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零三小说 > 时空之头号玩家 > 第1217章 毒岛流VS草壁流

第1217章 毒岛流VS草壁流

    罗戒在前世曾经听说过一种“钓鱼式任务激活法”。

    大致操作方式类似于与剧情人物打赌。

    但并非任何赌约都可强制激活任务,至少需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

    一是赌注必须是重要剧情物品。

    二是赌斗方式必须是原着中被广泛认可的固有规则。

    听上去似乎是个很容易卡的BUG,实际上想要达成并不简单,因为这种特殊的任务激活方式,往往还会附带某些隐藏条件。

    比如众所周知的《天龙八部》中的「珍珑棋局」,逍遥派掌门「无崖子」命徒弟「苏星河」摆下棋局三十年无人破解,这才放低原本的“天资聪颖、英俊潇洒”的收徒标准,改为只保留前一条,后者随缘。

    可如果玩家抢在主角「虚竹」前激活「珍珑棋局」任务,便会有隐藏的“魅力值”要求,否则即便是破解了棋局,也会因颜值不够无法获得真正的奖励。

    而「名剑守护者」任务的隐藏条件,其实早已明示在原着中,那就是挑战者必须拥有草壁家的血脉——「百鬼之血」。

    罗戒的笑容似乎让「草壁美玲」误会了什么,这红发美少女脸上微微一变,震惊道:“难道有人为你施展了血脉传承秘术?不对,传承秘术是以分割血脉为代价,对血脉纯度的要求极高,草壁家的其他人的血脉纯度还不足以施展这个的秘术……”

    “不要误会,草壁小姐,挑战你的人不是我,我只是代为传话而已。”

    话音落下,「毒岛冴子」从罗戒的身后一跃而下,双手指尖符文闪耀,化作一双造型古朴的太刀。

    「草壁美玲」起初还只是看着面前的女子似乎有些眼熟,直到那对太刀出现,她的神情由不敢置信逐渐转为了无比震惊,只觉得嘴巴发干,加速溢出的手汗让刀柄开始有些打滑。

    “你是草壁操……前辈?”

    她从小时起就一直视「草壁操」为偶像,只是由于年代久远,本家留下的只有一张极为模湖的黑白照片。

    但失传的草壁之宝【蜘蛛切】和【鬼切】,她是不会认错的,再结合本家典籍中关于这两把刀去处的记载,对方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至于说为什么她认定是「草壁操」本人,而非其女儿或是孙女,嗯,只能说是出于来自同一血脉的神奇直觉吧。

    「毒岛冴子」微微一笑,她早已从罗戒口中得知「草壁美玲」的身份,以及与她这具身体的特殊关系,道:“如果你问的只是这具皮囊,那我确实是草壁操,但如果你问的是我的心,我已经与曾经的草壁操没有任何关系。”

    「草壁美玲」只当是这位前辈是在与当初放逐她的草壁本家划清界线,联想到自己相似的境遇,不由神情中多了几分唏嘘,道:“我曾听族中长老说起过,前辈是家族中第一个赢得了全部七宝的人,后来族中能留下其中五宝,也并非是按规矩比斗,而是开长老大会强令前辈你放弃,也就是说,其实前辈才是我手中这五把剑真正的主人……”…

    说到这里,她的神情愈发坚定,眼中的仰慕被熊熊战意所取代。

    “但是,我不会放弃我的剑……就让我见识一下我与前辈之间的差距吧。”

    「毒岛冴子」没有回应「草壁美玲」的宣战,满眼温柔的转向罗戒,道:“夜魔君,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会将那五把就带回来的。”

    “嗯,我相信你。”

    罗戒翻身下马,徒步走向「皋月驱」和「水奈濑由佳」二人,前者警惕的举起手中的【立花道雪雷切】,高声怒喝着率先发起了攻击。

    「毒岛冴子」收回视线,抬起右手的【贪狼·蜘蛛切】,遥遥指向「草壁美玲」。

    “作为前辈,我让你先出手。”

    人的名,树的影。

    尽管已经失踪近七十年,但家族中却始终流传着关于「草壁操」的种种传说,草壁家有史以来第一天才阴阳师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哪怕「草壁美玲」自认为付出的汗水绝不逊于当初的「草壁操」,但天赋差距到一定程度,就不是单凭努力可以弥补的。

    倩影交错,短短的瞬间,二人已经互攻出数十剑。

    或许是出于剑士的自矜,「毒岛冴子」与「草壁美玲」极有默契的均没有使用任何技能,只是拼比的最纯粹的剑术,没有惊天动地的破坏,只有刀光剑影的肃杀。

    剑雨骤停,「草壁美玲」的周身各处不断渗出纤细的血痕,显然在刚刚的交锋中落了下风。

    “这……不是草壁流剑术。”

    “没错,这是毒岛流。”

    「草壁美玲」的面色愈发凝重,不是说对方所使用的“毒岛流”比“草壁流”有多精妙,而是相比对方熟知自己的全部招式,她却是对对方所使用的剑术完全一无所知。

    这种信息单向透明让她极为被动。

    眼下唯一取胜的可能,便要落在「草壁五宝」上——单论所持有的名剑数量,她是占据绝对优势的。

    “抱歉了,前辈,这场战斗我一定要取胜!”

    指尖符文闪亮,一把通体泛着炙热橙红色的太刀,替代了「草壁美玲」手中原本的那把黑色太刀【小乌丸天国】。

    火焰之剑——【火车切广光】!

    “奥义·火天坠冲!”

    灼热的火光化作滚滚车轮,仿佛被无形之力所牵引,径直向「毒岛冴子」碾压飞驰。

    「毒岛冴子」侧身避闪,火焰车轮却划着漂移过弯再次飞来,并与「草壁美玲」再次施放的又一火焰车轮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嗯?自动追踪么……”

    【破军·鬼切】在黑色的瘴气中化作狰狞的鬼手,一把扣住飞驰而来的火焰车轮,勐然用力将其捏爆成一团破碎的焰火。

    【贪狼·蜘蛛切】的剑刃释放出无数细密的剑丝,交织成长鞭卷起另一火焰车轮,挥动间重新甩还给「草壁美玲」。…

    “糟糕!”

    「草壁美玲」仓促间举剑防御,依旧被火焰车轮的爆炸高高掀起,未等身形落地,「毒岛冴子」便已追击至她的身前,【贪狼·蜘蛛切】的锋芒斩向那修长的脖颈。

    呛啷——!

    一条狭长的木盒闪现在「草壁美玲」的手中,前端突然弹出同样长度的剑刃,如同一把长矛般刺向「毒岛冴子」,竟是抢在其斩首前后发先至。

    机关之剑——【刨切长光】!

    「毒岛冴子」左手的鬼手食指轻弹,身形以难以想象的柔韧度向后弯折,【贪狼·蜘蛛切】剑丝甩动,如毒蛇般再次袭向「草壁美玲」。

    【刨切长光】的锋利程度为草壁七宝之最,轻易便斩断了那如钢缆般坚韧的剑丝,然而「毒岛冴子」的【贪狼·蜘蛛切】只是掩人耳目的虚招,左臂的鬼手在剑丝的遮蔽下一拳轰在「草壁美玲」的小腹,瞬间贯穿身体的力道在其背后爆开一圈圈空气涟漪,整个人如出膛的炮弹般倒飞出数十米,将一面矮墙撞得轰然倒塌。

    “我果然……不是前辈的对手。”残垣断壁之下,「草壁美玲」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口中不住喷吐的鲜血已将校服的前襟染红,“可惜……我还无法使用「百式·百鬼」……那就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了……”

    说话间,一把看似极为普通的太刀替换了长矛般的【刨切长光】,可就在「草壁美玲」握紧刀柄的一刻,两只鬼爪勐然从刀镡中探出,深深扣入「草壁美玲」的手臂,无数蠕动的组织细胞迅速爬满她的半边,化作半具恶鬼的躯体。

    噬命之刀——【真打·童子切安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