉带披帛得体的搭在胳膊上,头上象征皇后的九尾凤钗高贵华丽, 衬着程君怡昳丽的容颜,仪态万千。

    “参见母后。”陈尔雅等宫女通报过后,放慢脚步走进来,向程君怡行了个礼。程君怡放下茶杯,一双剪水双瞳中流露出母亲的慈爱,温柔的摸摸陈尔雅那一头略显凌乱的青丝,“雅儿快起来,今日追月节, 所有礼节在母后这里都免了,不必再行礼了。”

    “谢母后。”陈尔雅抬起头,黑亮俊美的眸子看向程君怡,“母后,你给雅儿留的东西呢?”程君怡抿嘴一笑,她当然知道陈尔雅跟她要什么东西,但是她却不肯轻易把月饼拿出来给陈尔雅吃。

    “什么东西?”程君怡故意反问道,陈尔雅以为自己听错了,便说,“秀秀姐不是说,您给我留了月饼吗?”

    “是给你留了,可是,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哪个皇子跟你一样这样不修边幅的,去换衣服,把头发好好梳理一下,然后才可以吃月饼。”程君怡把脸一撇,刚刚的温柔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严肃,刹那之间从一个慈母变成了掌管后宫的皇后。

    程君怡在教子上从来不会放任他胡作非为,该疼爱的时候程君怡会把陈尔雅宠上天,但是该让他学习一些东西的时候,程君怡也是毫不含糊,如果陈尔雅不听话,她一定不会手下留情。因此,陈尔雅从小到大虽然是调皮了一点,但那是出于一个少年爱玩的天性,出格过分的事情他从来没有做过。

    “母后,是不是皇兄来了?”一道稚嫩的声音从殿外传来,秀秀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进到正殿,这个小男孩是程君怡的小儿子,陈尔雅的同母弟弟陈尔瑜。十年了,十年的时光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转眼间,陈煊的后妃们为他增添了许多子嗣。杨琼妃又生下了一子,程君怡生下了小皇子陈瑜和两个公主,付婉妃少有被宠幸的时候,所以她只为陈煊生了一个儿子,名陈景渊,是为陈煊第五子。

    “是啊,瑜儿,你两个皇姐呢?”程君怡看到陈尔瑜一个人进来,不见两个女儿,便问,“皇姐们去后花园赏菊去了,瑜儿不想去,便回来看看皇兄是不是来了?”陈尔瑜大大的眼睛看上去和陈尔雅十分相似,只是比陈尔雅多了几分可爱,忽闪忽闪的双眸像两颗明亮的黑曜石,好奇的打量着这个世界。

    “皇兄,抱抱瑜儿。”陈尔瑜看到准备去回宫换衣服的陈尔雅,扑上去想要他抱,于是和陈尔雅撞了个满怀,陈尔雅接住他,有点不耐烦的说,“一整天就知道抱抱抱的,自己就不会去玩一会吗,你皇兄我小时候谁抱过,都是自己去玩的。”虽然嘴上这么说,但陈尔雅还是抱了抱自己的小皇弟。

    抱完陈尔瑜,陈尔雅转身出了凤鸣宫,回到自己的宫殿墨染殿换衣服。当初国师说他是圣星转世,配文雅一点的名字比较好,所以陈煊不但给他取名尔雅,就连他如今住的宫殿的名字都和文墨有关。

    陈尔雅回到墨染殿的寝宫,找了一件玉白色长袍,长袍面料是软缎水绸,领口和袖口绣有精致的金丝滚边,穿在身上轻柔洒然,飘飘欲仙。陈尔雅又穿上月白色对襟长衫,长衫上同样绣有金丝滚边和祥云图案,金丝玉带打成一个漂亮的结系在腰上,配带着陈煊赠他的玉佩,换好衣服的陈尔雅简直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少年郎。

    陈尔雅换好衣服,用一根绣着花纹的发带把头发随意向后一扎,便跑出了墨染殿,准备返回程君怡的宫殿,谁知在路上和一个女孩子撞在了一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